《最強天子周翦秦懷柔》[最強天子周翦秦懷柔] - 最強天子周翦秦懷柔第2章  

小說主人公是周翦秦懷的書名叫《最強天子周翦秦懷柔》,它是一本言情類小說,憑藉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引人入勝,非常推薦。
主要講的是:「按律,斬!
!」
宋元已經不剩一口氣,看着長劍逐漸落下,和周翦凌厲的殺氣,他驚恐慘叫。
「不,不要!」
此刻,所有人的臉定格在驚恐之中。
…周翦接過長劍,嗜血看向被打成豬頭的宋元。
而後犀利掃過每一個在場的人,冷冷道:「朕還未死,此人就敢逼宮篡位,目無尊卑,意圖謀害朕的妻子!」
「按律,斬!
!」
宋元已經不剩一口氣,看着長劍逐漸落下,和周翦凌厲的殺氣,他驚恐慘叫。
「不,不要!」
此刻,所有人的臉定格在驚恐之中。
噗!
鮮血噴涌,西瓜大的人頭滾落在地,在人群邊滑過優美的弧線。
「啊!
!」
官員驚叫出聲,紛紛後退。
鮮血濺射在了周翦的臉上,可他沒有半分害怕,前世的特種兵生涯,屍山血海他都見過!
「來人,將屍體拖出去,懸掛城門上,以儆效尤!」
「聽見沒有?」
周翦陡然炸吼。
四周一顫,噤若寒蟬。
「是,是是」有軍士結巴磕頭道。
天子是神一樣的人物,而今未死,誰敢動彈?
下一秒,周翦轉身,抓住秦懷柔冰涼的玉手,直接離開當場。
他必須好好消化一下記憶,判斷一下局勢,然後做出下一步行動,因為很明顯,宋元只是個小嘍嘍。
大魚是那個沒有露面的小慶王!
被牽着手走的秦懷柔,美眸失神,大腦一片空白,任由周翦。
緊接着,她的鼻子一酸,美眸不經意滑落清淚,如黛玉葬花,我見猶憐。
陛下從未牽過她的手,也從未正眼相待她,更沒有稱呼過她為妻子,可剛剛她竟然感覺到了來自周翦因為她的憤怒!
她本怨周翦,但此刻,她已經不知道如何面對這個突然驟變的陛下。
千禧宮。
秦懷柔的住所,本應輝煌,可卻冷清,甚至屋檐密布不少蜘蛛網。
「嘶!」
周翦倒吸一口冷氣,強忍着疼痛,看向眼前專心為自己敷藥的秦懷柔,雙眸是那麼的清澈,眉眼是那麼的完美,彷彿從仕女圖中走出的一般,傾國傾城。
他不明白,身體原主人是怎麼捨得打她入冷宮的。
記憶里身體原主人寵信奸臣,嬌奢好玩,可謂是廢物一個,將一心向他的皇后打入了冷宮。
還將最忠厚的兩朝元老,霍恩,關入死牢。
赤膽忠心的將領,也全部貶走,這才導致了不久前的一幕,如果不是穿越,那麼這個大周朝,已經易主!
而秦懷柔,註定含恨,香消玉殞。
「陛下,傷口重新敷好了葯。」
「您大難不死,離奇恢復了許多,應該沒有大問題了。」
清冷的聲音,出自秦懷柔的口,她收好金瘡葯,始終低着頭,情緒不高。
周翦一把拉住她,急忙問道:「你走哪去?」
「走哪兒去?」
秦懷柔自嘲一笑,玉容有些凄苦:「臣妾不,罪妾自然是往冷宮走。」
「還望陛下能珍重,不要重蹈覆轍了」「唉」她嘆一口氣,說不出憂傷,狐臉兒幾乎泫然欲泣,對國家朝堂充滿擔心,也對而今的周翦充滿擔心。
虎狼環伺,而皇權告危啊!
可她,束手無策,甚至她無法靠近自己的丈夫,何其諷刺?
周翦見狀,起了雞皮疙瘩。
這個女人多好啊,但她,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