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請你遠離一點》[總裁,請你遠離一點] - 第八章斷絕關係

  葉半夏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

  身上沒有任何不對勁的地方,可見昨天晚上竟然真的什麼也沒發生。

  她又回想起來了,中了葯之後的自己,迷迷糊糊間,看到項晨恍若天神般的破門而入,將她從龍頭四手中救了出來。

  那個時候的項晨,就像是小說中的英雄。

  葉半夏自小遇到的困境,都只有她自己一個人面對,從來都不覺得自己會遇上什麼英雄。直到昨天項晨出現的那一刻,就好像一束光,照在身在地獄的自己那樣。

  有一種,哇,竟然真的有人,會在我遇到危險的時候,以這麼強硬的姿態來救我啊。哪怕這個人是她一直以來都格外討厭的項晨,也足夠讓她無比的感激。

  門突然被人打開,項晨就像是知道她已經醒來一樣,直接走了進來。

  「葉克生已經我已經叫人救出來了,你要去看他嗎?」

  雖說心裏對項晨的看法已經改變了不少,葉半夏看到他還是有些彆扭。

  不過既然葉克生被救出來,她也是時候,將話攤開來講了。

  於是她點了點頭:「我什麼時候能去看他?」

  「隨時都可以。」項晨看了她一眼,「你先把衣服穿好,我在外面等你。」

  說完,就轉身出去了。

  葉克生被帶回來的時候,整個人幾乎已經沒了個人樣。

  龍頭四對他可沒有什麼仁慈而言,飯沒給幾口,還是該怎麼折磨怎麼折磨。

  葉半夏在醫院看到他的時候,心中有些不忍。但想起他做的那些混賬事,又硬起了脾氣。

  沒有他,她完全能帶着弟弟,好好生活,而不是天天被人催債,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看到葉半夏的時候,葉克生直接就可憐兮兮的喊了一聲「半夏。」他一隻眼睛已經大概是被打腫了,紗布直接包了他半個頭。

  「錢我已經幫你還清了。」葉半夏有些不忍心看他。再怎麼混蛋,這也算是她的爸爸,但現在,她不能讓他再波及自己和夏當歸了,她必須硬氣起來。

  「從此以後,我和當歸,就和你斷絕關係。以後,你和我們再也沒有關係,你欠的錢,我不會再幫你還。如果你還來糾纏我們,我會隨時準備報警。」

  一口氣說完,葉半夏的心裏總算鬆了一口氣,葉克生的表情可就沒這麼好看了。

  他氣的幾乎從床上蹦起來,破口大罵:「你說什麼,葉半夏,你這是什麼意思。從小是誰把你帶大的,你就這麼當個白眼狼,放你爸爸不管!」

  「我也想幫你啊,可我幫你還的錢已經夠多了。我也曾經想過,你戒掉賭癮,然後我們一家人,好好過日子,可你是怎麼對待我的呢。讓他們波及到我們身上,任他們綁走當歸,然後把我賣給別的男人。」葉半夏的眼淚已經半含在眼裡了,聲音也已經帶上了哭腔,「爸爸,這是我最後一次那麼叫你。算我求你了,放過我和當歸吧。」

  說完,她已經忍不住心中的酸澀,眼淚直接突破了她的防守,自眼角滑下。

  走出葉克生病房的時候,她已經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只能靠着醫院的牆壁支撐自己。

  項晨見她出來,就兩步走到她身邊。

  葉半夏和葉克生的聲音很大,他在門外也能聽清楚他們的爭執。但他現在不會提起這個。

  「葉克生的治療費用,我已經全部付清。」

  「謝謝。」儘管已經全身無力,葉半夏也不想在項晨面前太過脆弱,哪怕再難看的姿態都已經被他看過了。

  「錢,我會還你的。」

  「不用了。」項晨看她,眼中竟然有些溫柔,「你現在是我的人,在這期間,你的所有費用,我都會承擔。」

  「我會還你的。」葉半夏有些堅持。不再收項晨的錢,已經是她最後的尊嚴了。

  項晨卻有些不悅,葉半夏不接受他的錢,也就是沒有從心底接受這一身份,不過隨即看到她倔強的小眼神,最終還是嘆了一口氣道:「隨你吧。」

  思及葉半夏已經和葉克生斷絕關係,應該也不能住在原來的地方了,他也本來就有讓她搬到家裡和自己一起住的意思,所以直接開對她開口說:「到我家來住。」

  葉半夏愣了一下,還是搖頭道:「我會帶着當歸找新的地方,所以不勞您費心了」

  這個女人簡直不知所謂。

  給她錢她只想着還,給她住的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