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請你遠離一點》[總裁,請你遠離一點] - 第六章:再次欠債

  「不會了……當歸不會了……」

  葉當歸本就說話迷糊,嘟囔着開口漸漸又睡了過去,這讓葉半夏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只要不發燒了,她也就放心了。

  她細心的為葉當歸捏好了被角,轉身準備去問醫生出院這個問題,可不想一轉身便見一人倚在了門口一臉淡漠的看着自己,嚇得她不知所措。

  她下意識的回過頭看了一眼已經睡過去的葉當歸,深吸了一口氣便一把扯過了門口那人的胳膊往出走,心裏卻亂做了一團。

  她不知道這個人怎麼會到這裡來,可她真是已經厭倦了這種生活!現在這些有錢人是有了錢沒處花還是怎麼著?幹什麼偏偏來招惹她!

  走到醫院後院,葉半夏猛地一把甩開了那人的胳膊,怒紅着眼厲聲質問道:「項晨,你到底想幹什麼?請你別再來打擾我的生活了行不行?我和你之間不是早就結束了嗎?」

  說著葉半夏頓了一頓,嘴角勾起了一絲冷笑:「當初買我的人根本就不是你!既然陰錯陽差那也就算了!你要的女人外面多不勝數,我葉半夏享不了這個清福!」

  這一次,葉半夏是真的怒了。

  項晨挑着眉頭不以為意的看着葉半夏,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絲諷刺的笑意,低聲開口:「葉半夏,你還真以為我當真非你不可?」

  對於這個女人,他竟然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彆扭又不知所謂。明明很缺錢,可卻不肯答應他的條件,他已經查清楚了,當初把她賣掉是為了還她父親欠的高利貸!

  真是愚蠢的女人!竟然會答應這種荒唐的要求!可能把自己給賣掉的女人,又憑什麼這麼自恃清高?

  「那正好。我還真怕你項晨非我葉半夏不可!」

  葉半夏嗤鼻一笑,眼裡帶着幾分輕蔑,轉身便大步的離開了。

  對這種人來說,他們只是把自己當做興緻而來時的玩偶,等到厭倦之後再把她踢到一邊。可她卻沒有那個心思陪着他們玩下去!

  「很好。」

  項晨的嘴角上揚,一雙琥珀眸子閃過一絲精光,誰也猜不到他在想什麼。

  第二天,葉半夏帶着支票猶豫了很久才決定取出來那十萬塊錢,看着那銀行營業員不置信的目光,她整個人覺得十分窘迫,拿着錢直接去了地下**。

  「老大,人帶來了。」

  葉半夏縮了縮腦袋,看着這昏暗的燈光,心裏不由得發毛,伸出手按了按自己的包,再看着左擁右抱的龍頭四,眼裡閃過了一絲尷尬,低聲開口:「三萬塊,我帶來了。」

  只是這一句話,龍頭四的臉色微變,抬起頭看向一臉膽怯的葉半夏,卻扯出了一抹笑意站了起來,「看來葉小姐還是有些本事,前兩天才還了我二十幾萬,這不出三天又拿來三萬塊錢……」

  這話說得葉半夏臉色有些難看,想到這些錢的來源,她的頭更加低了下去,手心也開始冒汗。

  猶豫了片刻,葉半夏才從包里掏出了三萬塊錢遞給了龍頭四,嘴角上揚的開口:「您說笑了。只要以後我爸再欠你的錢,你不要再把我弟弟給抓了就好!畢竟我和我爸之間早就分道揚鑣了。」

  「葉克生有你這樣的女兒,是福氣!」龍頭四嘿嘿一笑,超前走了一步,眼裡露出了一絲狠意。

  葉半夏這一次卻沒有回答,抬起頭看着那張油光滿面的臉,開口說道:「那我就不打擾您了。我看這兩位小姐似乎有些不悅了……」

  說著葉半夏便轉身大步的離開了,在轉身的那一刻,她總算是鬆了一口氣,腳步也不由得加快。

  這種地方,不宜久留。

  「老大,真沒想到這女人居然湊到了三萬塊!」跟在龍頭四身後的一個小弟嬉笑道,摸了摸下巴,眼裡露出淫穢的笑意,「不過這女人真帶味……」

  「啪!」

  話音還未落,龍頭四便一巴掌揮了過去,啐了一口口水惡狠狠道:「勞資看中的女人,你居然敢有非分之想?是不是不要命了!」

  龍頭四挺着肚子喘着粗氣,他也沒有想到葉半夏真的會湊齊這筆錢,看來項家和她之間可能真的有關係……否則怎麼會憑空給了她二十幾萬?

  是他小瞧了葉半夏,這樣的女人他喜歡,看來他要另尋辦法了!

  等葉半夏剛到家門口時,卻見門被打開了心裏不由得一驚,按理來說現在家裡沒有一個人,葉當歸還在留院觀察,她也不過是回來煮點東西給葉當歸帶過去而已。

  她輕手輕腳的打開了門走了進去,便見屋內亂做了一片,好像遭遇了小偷一般,葉半夏正準備掏手機報警,卻不想一人罵罵咧咧的走了處理。

  當即葉半夏便愣住了,可看清楚那人的模樣之後,整個人氣的牙痒痒,指着那人厲喝道:「你怎麼會回來?」

  那人見到葉半夏回來臉上也閃過了幾分不自然,卻又立馬扯出了笑意討好的開口:「半夏啊,你可回來了!當歸這小子也不知道去哪兒了?也不知道來安慰安慰勞資這些日子吃得苦!」

  葉半夏冷笑了一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