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請你遠離一點》[總裁,請你遠離一點] - 第五章 夢中的恐懼

  「啊!」

  床上的人兒驚呼了一聲坐了起來,眼裡帶着恐懼,渾身開始禁不住的顫抖,淚水滾滾而落。

  剛才她居然夢見龍頭四再把葉當歸給捉了,還對他進行非人類的折磨,葉當歸滿身是血的仇視着她,質問她為什麼不救他……

  葉半夏環抱住自己的膝蓋,任由淚水肆意的流淌。

  忽然她像是想起了什麼,眼裡閃過了一絲驚慌,這才發現天已經大亮,而項晨卻早已經不見蹤影,地上全是她的衣服,昨晚的一切歷歷在目,更讓她覺得難堪。

  她竟然再一次被那個男人給佔有,這到底都算些什麼……

  「砰!」

  忽然門被人打開了,驚得葉半夏忙擦掉自己臉上殘留的淚水,再扯過被子把自己給牢牢裹緊,一臉緊張的看向門口處。

  只見一個女傭抱着什麼一臉冷漠的走了進來,淡淡地瞥了一眼葉半夏便把衣服放在了床上,冷聲開口:「這是少爺吩咐給你準備的衣服。」

  葉半夏的臉色微僵,心裏也明白昨晚上的晚禮服是穿不了了,臉一下子漲紅起來,小聲怯懦的開口:「謝謝。」

  可忽然那女傭把一盒東西扔在了床上,僅是一瞬間葉半夏的臉色由紅轉白,嘴角勾起了一絲澀澀的笑意,伸出手把那盒葯緊緊握住,灼燒得她的手發燙。

  「少爺吩咐必須讓我看着你把它吃了。」話裡帶着幾分不耐煩,那女傭的眼神輕蔑,心裏多少有些鄙棄。像這種想要爬上他們少爺床的女人太多了,倒真想麻雀變鳳凰?真是白日做夢!

  葉半夏的臉色更加慘白,逃出那顆葯塞進了嘴裏,聲音乾澀的開口:「你們家少爺還有什麼吩咐的?」

  既然要羞辱她,那就羞辱到極致吧!反正他們之間不會再有任何的交際,昨晚上就當是個意外吧!像項晨那樣的人她還是離得遠遠的為好,不是嗎?

  那女傭輕哼了一句,譏諷道:「像你這種女人我是見多了,這是少爺給你的支票,你趕緊收拾了快點走,我還要打掃房間!」

  如果不是聽到這女人的尖叫聲,她又怎麼會進來,也不知道少爺是怎麼想的,反正就是用錢買的女人罷了!不過也算好命,十萬塊錢也不是小數目。

  聽到支票二字,葉半夏的臉色更是難堪,原來她不經意間又把自己給賣了,一晚上居然賣了十萬塊錢的好價錢!真是可笑!

  她的嘴角泛起了一絲苦澀,一把奪過了那張支票想把它給撕碎,可忽然想起剛才夢見的一切,夢中的恐懼讓她的心微微一顫,如果有了這十萬塊錢,家裡所欠的所有錢都可以一一還盡……

  想到這裡,她眸中生起濕意,強忍住內心的波動,嘶啞的聲音開口說道:「你先出去吧,我換好衣服就離開,不會打擾到你的工作。」

  那女傭聽到葉半夏這麼說,冷哼了一聲,轉身便往出走,還小聲的嘀咕道:「仗着有幾分姿色就出來勾搭男人,還真當自己是灰姑娘?真是不知廉恥!真不知道家裡人是怎麼教的!呸!」

  那一字一句都像是砸在了葉半夏的心裏,疼得她心都開始麻木了,掀開了被子開始換上那套休閑的衣服,剛好是她的尺碼。

  快速的穿戴好衣服又撿起來地上的衣物,還有那已經斷了跟的水晶高跟鞋……

  她把一切都扔進了垃圾桶里,便快速的離開了這幢別墅。

  昨晚上她的不辭而別,也不知道沈南辰會不會擔心?可不管怎麼樣,既然事已至此,她再多想也沒有多大的意義,只會讓她在沈南辰面前更加難堪。

  他是那麼的美好,而自己呢?又算什麼!

  因為葉半夏身上毫無分文,她只有漫無目的的朝着前面走,這富人區的別墅她也不知道是什麼位置,後來好歹遇上了一個好心人把她給順了一路帶到了市中心,她才鬆了一口氣。

  如果按着她步行的程度,等她走到家裡恐怕也只有深夜了。

  想起昨天自己就這樣被沈南辰帶走了,花店也沒有關,葉半夏便直接去了花店,便見花店門還是大敞開着,心裏不由得一緊,急忙的走了進去。

  可當看到那道熟悉的背影時,她的鼻頭一酸,強忍住眼淚的湧出,別開了眼開口:「南辰,你怎麼會在這裡?」

  她有些遲疑,不經意的拿過一旁的水壺開始澆花,掩飾掉自己內心的慌亂。

  沈南辰聽到這話立馬驚喜的轉過身,便見葉半夏正在澆花,急切的開口:「半夏,我可算等到你了。昨晚上你不辭而別,東西都落在了我這裡……是不是我昨晚上太唐突,所以你……」

  沈南辰略帶着遲疑,看着已經換了一身名牌的休閑服的葉半夏,眼眸不由得一沉。

  葉半夏臉色一變,眼裡閃過一絲的慌亂,低着頭支支吾吾的開口:「不是,昨晚上忽然有點事情,我,我就先走了。不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