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田修仙,開局送個綠帽老婆》[種田修仙,開局送個綠帽老婆] - 第4章 千金不賣是老黃

窗欞邊,青蟲喏喏的把頭縮在身子底下,盤起來的它就像是一個綠色的水泡,任憑王二寶將其逮住放在了瓦缸里。

這蟲子有文章,說不古怪都沒人信,村裡年紀最大的里正老太爺也沒聽他說見過這麼大的蠶蟲,這傢伙如果吐絲出來,估計都能用來做釣線,有時間要好好琢磨一下。

蓋子扣好,王二寶推門而出,門外的吵鬧聲似乎是嬸嬸和大娘傳來的,還夾雜着外人氣惱的呵斥聲。

王家在村東林邊居住,門口一片垂柳林子,老黃牛此刻正被一群人圍着指指點點。

三叔王老幺滿身是汗,倆手抓着牛繩彎腰蓄力,卻怎麼也拖不動老黃半步,那頭牛搖晃尾巴四蹄踩踏在地面上就像生了根,地上也只有它四個蹄子痕迹,周圍倒是許多人的足跡亂紛紛遍布着,看樣子許多人想要把它拖走但都徒勞無功。

看到王二寶來到,老黃竟然橫向挪動身體快速靠近,硬生生把王老幺給拖的滑行出去。

眾人眼見要出事,有人大喊讓王老幺鬆手,嬸嬸也在尖叫咋呼個不停,後頭的大娘更是已經揮舞起掃帚,卻並非對付老黃而是朝着王老幺抽打過去。

場面亂了,直到老黃拖着王老幺停在王二寶身前。

靠近之際,王二寶急切的心忽然鬆弛下來,因為他感受到了黃牛的心聲,那是一種很奇怪的心靈感應,也可以稱之為共振,總之,一人一牛似乎可以輕易的想到一起。

「老黃老黃咱不鬧,站住快站住。」王二寶伸手出去,任憑黃牛把自己湊到自己手上,親密的拱着。

王老幺滿身泥巴和草綠,齜牙咧嘴站起來,吐掉嘴裏的牛糞和泥巴就去找棍子,他今天一定要打死這頭不聽話的耕牛。

大娘畢竟是個女人,即便揮舞着掃把力量也是有限,被王老幺伸手搶過來,一腳踹在她身上。

「哎呦,打人啦,搶我家的牛還打人,你們大夥可都看見啦,嗚嗚嗚……」大娘倒在地上索性並不起來,拍打着地面嚎啕大哭。

王老幺顧不得搭理她,轉身握着掃把就要痛打耕牛老黃,誰料,那頭牛唰的一下繞到了王二寶身後,還拄着拐的王二寶,隔在了他和老黃中間。

王老幺怒道:「王二寶,你給我滾一邊去,我今天要打死這頭敗家的東西。」

王二寶分毫不讓,當著王老幺怒斥道:「這牛是我的,你憑什麼打,你有什麼資格?」

圍觀眾人有說有笑,但都關注着,人群圍觀之下王老幺語結,結巴了一瞬,罵道:「小兔崽子,我讓你走開你就趕緊滾,不然我連你一塊打。」

「老三——」人群外,一聲呵斥傳入,隨即王長貴撥開村民走入,他佝僂着身體從王老幺手裡搶走了掃把,罵道:「動不動就要打王二寶,我看你連我一起打好了,寶兒說得對,你憑什麼動他的牛?」

王老幺支支吾吾,一時間不知該如何處理,倒是一邊用斜眼瞟着大嫂的三嬸嗖的一下站了出來。

她伸手把王老幺撥在身後,挺胸在人前搖晃,「爹你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才出來,剛才你沒見老黃這頭畜生把咱家老幺欺負成什麼樣了,正好大爺大娘們都在,你們幫着評評理,這頭牛分家的時候確實分給了王二寶不假,可是都要病死了,我和老幺打算幫他給賣掉換點糧食和種子,你說我倆操這份心是為了誰,還不是為了王二寶和剛進門的媳婦,可是這頭牛倒好,把咱家老幺給拖了一路,你看看這一身破衣爛衫的,若是把人給傷了,今後我家的田誰來耕?」

王二寶愣住,下意識看向還在地上拍大腿坐着哭喊的大娘,問道:「那她是怎麼回事?」

三嬸正要解釋,不遠處,大娘忽然爬了起來,用袖子蹭一下眼淚搶着說道:「爹,你要給我做主啊,老三家裡的剛才在胡說八道,她撒謊,明明是村裡孫大棒看中了咱家的老黃,打算跟我買下這頭牛,我捉摸着替王二寶把這頭爛牛給賣了,把錢給他送過去,誰料王老幺這個混蛋竟然搶在我前面,他竟然還打我,爹你要給我做主啊嗚嗚嗚……」

王長貴人老成精,何況自家兩個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