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拯救權臣計劃》[重生之拯救權臣計劃] - 第9章 夢境

陽春麵放在桌子上漸漸失了溫,慕染趴在桌子上,腦子裡不斷回想着李昭從父親書房受傷後倉皇而逃的身影。

現如今,她也只知道李昭作為謀逆罪臣之子,五年前的李家便死於爭羽衛的長劍之下,可是這李昭居然還敢來這天子腳下,他的心中,必定有更大的謀劃。

這麼想來,他在自家的一切順從,想必也不過是他佯裝的一個假象罷了。既然他搭了這個戲台,那她作為配角,就得陪他唱下去。

現下當務之急也不是探究李昭的目的了,而是他如今受了箭傷,若是被府中任何一人發現,都將禍水東引,她得想個辦法,幫他躲過這一遭,不然這通碧鐲不知又要如何折磨她。

一夜的憂思,讓慕染整晚都未能入睡。

一大清早,慕染砰一聲推開了李昭的房門,興高采烈地拿着一把小刀,手裡還提溜着一株散着清香的荷花晃了一晃,「沈懷逸你快看,我拿來了什麼!」

李昭昨夜受傷,現下還躺在床上,擔憂着今日如何掩蓋昨日行徑。他需日日起早練武,可這般傷勢,趙叔一眼便可看出他的不對勁。現下起床已然遲了,他將自己藏於被褥之下,只露出了一個頭,小心地掩藏着自己的傷勢,盯着慕染的一舉一動。

「你看你看,沈懷逸,我今晨泛小舟去采了荷花,等我一會兒將其製成荷花茶之後你也嘗嘗。」慕染晃着手中的荷花以及一同抓在一起的泛着寒光的匕首,看起來十分危險。

慕染好似並未發現任何異樣,依舊自顧自的跟李昭說著話,「你快起來呀,你去幫幫我忙嘛!」她邊說著便向李昭走過去。

李昭背後都滲出了冷汗,只要慕染一過來拉他,那一切事情都將敗露,他馬上就會被趕出慕府,又成了那個在破街的遊魂。

「啊——」慕染一不小心將自己絆了一下,閃着寒光的匕首直直刺向了李昭,李昭甚至還未來得及閃,匕首已經深深刺在了他肩上,而刺向的那個地方,正巧是昨日箭傷之處。

李昭看向了慕染,本以為他會看見的是驚慌害怕的眼神,可是慕染那一瞬間的眼神,分明帶着狡黠。但是只一瞬便消失不見了,隨之而來的是驚慌失措與自責。

慕染慌忙地捂着他正流着鮮血的傷口,語無倫次的說:「你怎麼樣了,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血瞬間就打**慕染的雙手,她趕緊朝院外跑去喚人,李昭趁此機會趕忙將身上包紮的布條取下,又重新躺下等着來人。

不一會兒屋子裡就圍滿了人,小姐闖下了大禍,竟然將李侍衛的左肩戳出那麼大一個窟窿,血流不止。

而在一旁看着這一切的慕染,心底里卻暗暗竊喜,這下不就好辦了嘛,這個主意她可斟酌了一晚上。先是自己將李昭再次刺傷,然後趁自己跑出去喊人的功夫他將昨夜處理的傷口痕迹掩蓋,造出是由她傷到的假象。

慕染滿意的瞧着李昭空無一物的左肩,還算聰明,不枉她如此安排一場。

李昭任醫士為他處理着傷口,抬頭盯着不遠處倚在牆邊面無表情的慕染,不知究竟在想些什麼。

他思來想去,今日之事,實在是太巧。

「慕染,你今日怎的如此不小心,將沈侍衛傷着了。」慕桓山神情嚴肅的看着女兒,希望她能給自己一個交代。

「爹爹,我不小心絆倒,然後無意傷了他,我下次一定會小心的。」

「那你可有向他道歉,你應當向人家賠不是。」

「我會的,我會好好賠不是,好好照顧他的。」

「手伸出來,打十下手心,以懲你今日莽撞之舉。」

慕染伸出手一下一下的挨着,等打到第十下之後手都有些微微發腫,滲出了血絲。慕桓山雖是寵她,但是大是大非面前絕不含糊。

腫脹的手無法彎曲,淑娘瞧見自家小姐被打成這樣,也是心疼極了。趕忙為她上藥,好好叮囑了一番。可是慕染的心已經飛到了別處,「淑娘我知道了,你別給娘親說,這事兒能瞞一時是一時,我有事先走了哈。」

看着嬌瘦的背影匆忙的離開,淑娘自顧自的說著:「夫人早知道了,不過是怕太過心疼你失了原則,所以才讓我來看看。」

慕染小心的推開門,看着斜倚在床頭的李昭面無血色,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沒有控制好力度,匕首插得太深了。她坐在李昭床邊,伸過手去摸了摸他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