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拯救權臣計劃》[重生之拯救權臣計劃] - 第8章 他的秘密

突如其來的一巴掌將成彧打懵,他沒有想到,慕染竟然會為了李昭打自己。他捂着自己的左臉,憤憤地瞪着慕染:「你居然敢打我。」

慕染脾氣也上來了,挑了挑眉,不屑地看着他:「我就打你怎麼了,我看你是吃得太飽了,竟無半點男子氣概,錙銖必較。太傅教給你的道理都學到狗肚子里去了嗎。我原以為你再不濟,也終歸是個心底善良之人,可沒想到你竟然如此惡毒,竟說出這般話來。」

成彧被駁得啞口無言,雙方各站一邊,誰也不肯挪動半分,似是定要分出個高下來。

不知是誰喊了一聲:「太傅來了——」

其餘人都跑散了,只剩下慕染、李昭與成彧三人待在此處,不知將會受到怎樣的處罰。

成世廉在平鄴城中是出了名的鐵面之人,為人嚴肅,從不輕笑,所以這些孩子們看見他便速速散開了來,饒是成彧,看見他爹來了,心中也是發怵。

「何事如此大聲喧嘩?」成世廉臉色頗為不好,瞥見成彧臉上的紅印,臉色更是一沉。

成彧恭恭敬敬的行了禮,將剛才慕染打他一事說予了他的父親。李昭將慕染護在身後,臉色陰沉的望着這父子二人。

慕染聽着成彧說得越來越離譜,駁斥他說:「你撒謊,分明就是你出言不遜,侮辱他人,我聽不下去才給了你一巴掌。」

成世廉若有所思地看着那個未發一言的事發起源——李昭,「行了,我們將太保請來,我倆一起斷斷這樁案子吧。」

這下慕染有些不安了,說歸說,自己還是打了人,待會兒爹爹來,怕是要他難做了。

慕桓山喝酒正喝得盡興,一聽自家女兒那邊出了事,放下酒樽,快步就趕了過來。

見自家爹爹來了,慕染不安的低着頭道:「爹爹。」言語中還帶着些委屈。

慕桓山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眼神,走到成世廉旁邊問道:「究竟發生了何事,成兄如此急的喚我前來。」

「其實也沒什麼大事,你家小染,因為她身後那個小侍衛,打了成彧一巴掌。這孩子也是不爭氣,也不知辯駁兩句,就這麼生生挨了打。」成世廉這麼一開口,就將過錯全都歸咎到了李昭和慕染身上,將成彧辱人之事抹得一乾二淨。

慕桓山看了一眼慕染,慕染急着辯駁:「爹爹,才沒有,是成彧說話說得太過分,竟拿人雙親說事,這天地間怎可有這般道理。」

「唉,小染,話可不能這麼說不是。成彧這話的矛頭,可並未指向你,不過是指向一個小小的侍衛罷了。我看這個小子竟然還挑起你與成彧的事端,是個陰險詭詐之人,他才是最該罰之人吧?」說著就將手直直指向了擋在慕染身前的李昭。

成世廉知道,自家兒子的這口惡氣,在慕桓山這個寶貝女兒身上是解不了的。所以今天那個小子的命,他要定了,竟然讓他成家在大喜之日眾人面前丟如此大的顏面。

「還不給我跪下。」成世廉話才說完,慕桓山走到李昭面前就是一腳,狠狠的將他踹跪在地。

慕染驚詫的看着慕桓山,想要上去攔,卻被跟着慕桓山前來的趙叔攔住輕聲告知:「小姐,要救下他的命,現在沈侍衛就得受着。」

「我怎麼教你的。知何為善,知何為惡。知可為而為之,知不可為而不為之。看你今天闖下的禍,我定是要讓你長長記性。」

慕桓山隨手扯下的藤條一下一下抽在李昭身上,好像每一下都要打得皮開肉綻一般。慕染聽見那般聲響,閉上眼睛不敢看,這得多疼啊,要是打在自己身上,那感覺得一年都動不了。

慕桓山終於收手了,他對着成世廉致歉:「今日之事,實在多有抱歉。孩子不懂事,在你府上惹了麻煩。這小子如今已是被我狠狠教訓過,慕染我也會帶回家讓她母親好好教導。如今的孩子,真是越發的不成器了,如此狹隘,怎成大事。」

慕桓山說完就讓趙叔把李昭扛走了,若沒有這一招,李昭不知會被留在成府如何折磨。這算是給足了他成家的顏面,也救了李昭的性命。

成世廉瞧着四人就這樣離開,心中有一股無名火無處發泄,在他府上,打了他的兒子,偏生自己還不能怎麼樣,看了一眼旁邊的成彧,狠罵了一句廢物後便拂袖而去。

李昭跟着趙叔上了一輛馬車,而慕染就和父親同坐,她感覺到了父親的惱怒,低頭擰着袖子也不敢看他。

「你將今日之事同我細細說說,我倒是要論斷論斷,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