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拯救權臣計劃》[重生之拯救權臣計劃] - 第7章 他不能打你,我可以

「沈懷逸,快走呀,爹爹今天要帶我與哥哥去太傅家做客,你得與我同行。」

這一轉眼,已是入了盛夏,李昭也在慕府待了兩月有餘。這兩月里他的長進,讓慕桓山與張叔都連連誇讚,是個命帶麒麟骨之人。

慕桓山看着女兒歡欣地喚着李昭,他眼中仿若有一深潭,看不到底,不知在想些什麼。

前幾日太傅府便來下了帖子,太傅成世廉喜得長孫,自是喜不自勝,邀平鄴貴胄攜家眷俱到太傅府做客。慕桓山與太傅成世廉兩人初入仕途之時便為良友,自然是要攜家眷前往以示祝賀的。

慕染一大早就被娘親喚起來好好打扮了一番,依照娘親所言,衣着得體是對他人的尊重。她被一群丫鬟收拾打扮着,硬生生梳妝了一個半時辰,銅鏡中映出她的臉龐,她心想着,這是不是太過於莊重了些。晃了晃身上的朱釵玉環,立馬叮噹作響,悅耳動聽,慕染早起的睏倦立馬消散。

「娘親,這是不是過於隆重了,這是人家太傅府的宴席,又不是咱們家的,可萬不要喧賓奪主了才好呀!」慕染心裏很是擔憂,害怕自己這般樣子前去怕是會引人注目,在宴席中成為一朵奇葩。

趙汐對慕染翻了一個白眼,用手點了點自家這個傻女兒的額頭:「為娘這已經是給你往素雅里打扮了,一會兒你去太傅府,你就知道別家小姐是怎麼打扮的了。而且今日太子與太子妃親臨,你切莫給我搗亂調皮,這般場合,可不能如同在家一般放肆。」

慕府的幾架馬車,快近晌午時駛離了慕府,趕往了太傅的府邸。

慕染掀起車簾,向外望去,今日這街上的馬車,竟是比往日多了許多,一時升起了探尋之意,問了一下坐在馬車前室的李昭:「沈懷逸,今日為何平鄴城中馬車如此眾多呀?」

李昭抱着劍專心的看着前方,並未轉過頭來,只是答她:「這些車駕都是往太傅府去的,今日太子與太子妃親臨,那必然大家的排場都要搞得大大的,皆是不想輸給旁人。哪怕是住得離太傅府極近,也是要坐馬車的,以彰顯自己的身份。」

慕染小聲的嘟囔着:「當真是麻煩。」

車駕在擁堵的路中緩緩走了半個時辰才到了太傅府,慕染下了馬車,才明白母親說的究竟是何意。

這些女子也太誇張了吧,出閣已成親的倒是還好。可這待字閨中的姑娘,一個打扮得比一個精細,說是群芳鬥豔簡直毫不誇張。看着自己身上的這身裝扮,與她們相比自然就是小巫見大巫了。於是她卸下了心理包袱,感覺身心都輕快了許多。看着站在自己側後的李昭,卻是眉頭緊鎖,滿臉的不舒服。

慕染停下腳步關切的問他:「沈懷逸,你怎麼了,可是不舒服?」

李昭立馬舒緩了面容,佯裝出一副無礙的模樣,答道:「小姐我無礙,咱們快些入內吧。」

慕染一直想不通,為什麼他會有這麼一副幾乎從未出現過的表情,直到有一日才知曉,這個傢伙原是被這些女人的脂粉香氣給熏到了。

太傅帶着家中的三個兒子在門口迎客,迎來送往之間皆是一派和樂。客人上前先是祝福幾句,隨後便送上賀禮。主客皆是喜笑顏開。

「呦,慕兄來了,快往裡進。」成世廉遠遠的就望見了慕家一行人,招呼着他們。

「恭喜成兄,喜得長孫啊!」

兩位長輩在前方寒暄,他們這些小輩就跟在身後,等着主人家喚來小廝將他們引進席中。

成彧作為成家最小的兒子,跟在父兄身後,一眼就認出了不遠處的慕染,高興的跟她揮着手,慕染見了,也微微頷首以示回應。可他往慕染的身後一瞧,卻見到了那天與他打架的那個小子,他怎麼會跟染染同來自家府上?

成彧追尋着慕染的身影離開,看着跟在慕染身後的李昭,不知又打起了什麼主意。

賓客盡至,只待太子前來便可開席,大家都翹首以盼,想要睹一睹當今龍子的容貌。

「太子駕到——」

聽見這個聲音,慕染也忍不住好奇,想要見見這當今的太子與太子妃。

及太子走近,慕染方才能看清楚。一個長得算不上多麼丰神俊朗之人,但是樣貌和善,看得人很舒心。慕染本以為,他們皇家之人一個個皆是極具威嚴,猶如坐於神壇之人,現下這麼一看,還是很親民的嘛。

而跟在太子身後的太子妃,據說是當今吏部尚書的長女。樣貌屬上乘,動靜之間皆存嫻雅之姿,不愧為皇室兒媳,將來要母儀天下之人。

太子向太傅見了個禮:「太傅府中添丁,孤特意前來祝賀,略備一份小禮。」

太子喚了身後的太子妃,太子妃便傳來下人拿來了禮物,是一對玉鈴鐺,渾身通透,隱隱泛着光澤,一看便是價值不菲。

東宮一行人與太傅一頓客套寒暄之後便離開了,陛下與太子參加家臣的宴席,往往只是來送禮走個過場,是絕不會留下與大家一起共同宴飲。況且,能讓這二位來參宴的人,屈指可數,今日太子參宴,這便成了成家的無上榮光。

觥籌交錯,把酒言歡,這是平鄴城中的臣子們所行之事,而像慕染她們這樣的小輩女眷,席後便可於府中閑玩,待父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