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拯救權臣計劃》[重生之拯救權臣計劃] - 第5章 一起跑吧

慕染見成彧竟如此不顧自己的意願,情急之下一口咬住了成彧的肩,成彧一下吃痛,將慕染給放了下來。被放下後她自顧自氣憤的往前走,心道這人太無理了,他憑何干涉自己的生活。

見自己將慕染惹生氣了,成彧上去扯住慕染的手腕,跟她道歉:「之冉,之冉,你別生氣啊!」

慕染將他一把甩開,眉頭緊皺,厲聲道:「你別喚我的字,我一閨閣女子,這是家中父母所喚,你一外男,莫要辱我。」

成彧就跟一個受了氣的小娘子一般,跟在她身後,委屈巴巴的說:「我這不是心疼你嘛,你從小就被人給寵着,哪兒受過這般委屈。我自小跟你訂了娃娃親,從小就讓你寵你,我就是看不慣你受這般對待。」

兩人一前一後的走着,漸漸的,慕染氣也消了,心中不知為何還有些竊喜,這麼多天在李昭這兒受的欺負,終於得到紓解。

但她依然對成彧所說的娃娃親一事感到煩悶:「你不要再說我跟你訂了娃娃親了,那只是兒時父母的一句戲言,算不得數的。」

可少年卻是耍起了無賴:「我不管,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萬萬沒有反悔的道理。」

慕染痛苦地扶額,簡直跟這人講不通,無論她如何竭力否認,他還是依舊我行我素。最重要的是,父親母親也樂見其成,美其名曰這孩子自己看着長大的,放心。

可是,這個他們所謂看着長大的孩子,就一定是個好人嗎?

慕染就在前面走着,成彧跟在她身後,扭頭望向身後山上的小屋,一臉陰鷙。

「行了,你就到這兒吧,別跟着我了,你也該回家了,不然到時太師又得責罵於你。」

這人總算是走了,慕染也長舒了一口氣。可是今日的意外,她卻沒有想好該如何去應對,自己這個所謂的青梅竹馬出來橫插一腳,以後找李昭的路途上恐怕又多出了一重阻礙。

她翌日起了一大早去找李昭,本以為李昭會生氣,可情況卻與慕染所想大相徑庭,「你當真不生我的氣?」

李昭自己低頭上着葯,答她:「我為何要生你的氣?」

「你可是因為我才被打成這個樣子的誒!」

「是你打的嗎?」這句話將慕染問得啞口無言,竟覺得他說的十分有道理。

昨日慕染被成彧帶走後,李昭自己一個人想了很多。其實成彧說得也對,他深知自己性情陰晴不定,敏感多疑,可他以後要走的是刀尖上的路,一着不慎滿盤皆輸。

他也打聽出來了,慕染果然是慕桓山唯一的女兒,他父親生前最好的朋友的女兒,可是他也知道,他父親這位生前最要好的朋友,卻未為他父親說半點話,全然看着他李家滿門被滅。

他倒是要看看,這慕桓山究竟讓她女兒來是想要做什麼!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將計就計便可,否則以他現在的身份,將永遠觸及不到五年前的秘辛。

林間小屋的院中,陪在李昭身邊這麼多日的慕染,第一次感覺到李昭已經不再排斥自己了,所以萬分高興,嘴角滿是掩蓋不住的笑意。李昭低着頭側臉看着她,當真是愚鈍,被自己父親利用至此。

自上次一別,慕染已經多日未去尋李昭,每日走出慕府,就見成彧站在她家門口,等着與她一道出行。無論怎麼勸說,他始終不願離開,於是尋李昭的一事便一再耽擱。

慕染這一出門,果不其然,就看見成彧站在門口,如一隻甩不掉的蒼蠅。

她竭力忍住不讓自己罵人,惡狠狠的對他說:「你都不用去習武修文的嗎?」

「我今日的功課都做完了,所以我來尋你。」成彧一臉理所應當,似是毫不自知自己被嫌棄一般。

慕染腦子迅速的轉呀轉,心生一計:「那行吧,你陪我去街市上逛逛。」

慕染這次破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