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拯救權臣計劃》[重生之拯救權臣計劃] - 第4章 與竹馬的相遇

「福順,福順。」慕染剛回到慕府就跑向廚房大聲喚着她家的這個胖胖的小廚子。

福順邊擦手上的水邊往慕染旁邊走:「小姐,你今日想吃點什麼,我給你做啊。」

慕染邊解釋邊推着福順的肩膀往外走,「福順你聽我跟你說,你幫我個忙,我一好友受傷,你幫我去照顧他一下。」

福順人還迷迷瞪瞪的,全然不知自家小姐在說些什麼,就被拖來了醫館。

於是當他看見躺在床上重傷的男子時,雙眼睜大不可思議地指着他說:「小姐你打的?」

福順光溜溜的腦袋立馬挨了一下,「都跟你說了我一好友,且非我所為。我照料他不便,所以這個重任就交給你了,管家那裡我會替你遮掩過去的,你且放心。」

福順就這樣稀里糊塗的接下了照顧李昭的擔子,他按照慕染的指示,將李昭挪到了客棧養傷,而自己就睡在另外一邊,以便隨時照顧他。

慕染每日白天也都待在此處,處處謹慎,就怕福順有什麼不周到的地方把這位同自己命運相連的男子給得罪了。

李昭整整昏迷了六天,期間又是發燒,傷口化膿感染,慕染與福順忙前忙後,去醫館請醫士,許久都未曾好好休息過了。

當李昭艱難的醒來,聽見震天響的鼾聲,瞥見一個光光的頭趴在桌子上時,恍惚間竟不知發生了什麼。

屋內瀰漫著一股藥味以及絲絲血腥味,慕染才推開門,二人的眼神立馬就對上了,她臉上立馬揚出一個大大的笑容,快步走到李昭身邊,關切的問他:「你醒了,怎麼樣,有沒有哪兒不舒服?」

李昭避開了她關切的眼神,低聲回答她:「無礙,多謝。」

「那便好,那便好。」慕染高興起來,嘴邊還有一個淺淺的梨渦,有些晃了李昭的眼。他不明白,這女子究竟有何緣由以致她每日如此歡欣,看得他心煩。

他瞧見這間雅緻的客房處處擺設皆露着巧思,想必這客房住一天要花不少銀兩。一個素不相識的女子,究竟為何要這樣幫自己至此,她想要的,究竟是什麼?

在這間客棧住了快一月,李昭打定主意不能再這般住着了。昨日他在樓上,眼睜睜看着慕染在掌柜面前,將兜里的銀錢都翻遍了,卻還是缺錢。她又回家去將她的朱釵首飾拿過來,為他付了錢。

李昭負手而立,就這樣在上面盯着看了很久,眼底里諱莫如深。

「我得回去了。」

「為何啊,在這裡住得好好的,等傷完全好了再走嘛。」慕染自是不知道李昭心思,當前她的要務就是將李昭照顧好了便成。

「九霄已經很久沒見過我了,我恐它外出傷人。況且我已大好,沒什麼需要再照顧的了。這段時間真是萬分感謝慕姑娘和福順,為我所花的銀錢,李某會還你的。」

慕染的杏眸就這樣望着他,聽着他說完,李昭覺得有些不安,她彷彿將他的心思都看盡了一般。他目光躲閃,慕染裝作沒看見,未多說什麼,只道:「那行吧,我和福順送你回去。」

慕染與福順將李昭費盡心力的帶到他家門口,遠遠的就看見了蔫蔫的在院子里曬太陽的豹子。九霄似乎是聞到了熟悉的味道,抬眼一看,就看見自家主人受了傷並且身旁還站着兩個陌生人。

它瞬間變得警惕,低聲嘶吼着,看見自家主人一步一步走到自己跟前。慕染和福順就遠遠的站着,看着這隻凶相畢露的野獸,不敢妄動分毫。就算是以往慕染前來尋李昭,也未曾見過九霄這般模樣,所以這今日,她還是不要進去了吧。

獸性終是難抑,李昭還未發出任何指令,九霄就將慕染撲倒,眼睛一直看着李昭,好像是在等李昭的命令然後便下手殺了她。一旁的福順不住的發抖,卻還是拿起旁邊的木棍想要趕走九霄,被九霄一聲嘶吼嚇得癱倒在地。

難道,這是又要重蹈覆轍了嗎?慕染側着頭,害怕的望向離她不過幾步之遙的李昭,希望他能夠讓九霄放開自己。可是她萬萬沒有想到,李昭就這樣轉身進了屋,未曾多言一句。不一會兒,就見他拿出一袋錢,丟給了福順:「拿走吧,以後不要再來找我,我也不欠你們主僕二人的了。」

然後他喚了一聲九霄,它就乖乖的放開慕染,走回了屋裡。李昭就當什麼也沒有發生一樣,坐在院子里處理着他獵來的獸皮。

憤怒與委屈湧上了慕染的心頭,本以為自己對他那麼好,他能有所感恩,可萬萬沒想到這人竟然是一個白眼狼,如此不識好歹。

不知怎的眼裡就蓄滿了淚水,這下子倒像是什麼也不怕了,將懷裡一直小心揣着的葯向他擲去,卻被他微微偏頭輕易躲過。

「砰」,藥瓶迸裂,粉末撒了一地。李昭頓了一下,微微抬眼看了一眼,又自顧自的做起自己的事,好似什麼都沒有發生。

慕染噙着眼淚抽着鼻子指着他罵:「我好心好意幫你,你卻這麼對我。你以為你是誰呀,臭王八,我再也不來了。」

她疾步向前走去,福順都差點未跟上。眼瞧着離李昭家遠了,應當是看不着自己了。慕染立馬停下了腳步,蹲在地上喊道:「哎呦,哎呦,福順你快過來。」

「怎麼了怎麼了,小姐。」福順趕緊過來扶住她。

「我剛才腳扭了。」

「那小姐你怎麼不早說?」

「我不能在那個混蛋面前丟面子,我以後絕對絕對不要再去找他了,哼!」終究還是女孩子,耍起脾氣也還是一套一套的。

李昭瞧着她主僕二人離開,想起慕染剛才的樣子,面色依舊如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