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只想摘掉皇帝的腦袋》[重生之我只想摘掉皇帝的腦袋] - 第6章 刺殺日記6

這一夜,註定不平靜。

「陛下,您喝點水吧?」侍奉皇帝的太監端着茶杯走上前對正批閱奏摺的皇帝說,語氣恭敬,眼神中隱含擔憂。

皇帝接過茶杯抿了幾口後放回桌子上:「還是沒有找到樂兒嗎?」

太監搖搖頭表示並未找到蘇樂。

皇帝皺眉沉默片刻後拿起一份奏摺繼續看,太監見此退出去守在門外,皇帝坐在龍椅上久久沒有動彈。

而後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猛然起立向殿外走去,太監趕緊跟上。

皇帝跑到御花園的亭子里停下腳步。

後邊跟着太監急忙剎住了腳步,但還是不免撞到

皇帝身上。

「皇……皇上。」太監驚叫,隨即反應過來又趕快跪下磕頭認錯,「奴才該死,衝撞了聖駕,求陛下恕罪。」

皇帝擺手:「罷了。」

太監聽了鬆口氣,但仍不敢抬頭。

李乾坤躡手躡腳的走進了御花園,果然在一棵桃花樹下看到了熟睡的蘇樂,這是不久前西域進貢的桃花樹,當時他就是在這裡遇見蘇樂當時她就靠在樹榦上閉目養神,雖然只是那麼一瞬間但他還是記憶猶深。

李乾坤站在遠處觀望,蘇樂睡得很安詳,呼吸均勻輕緩。

當天他就得知那個在桃花樹下休憩的少女竟然是一年前南楚國送來的和親公主,他怎麼就忘記了這事呢?

李乾坤懊惱的拍了一下腦袋。

而後便順理成章的要了蘇樂。

李乾坤也是非常疼愛蘇樂的,甚至比對自己的妹妹都還要好。

回過神來看着夜晚女孩在桃花樹下熟睡,因為夜晚溫度低下,女孩蜷縮着身子小小一個,李乾坤看到了愛惜不得,懊惱自己怎麼會忘記叫人找這個地方,蘇樂祀奉在自己身邊的時候就經常來這裡看桃花。也不知道是什麼緣故。

他輕聲嘆口氣,走到蘇樂面前低聲喚道:「樂兒?」

蘇樂迷迷糊糊睜開雙眼,看到站在她面前的李乾坤後揉揉惺忪的雙眼:「皇上,你怎麼來了?」

「」

李乾坤笑笑,「還說呢,朕可是派人找了你很久了。」

蘇樂聞言微怔,隨即笑道:「我在這坐着坐着就睡著了,都忘了時間了」

「你啊。」李乾坤忍不住敲敲蘇樂的額頭,「」

「哎呀,痛」蘇樂捂着額頭嘟囔。

「好啦好啦,你餓不餓,先吃點東西。」李乾坤說著拉起她,「來,我們去寢宮裡吃。」

「恩」

蘇樂跟着李乾坤去了寢宮,吃過飯後李乾坤把蘇樂留在了寢宮,他去了御書房處理政務,蘇樂則躺在軟榻上睡覺,半夢半醒間感覺身體突然被抱起來。

等她清醒過來,人已經到了床上了,她睜開眼就看到了李乾坤側卧在床上。

李乾坤轉過身,看到蘇樂正盯着自己看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伸手摸了摸她的臉頰,蘇樂頓時打了激靈,她連忙往床角挪去。

李乾坤也不生氣,只是笑了笑然後從床上起來。

蘇樂不說話了,她現在整個人裹着棉被縮在角落裡警惕的瞪着李乾坤。

李乾坤起來後將視線移到蘇樂身上,挑挑眉:「怎麼了?害怕朕吃了你?」

蘇樂哼唧一聲不說話了。

李乾坤失笑:「好啦,別害怕,朕不會對你做什麼的」

聽到李乾坤的保證,蘇樂稍微放心,只是她仍舊不肯相信他,直勾勾的盯着他。

李乾坤也不介意,笑道:「朕答應你只要你乖乖待在這裡,朕絕對不會碰你的。」

蘇樂狐疑的看着他。

「朕說話算話。」

聽到李乾坤的承諾,蘇樂猶豫了一會兒才慢慢放下戒備,只是仍舊不肯靠近他。

李乾坤笑眯眯的走到蘇樂旁邊坐下,伸手摟住蘇樂,湊近她耳畔柔聲說:「朕剛才已經命人準備沐浴的水了,樂兒一會兒洗了澡就早些歇息吧。」

說著吻了吻蘇樂的脖頸。

蘇樂身體僵硬的躲避着李乾坤的唇舌,李乾坤無奈只得作罷。

第二天早上天氣很好春光燦爛。

蘇樂穿戴整齊後便想着去給皇帝請安,坐在轎子里的蘇樂不禁想起了昨晚李乾坤跟她說過的話。

未曾注意到李詡之跟她擦肩而過。

她今天穿的是李乾坤前幾日送她的紅色絲裙,李乾坤喜歡她穿着紅色衣服的模樣,所以她便每次都特意穿着紅色。

雖然她對李乾坤沒有感覺,但畢竟嫁人為妾,就必須遵循禮數,盡到夫妻的義務,雖然她一直沒有遵從他,一開始李乾坤也許不會在意,但長此以往日子必是過的不順心。

蘇樂不由的苦澀的笑了笑,自己終究是逃脫不掉這條枷鎖。

轎子很快就到了御書房蘇樂被宮女扶下轎,她走進去看到李乾坤已經坐在書案前批閱奏摺了,她走到旁邊給他行禮。

「來啦,」李乾坤放下手中的筆抬起頭看着蘇樂,「快過來,幫朕研磨。」

蘇樂走過去在硯台里蘸滿墨汁後放到李乾坤面前。

李乾坤提筆寫字的同時問道:「昨日怎麼想起去御花園呀?」

蘇樂淡淡的笑了笑說:「臣妾只是覺得這裡風景美麗,就多坐了一會兒,誰知道睡著了,皇上不怪臣妾貪玩就好。」

「傻瓜,」李乾坤寵溺的刮刮她的鼻子,「既然來了就在這裡陪朕一起用膳吧。」

說完他拿起毛筆繼續在奏摺上寫着字。

蘇樂便走到窗邊靜靜的坐下,窗外陽光明媚鳥語花香,讓她的心情舒暢許多。

過了會兒宮女端了午膳過來,蘇樂謝過宮女後在桌邊坐下來。

兩個人一起用膳,蘇樂吃的並不多,她實在是不習慣這種氛圍,尤其是看到李乾坤一個勁的勸她吃,她更是食難下咽了。

最終李乾坤拗不過她便讓她停了下來。

李乾坤看着蘇樂皺了皺眉頭:「你這幾天怎麼瘦了?」

蘇樂笑了笑說:「臣妾只是胃口變差了。」

聽到這話李乾坤又心疼又愧疚:「樂兒,朕是不是冷落你了,你告訴朕是不是哪裡不舒服了?」

蘇樂連忙搖頭解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