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只想摘掉皇帝的腦袋》[重生之我只想摘掉皇帝的腦袋] - 第4章 刺殺計劃第4章

要說李詡之為什麼第一天就對蘇樂如此關注,原因竟然是他也是重生。

上一輩子他是才貌雙全,逸群之才。記得那段日子裏,他總是很忙,因為父皇總是以他是太子就應該早日學習這些為理由吧,作者都讓他批閱,然後自己去找妃子玩,那時候宮裡都流傳着這個送來的和親公主就是個妖妃,整天迷惑的皇帝都不理朝政。甚至為了這個女人做了很多荒唐的事情。

當時的李詡之都只是從奴才宮女的口中,聽到叫做蘇樂都這個女人。他是父皇的寵妃跟他就沒有什麼接觸。

要說李詡之第一次遇見蘇樂那是在後花園裡,當時她還不是寵妃

那天穿着一身水紅色長裙,長發隨意飄舞,她的皮膚白皙如雪,嘴唇**飽滿。

在李詡之眼中,蘇樂的美是驚艷的。是無與倫比的。這樣的一個女人就像是一個仙女,美麗的不可方物。

當時的李詡之對這樣的女人沒有興趣。這種外表上美麗的女人都是換湯不換藥,表面上的阿諛奉承都是為了得到她們想要的地位。

女人們的心裏都是陰暗狡猾的,這些李詡之從小就看到過多多的了,也就是他這個父皇還總是對這些胭脂俗粉感興趣。

李詡之料想着這個蘇妃也是和其他女人一樣,想要來這個後花園裡遇見他的父皇。

可沒想到那蘇樂的舉動,卻讓李詡之頗為驚訝。她竟然在種不知道什麼東西,這是什麼新的勾引人的方法。

後花園的花都是皇上命人專門種植的,不容許別人破壞的。可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如此的大膽直接鬆了土就要埋種子。

李詡之立馬上前制止她可誰知道蘇妃竟然一把拉住李詡之的衣袖: ”你幹什麼啊? ”

當時的李詡之被蘇妃這句話問懵逼了。

他只是想要阻止她而已。可這個女人卻拉住了他的衣袖。李詡之立馬甩掉蘇妃的手。

蘇妃被這一甩,摔倒在地上,臉頰碰撞到草叢上,疼的她呲牙咧嘴。

李詡之看着蘇妃這副模樣,心裏不禁有點內疚,回過神來不禁冷笑道:「連我這麼小心都着了你的道,看來你還是很有手段呀。」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但是你這麼無理的行為必須跟我道歉。」

蘇樂一臉懵,這個男人剛才就無緣無故拉自己,搞得她摔了一跤,現在還一臉嫌棄自己的樣子就讓人很是生氣。

”我道歉?哈哈。這簡直就是天大的笑話,這種事情你怎麼好意思說是我的錯?明明就是你自己做錯了事情,現在反倒誣陷到我的頭上,真是無恥! ”李詡之毫不留情的辱罵著蘇妃,心裏對蘇妃更加的厭惡。

蘇樂起身拍了拍衣裙的塵土,冷哼道: ”我哪裡做錯了?是你不對,你不該這樣無禮。 ”

”呵,無禮,我乃是堂堂太子,你就是一個小小的宮女有什麼資格說教於我? ”李詡之一臉蔑視道。

太子嗎?

太子就可以這麼無理了嗎

蘇樂知道自己說不過他也沒再理會他,轉身便繼續種那個她從家裡帶來的櫻花種子。

李詡之看後一臉疑惑,我說我是太子她竟一點都不理我,怕不是欲擒故縱。

李詡之看着她蹲下繼續種種子便走到她的面前

道: ”這裡是皇宮你怎敢隨便在這裡種東西!你知不知道皇宮裡的東西都是要經過嚴格的檢查,不允許隨便動! ”李詡之的語氣中充滿威嚴。

蘇樂有點委屈她住的那個屋子連棵樹都沒有。

她倒是也想在她屋子處種,這樣還能日日悉心照料它。

她沒有辦法,也是前幾日發現這裡土地肥沃, 才想着偷偷把這櫻花種子種在這。

「我是沒辦法才種在這裡的,這是我從家裡帶來的種子,我家院子里也有一顆櫻花樹,我帶來就是想留個念想,可是我住的那個屋子裡都沒有地方讓我種,我是沒辦法……」說著說著舒樂不免有些

哽咽。

李詡之看到蘇妃一臉傷心的樣子,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搭錯了。他看到一個女人在自己的面前梨花帶雨,心裏竟然不忍。

「這裡不給種來路不明的東西但你可以把這給我。」

「啊?」蘇樂有些詫異的抬起頭看着李詡之。

「我可以幫你。」

李詡之看見蘇樂這麼吃驚的樣子,不免覺得好笑: ”怎麼?不相信我嗎?我既然答應你幫助你,就一定會幫助你,你只要把櫻花的種子交給我就好。 ”

”可是我…… ”

”放心吧,我一定會給你找一個好地方的。 ”

”嗯,那就麻煩殿下了。 ”蘇樂一臉誠懇的看着李詡之說道。

李詡之看着她這幅楚楚可憐的模樣,心軟的點點頭。

蘇樂看到李詡之答應幫助自己。心裏十分感激他。

李詡之看着蘇樂這副模樣,心裏竟然有一點點的覺得她可能沒有自己想得那麼壞吧。

當時的李詡之不知道這個「宮女」會是他父皇的日後最喜愛妃嬪。

李詡之把種子種在了他的府邸,那是一個靠近他書房的院子,平時他有空就會給這種子澆點水。十幾天後就見它長出了小芽,翠綠翠綠的,小芽長得跟她主人,你要像是風雨吹就要倒了似的。

「 ……dong……哎呦」

李詡之被一陣聲響吸引,抬頭望向窗外,竟看到一個人影摔在地上。

李詡之連忙出去查看,還以為是小偷盜賊之類的。

沒想到竟是之前那個宮女,看着她摔到了地上,李詡之連忙想把她拉了起來。

只見他的手還沒伸出去,蘇樂就已經拉着他的褲腳站了起來。

蘇樂連忙拍了拍衣裙上的灰「哎呦疼死我了。」

李詡之連忙問她:「你怎麼會在?」

「 可別提了,門口總是有士兵巡邏,我都盯了好幾日了,才發現下午有個空缺時間。」

「還有你這牆也太高了吧,我的屁股現在還疼呢。」蘇樂摸着屁股有點委屈的說著

「哈哈」李詡之看着她的樣子,竟覺得有些好笑,還有點可愛是怎麼回事。

「你怎麼會來這」李詡之問道

「我是來看下種子長得怎麼樣了,我可不得看着它成長呀。我把它帶過來的就得給它負責。」蘇樂,插着腰趾高氣揚地說道

「倒是你,可得把它給照顧好了。」

李詡之看着她這樣子,人不大口氣倒不小,還會使喚我了,倒是挺有趣。

「你也挺膽大,敢跟我這麼說話。」李詡之聲音一下就嚴肅起來了,不免的有點想逗逗她。

「你可是答應我要幫我的。」蘇樂有點緊張的說到「可不得把它照顧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