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幻世喋血》[重生之幻世喋血] - 第6章 生辰宴會

祭祀會後,恰逢宮中妃子生辰。皇帝宴請百官。梧桐一家無一例外,都要出席,為其祈福求運。

皇帝和幾位妃嬪、還有其他官員都已就坐。在梧桐祭鈴面前,是東西擺放整齊的祭祀台,她,還有她的父親和兩個哥哥都身穿祭祀專用的服飾。燭光映在她的面紗上,使得她看上去更加清冷異常。

一宮女端來了過生辰的妃子的生辰八字。梧桐祭鈴拿在手裡,手中捏訣,口中振振有詞。

「長樂祈福,旭光時影。譬如朝露,沉吟時來。」

一聲過後,手中寫着生辰八字的字條向著妃子飛了過去。一時之間,梧桐祭鈴的身上靈光即現,又不知從何幻化出無數花瓣,一點一點向妃子飛去,慢慢地將她圍繞在其中。引得一眾人等驚呼不已。

大約一刻鐘後,隨着梧桐祭鈴的手指停止捏訣,漂浮在妃子身旁的花瓣也都消失不見了。

「皇上,祈福儀式已經完畢。」梧桐祭鈴說著。

皇帝看着面前的梧桐祭鈴。心中不由感嘆,雖然他是她的舅舅,但卻因為梧桐祭鈴與他的身份頗有隔閡,總歸是疏遠的。但對於她的兩個哥哥,都親近許多。只她總是給人一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感覺。

「辛苦祭司們了。那便開始用膳吧!」

這時,一群舞姬進來進舞。

舞姬們身穿青色水墨輕紗,如朵朵花朵綻放在裙擺上。揚起長長的水袖,舞動在大殿之上。舞姿優美、身材婀娜,時而輕盈似燕,時而勁如松柏,時而激烈張揚,時而凄回婉轉,屬實讓人移不開眼。

酒過三巡,宴席已過大半。

梧桐青山和皇帝推杯換盞,相談甚歡。梧桐祭鈴的兩個哥哥也看舞姬們跳舞入了迷。她望着四周,官員們也都在聊天的聊天,喝酒的喝酒。她的心中不禁有些暢快,甚好,無人在看着她了。

她起身,偷偷走出屋外,想要去透透氣。這時,亦無人在意她了吧。

皇帝和她的父親已喝得一副暈暈糊糊的樣子。在請示了皇帝後,便出來了。

站在屋外長廊上的梧桐祭鈴,聽着屋裡的人帶着醉意的歡聲笑語,心如亂麻似的攪在了一起。

屋裡酒氣逼人,出來站了一會兒後,人頓時覺得清爽了不少。天已經黑了,王宮內院,四處已經點起了燈。夜風襲來,燈籠里的燈火狂跳不止。

望着搖曳的燈火,思緒也被它拉扯出了千百絲。好似這幾日見了風,身體又有些不適,這風一過,又有些咳嗽了起來。

所謂的「弱不禁風」,大概就指的是她這種吧!

突然一個身影在暗處閃過,梧桐祭鈴也沒有多心,自顧自的又走了一段路,想要離人群遠一些,獨自一人靜一靜。

「事情進展如何?」

「還沒有。」

梧桐祭鈴行至此,聽見遠處傳來兩人談話的聲音,似一男一女。還算有點距離,從小梧桐祭鈴的聽力就極好,極小的聲音她都能聽見。

「這段時間那就辛苦你了。」男聲說。

「這是我應該的。為您做事鞠躬盡瘁,在所不辭。」女聲說。

待到梧桐祭鈴更近一點,談話聲便戛然而止了。她心中正奇怪,那個男聲怎麼有點像周俊的聲音呢!

「是誰?」梧桐祭鈴問着。

不多時,從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