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一睜眼,當了孩子王》[重生一睜眼,當了孩子王] - 第4章 你好,況老師

況秋秋頭痛欲裂,當老師的都是這樣么,說話跟念經一樣。

還趴在地上的孩子本來已經快要哭不動了,聲音也變成抽抽噎噎。

這會兒一看,有人要來「主持公道」,立刻氣血充足,聲音又高了幾個度。

「哇哇哇哇……」

正喋喋不休念經的老校長瞬間被吸引了注意力,停住了嘴巴,關切地看向孩子。

躲在老校長微微佝僂的背後,況秋秋帶着感激的眼神看向地上的孩子。

幹得好,小夥子。

這一嗓子嚎的太及時了。

簡直是雪中送炭,雨中送傘,餓時送饅頭,渴時送飲料。

哈哈!

有前途。

況秋秋還在心裏各種花樣讚歎地上的小夥子時,老校長已經彎腰親自把他扶了起來。

還順勢幫孩子拍了一下身上的灰塵,雖然況秋秋認為這個動作很沒有必要。

而且,很虛偽。

但這招對孩子卻有用。

你看嘛,那孩子立刻就顯得更親近老校長了些,身子也不由自主貼了過去。

哦~~

又學到一招。

姜果然是老的辣。

況秋秋在心裏默默為老校長點了個贊。

「這位同學,你這是怎麼了啊?」

老校長慈眉善目,眼睛都快眯到一起了,笑着問道。

雖然在況秋秋看起來,更像準備要吃掉小羊羊的大灰狼。

沒辦法,笑的實在是太刻意,太假了……

難道孩子都吃這一套?

回想前世的自己,和兩個兒子的交流,才說上兩個字,就是針尖對麥芒……

唉,要是能再回去,她一定要好好和兒子們溝通交流。

嗯,就像老校長一樣。

「校長,就是剛才我好好走路,被這個老師一撞就摔倒了,嗚嗚,好痛……」

什麼!!!

況秋秋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青天白日,顛倒黑白,混淆是非,指鹿為馬,賊喊捉贓……

是可忍孰不可忍。

「校長,我……」

況秋秋剛開了個頭,就被猛回頭的老校長一個凌厲的眼神給嚇到了。

那眼神,分明在說,「閉嘴!」

不讓人說話的么?

況秋秋委屈的也想哭一場。

那孩子看況秋秋想解釋,眼睛咕嚕嚕一轉,又大喊道,

「好痛啊好痛啊,叔叔快來……」

叔叔?

沒叫爸爸媽媽?

難道是個沒爹娘的孩子?

還是父母離婚了,這孩子沒人要,只能交給叔叔帶?

……

一瞬間,況秋秋和老校長的腦海里閃過各種念頭。

無論哪一種,都不是什麼好事!

一瞬間,況秋秋和老校長的腦海里閃過各種念頭。

無論哪一種,對他們來說,都不是什麼好事。

「快,打電話,叫他們班主任。」

老校長氣急敗壞,眼前一黑,嚴重懷疑自己能不能活到領取退休工資那一天。

勞心勞力,

真不是一份人乾的工作啊!

罪魁禍首況秋秋獃獃站立一旁,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錯了啥。

很快,班主任邵老師來了。

一看到男孩子,臉立刻冷了下來。

「岑浩浩,你又怎麼了?」

又?

況秋秋敏銳地察覺到了一點。

看來這是個不一般的孩子啊……

搞不好是二班的……

況秋秋突然想起來這個惡俗的冷笑話,偷偷笑了一聲。

立馬又察覺不對勁,趕緊甩甩頭,

「清醒點啊況秋秋,現在可不是想冷笑話的時候。」

正甩得頭暈,抬頭就看見老校長嚴厲的眼神,默默又加上一句。

「還是個犯了錯誤的老師!」

「邵老師,你先冷靜,事情是這樣……」

「然後……」

「最後……」

「事情處理……」

老校長實在是太啰嗦,一件事情半天都說不完。

況秋秋無奈地用右腳戳地,一抬頭正好逮到那個可惡的「熊孩子」盯着自己。

看況秋秋看他,居然不躲不閃,還吐了吐舌頭。

菩薩!

況秋秋氣得鼻子冒火。

天底下,怎麼會有比老二更惡劣的孩子?

況秋秋「看不慣我,又干不掉我」的窘態,那孩子呲着牙笑得更開心了。

「岑浩浩!」

邵老師了解完過程,轉過頭來。

那孩子立刻收斂,縮成鵪鶉狀,一副極其乖巧,可憐兮兮的樣子。

嘖嘖,

四川非遺文化變臉都沒有這麼神奇……

這下,況秋秋連驚嘆的力氣都沒有了。

原來熊孩子是這樣的。

心好累,

還要鬥智斗勇……

邵老師瞟了一眼岑浩浩,她才不會被這小鬼騙呢。

「岑浩浩,你到底哪裡不舒服?要不要邵老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