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公主一皺眉,禁慾權臣急紅眼》[重生公主一皺眉,禁慾權臣急紅眼] - 第4章 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2)

雲珂也心滿意足了。

她幽幽道:「夫君,今日是咱們倆的大婚之日,我叫你夫君有問題嗎,怎麼夫君你這臉色看起來有點不太好?是不喜歡這個稱呼?」

姜嗣依舊面不改色:「……」

見姜嗣還是無動於衷,李雲珂有些生氣,她嘟着嘴,軟萌軟萌的,格外可愛。

怎麼回事?

他怎麼還是這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是她的力度不夠嗎?

盯着姜嗣看了會兒,李雲珂確認,可能確實是她力度不夠。

眯了眯眼,昏昏沉沉的李雲珂也沒顧得上什麼,只見她又拍了拍身旁的空位,又嬌又嗲道:「夫君,**一刻值千金,先坐嘛!」

「???」

聽罷,姜嗣的耳根子突然紅了幾分。

看着美如天仙的公主,他告訴自己要清醒,萬萬不能褻瀆了公主。

閉上雙眼,他想在心裏念一遍清心咒,哪知,就是閉上眼的這會功夫,李雲珂突然抓住他的手,猛的就把他拽到了床上躺着。

「公主!」

姜嗣驚呼,看着這壓在自己身上的美人,他的心跳加速,驚訝至極。

和姜嗣對視着,李雲珂覺得他更好看了。

姜嗣的長髮散在床榻上,眼神驚恐,整個人有着一種我見猶憐的感覺,這讓李雲珂忍不住想要去欺負他。

她伸手抓住姜美人的手,放在上方,十指相扣,雙膝半跪在他身上,低頭,薄唇輕啟,還沒來得及在他耳邊呼氣,就被他出聲打斷了。

「公主……」

「噓。」

李雲珂收回一隻手,用食指止住他的嘴唇,抬頭道:「今夜是洞房花燭,還請夫君莫要多言。」

「!!!」

燭火暗沉,李雲珂在姜嗣來之前就熄得只剩下一縷光,她起身將那一縷光給掐滅,又壓姜嗣身上去了。

月明星稀,蟲鳴聲吱吱叫喚着不停,皎潔的月光透過窗欞灑在大紅的床榻上,這足以讓李雲珂看清楚姜嗣的臉。

公主水靈的雙眼就這麼注視着自己,這讓姜嗣忽而有些不好意思。

不知為何,他並不想推開公主,甚至,他想讓公主就這麼進行下去。

「俗話說,滴水之恩,應當湧泉相報,夫君,今日你救了我的命,這天大的恩,我必須要報答!」

李雲珂有些糊塗了,說話斷斷續續,身子搖搖晃晃,頭也一搖一擺的,臉頰上還浮起了淡淡的紅暈。

姜嗣從她的嘴裏,聞出了一股酒味。

他微微皺了皺眉,心中閃過一抹落寞。

原來,公主醉了。

迎着月光,李雲珂迷離的眼神讓姜嗣有些移不開眼,他看着公主,內心忽然有些躁動不安。

而就在這時,外頭傳來了侍衛南風的聲音。

「大人,屬下有要事稟告!」

思緒被拉回,姜嗣不免覺得自己有些不像樣。

微風傾入,吹起了李雲珂額間的碎發,她的腦袋有些昏沉,四肢也有些乏力,她感覺自己快要撐不住了。

不一會,嬌軟的身軀就緩緩地倒下去,躺在了床上。

「公主……」

姜嗣側頭,月光灑在李雲珂臉上,顯得這一切是那麼的安靜閑雅,好似方才的一切都未曾發生過一般。

他微微皺眉,神情有些複雜。

半晌,他輕輕起身,替李雲珂蓋好被子,守在她身邊看了會兒,就出門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