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我靠預言逆天改命》[重生八零,我靠預言逆天改命] - 第9章 臉皮厚如牆

黎凌軒捕捉到方落落的視線,皺了皺眉,隨之放下筷子,臉色如常,「我吃飽了,你們慢用。」

結果就是當天夜裡黎凌軒出了好幾次房門下樓,應該是去的衛生間。

…………

方落落原以為鄭芳芳傍晚丟了臉要消沉幾天,但事實證明鄭芳芳是個厚臉皮的姑娘。

鄭芳芳第二天一早屁顛屁顛跑了過來,說是在家做了拿手好菜,特地給他們送過來。

她今天打扮的格外花哨,一身顏色鮮艷的格子裙,頭髮上夾了一堆彩色髮夾,皮鞋鋥亮,臉蛋乾淨,甚至眉毛上還用燒過的火柴塗抹上了黑灰,嘴上抹了厚厚一層香油………

黎凌軒被方福來招呼着坐下,鄭芳芳立刻挨着黎凌軒身側的長板凳坐下,小心翼翼往嘴裏扒了幾口飯後,獻寶一樣給他在碗里夾了一塊黃花魚,笑的燦爛如菊,嘴唇的香油厚重欲滴,「軒軒哥,你嘗嘗這個黃花魚,是我親手給你做的,你一個城裡少爺來咱們村裡,肯定飲食都不大習慣吧?軒軒哥,你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如果實在不行我可以經常給你送飯菜來。」

方落落坐在餐桌旁,聞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油和焦灰味,再聽這段討好意圖明顯的話,尬的快要腳趾扣地。

你也知道他是個城裡人?所以你給人家夾菜不用公筷?

黎凌軒如果但凡素養差一點,現在就得挑出那條黃花魚丟在桌上了,不,應該丟在鄭芳芳的臉上!

畢竟昨天他才剛因為那頓晚飯鬧過肚子。

方落落一邊埋頭吃飯,一邊用餘光打量黎凌軒的態度。

果不其然,黎凌軒看着碗里的那隻黃花魚,眉頭微微蹙起,身子也微微旁移,離鄭芳芳遠了些。

「不用來送。」

黎凌軒冷冷淡淡。

鄭芳芳眼力勁到了極點,又朝黎凌軒湊了過去,自說自話道:「哎呀,軒軒哥你不用心疼我的,芳芳從小就做家務做到大的,村裡人都誇芳芳勤勞又賢惠,只是為了軒軒哥送點飯菜來,我不會辛苦的,畢竟我做這些已經習慣了嘛。」

方落落「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她實在沒憋住,就鄭芳芳這種襪子能攢一星期不洗,被她媽追着在院子里罵的嬌氣公主病,還能把自己誇成這樣?果是有如城牆厚一般的臉皮。

………

方落落一笑,周圍立馬靜了片刻。

方落落把臉從碗里抬出來看了一圈,方福來自顧自在吃飯,裝作沒聽到鄭芳芳王婆賣瓜的可恥言論,因為他這個做舅舅的也已經被尬到反胃,何況是方落落?

方落落又看向黎凌軒,卻正和他的視線相撞。

黎凌軒的眼裡有淡淡的慍色,就是那種對於吃瓜群眾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嘴臉極不滿的意思。

鄭芳芳不會用眼神表達情緒,她沒那麼高級。

所以鄭芳芳拍案而起,指着方落落嚷嚷着:「方落落!你這是在嘲笑我嗎?你憑什麼嘲笑我?你別忘了你身上的衣服可還是我給你的呢!要不是我,你還像以前一樣又窮又土,憑什麼嘲笑我?」

行吧,你要是存心吵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