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我靠預言逆天改命》[重生八零,我靠預言逆天改命] - 第7章 臉大如盤

方落落回到閣樓上,黎凌軒隔壁的房間,說是房間,其實就是一間狹小的雜物間,一張破舊淘汰下來的單人舊席子卷靠在一堆雜物上,地上滿是灰塵和腳印。

把收集來的釘子和那把鐮刀放在門後,她拿出草木做的掃帚順手清理了地面,把席子撲在地上。

在她做完這一切的時候,身後傳來一陣輕緩的腳步聲,應該是那個黎凌軒大少爺。

她今天想把事情鬧大,讓黎凌軒聽見方福來的一肚子壞水,但等這小孩真的上心了,方落落卻又生出了幾分後悔。

黎凌軒按照前世的命運走向,最後會看上鄭芳芳,成為方福來的侄女婿,到底能成為一家人,再說黎凌軒一個外來的城裡人,能幫到她什麼?

方落落把心沉下,打算親力親為的報仇,不再把主意打到黎凌軒的身上,畢竟他們二人毫無交情,比起黎廠長和村長的舊緣,自然是她沒資格得到黎凌軒的站隊。

一下午時間,黎凌軒和方落落各回各自的房間,沒再碰上彼此。

方落落閑下來時,從狹小的雜貨間窗戶看向院落門口,聽到黎凌軒屋裡有輕輕的翻書聲。

方落落心想:這隔音真差。

又想:不愧是將來能考上清華的人,心理素質真好。

靜呆了幾分鐘,方落落察覺眼前有些不對勁。

眼前突然像迷了一層水霧一樣,方落落揉了揉眼睛,再看向窗外,方才入目的院落,村裡的景色都一一被覆蓋住,眼前被換成了另一片清晰場景。

場景里是一身藍色對襟中山裝的黎廠長和一位身材高挑,衣着光鮮的夫人,黎廠長的臉色不大好,而黎夫人病弱的臉上浮現一抹焦慮。

背景是在一個寺廟裡,一個老婆子搖了搖卦,嘴裏念念有詞道:「黎廠長,黎夫人,令子十六歲還有一劫,如果不送離城區,恐怕是活不過明年夏天。」

黎夫人淚水漣漣,看向黎廠長黎陽,「我的凌軒可不能再有事啊!他從小到大吃了那麼多苦,你就聽神婆這一回吧,把凌軒送走,明年再接回來………黎陽,我知道你是個軍人,不信這些怪力亂神,可是我這個做媽的不能成天提心弔膽啊,反正我也沒幾年好活,你就當,是了卻我的遺願,讓凌軒離開家吧!」

黎陽的神情晦澀,方落落看見他點了頭。

畫面從這裡戛然而止,眼前水霧也隨之消失,周圍景緻恢復正常。

方落落揉了揉眼睛,人生頭一次出現幻覺了,心裏覺得奇怪極了,她一個重生回來的人,不會真有異於常人之處吧?

想了想很有這種可能,她琢磨了幾分鐘,走到黎凌軒的門口,敲了幾聲。

她要找黎凌軒確認剛才的幻覺是不是真的。

屋裡的翻書聲停下,隨之是不緊不慢的腳步聲由遠到近,黎凌軒將門打開,木門發出咿呀呀的聲音,方落落視線落在他身後房間的裝飾上。

黎凌軒的房間乾乾淨淨,比方落落的雜貨間大了不止一倍,單人床鋪像買的新的,被子被褥都是當下時興的好款式,一看就是花了心思的。

黎凌軒對上方落落張望的眼神,禮貌中帶着幾分漠然道:「什麼事?」

方落落收回視線,想了想問他:「就是好奇,你家裡這麼有錢,為什麼要來村裡生活?」

方落落問的直接,黎凌軒生了幾分警惕,「你問這個做什麼?同你也沒關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