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值兩個饅頭》[只值兩個饅頭] - 只值兩個饅頭第3章  睚眥必報

作者月下無美人的一本小說《只值兩個饅頭》,它給我們帶來的精彩內容片段:…「公子。」
石安剛才被那小孩盯着時,像是被野獸盯着,毛骨悚然。
他扭頭朝着車駕問道,「您為何讓我攔着那小孩兒,不讓他進扈家?」
車中無人回話。
沈卻靜靜看着薛諾離開,朝着他說道:「跟着他。」
「公子?」
石安不解想要說什麼,就觸上沈卻抬眼,明明什麼都沒說,可石安依舊被自家公子那目光看的一激靈,連忙不敢再多問,只駕車遠遠吊在那小孩兒身後。
四月的江南還冷着,剛才摔了一跤身上沾了泥水,單衣**一截,被風一吹冷的簌簌發抖。
薛諾冷的嘴唇發白,強撐着又在鎮子上找了一圈,什麼活計都沒找着,不是嫌她年紀太小,就是嫌她太過瘦弱。
祁鎮近來到處都是流民,就是倒夜香、洗衣裳的粗活都能找到身強體健的壯漢和婦人去做,根本沒人願意要她一個半大小孩。
「大爺,我什麼都能做。」
「我只要能飽肚子,求大爺賞口飯吃……」「我會算賬,也能看家,我什麼活兒都能幹……」薛諾不厭其煩的上前推銷着自己,卻接二連三的被趕了出來,態度好些的只說不缺人手讓她換一家試試,不好的推攘間罵著她臭要飯的小叫花子,讓她趕緊滾蛋。
天色暗下來時,細雨雖然停了,可卻越發的冷。
薛諾臉被凍得蒼白,一路到了花柳巷時,又一次被花樓的打手攆了出來。
「滾滾滾!
老娘都說了,我們這不要小叫花子,哪來的滾哪兒去,別在這耽誤老娘做生意!」
旁邊有人笑道:「喲,柳媽媽可真是絕情,這小孩挺可憐,賞口飯吃又窮不死你。」
「呸!
這滿城都是叫花子,老娘管得過來嗎?」
那塗脂抹粉的婦人一甩帕子罵了一句,見那小叫花子還賴在門前,伸手就推了她一下。
薛諾又冷又餓,被推的踉蹌退了兩步就撞在了人身上,還沒等她反應過來,猛的就被人一把推倒在地,照着她腿上就是一腳。
「狗東西,沒長眼睛嗎?
!」
薛諾疼的**出聲,下意識蜷縮抱頭,剛擋住腦袋上就又挨了一腳,胳膊上都見了血。
「什麼污糟玩意兒,也敢髒了我家公子的衣裳!」
柳媽媽聽見動靜嚇了一跳,臉色變化連忙堆滿了獻媚上前,一把挽住對面人的胳膊:「喲,這不是劉公子嗎,您可好幾天都沒來過了。」
那個劉公子身材圓潤,被撲了個滿懷時戾氣才散了些,朝着柳媽媽身上就摸了一把:「你們這哪來的小叫花子?」
「害,別提了,這不是上門討飯的嗎,正想將人攆走呢,哪想到就衝撞了公子。」
那劉公子扭頭看了眼地上蜷着的人,滿是晦氣的就啐了一口,濃痰落在地上那人身上,罵罵咧咧,「找活兒找到花樓來了,賣屁股嗎?」
門前鬨笑一片。
薛諾抱着頭時,眼中戾氣橫生。
那柳媽媽生怕會在門前見了血,連忙拉着他說道:「劉公子彆氣,就是個臭要飯的,你大人大量跟他計較什麼。」
「憐兒她們可是念叨了你好幾天了,說你怕不是有了新歡就忘了她們了,要是知道你來了還不知道高興成什麼樣子。」
劉公子被哄的格外高興,也懶得再管地上的小叫花子,摟着風韻猶存的柳媽媽就進了春香樓,他那小廝自然也跟了進去。
柳媽媽進門前扭頭罵了一句:「愣着幹什麼,還不把人攆走!」
門前的打手瞧着地上的小孩兒有些不忍。
其中一人拿了幾個銅板塞進薛諾手中,將人從地上拉了起來。
「小孩兒,去別處要飯吧,這春香樓里沒有菩薩,只有惡鬼。」
薛諾抓着那幾個銅板,指尖泛白。
那個打手推了推她:「快走吧。」
春香樓前迎來送往,薛諾抹掉臉上的臟污低垂着頭朝着遠處走去。
原本門前看熱鬧的人瞧着她一瘸一拐的樣子都是有些唏噓。
往年祁鎮雖不算富庶,可也不會滿大街都是要飯的,自打延陵遭災之後,流民涌了過來,這街頭巷尾隨處都能見到可憐人。
這年頭大家也都只能管着自己溫飽,誰能有閑錢救濟他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