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甜誘:在大佬懷裡被寵哭》[致命甜誘:在大佬懷裡被寵哭] - 第9章 玩的挺嗨(2)

按理大小姐這個點也該醒了,沒有多想直接殺了過去。

以陳唐來季宛寧這裡的頻率,小區的安保見她降下車窗,便直接放行讓她開了進去。

遠遠便看見季宛寧的紅色超跑停在別墅外,覺得奇怪,但也沒多想。

停靠在她車後,走到門前連按了幾下門鈴。

陳唐已經做好了等待幾分鐘的準備,結果還沒等幾秒,門咔地就打開了。

「季大小姐,今天出息了,這麼快就開門了,請繼續保持。」陳唐沒抬頭,見門開就打算走進去。

隱隱一種涼意迫使她不得不抬起頭,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身體瞬間像雕塑般凝固住。

我的媽呀,怎麼是個男的?等等……這不是穆霆熠穆少么?

大上午穿着浴袍,洗了澡,還在她的別墅里。

果然有**!

「那個……穆少,你好,我是寧寧的經紀人,請問你們家寧寧睡醒了嗎?我找她有一點事情。」陳唐說完又嚴謹地緊跟着說了句,「如果方便的話。」

重點是你們家三個字。

穆霆熠聞聲凌厲的眼神透出了善意,側開身,「先進來吧,她還沒醒。」

就這一句話陳唐腦海里已經翻湧出一個大型的狗血電視劇。

「哎……想了想我的事好像也沒那麼著急,既然沒醒,我明天再來,就先不打擾了。」季宛寧語氣稍顯卑微,拜了下手。

轉身正準備離開,就看見季宛寧身穿真絲睡裙打着哈欠走了過來,「哎,唐姐,你來找我,快進來吧。」

雖然是素顏,但小臉依舊是白皙透亮,只是眼周的黑眼圈,鎖骨脖頸處密集的小草莓格外明顯,聲音里也透着她一貫清醒後的沙啞慵懶。

季宛寧站在穆霆熠身邊,把陳唐扯了進來。

昨天還信誓旦旦地說她和穆霆熠只見過一面,現情形任誰也不會信呀。

「昨天睡太晚了,起的有點晚。」季宛寧試圖轉移視線,但陳唐激光四射的眼神告訴她這一切都無濟於事。

季宛寧全程沒有和穆霆熠說話,一來尷尬,二來憤怒,他一個堂堂集團總裁不應該是日理萬機,這個時間竟然還悠哉悠哉地喝着冰咖啡。在別人家住的這點自覺性都沒有么?

帶着陳唐準備往客廳走去。

「寶貝兒,衣服給我放哪了?」穆霆熠語氣平淡,彷彿很稀鬆平常,在身後把她叫住。

衣服?

應該是西服吧。

季宛寧已經對他的「寶貝兒」快免疫了,但陳唐在場聽他這麼說心裏還是有點窘迫,盡量讓自己控制着情緒,「應該是昨晚留在車裡了。」

她真的是發現,穆霆熠特別喜歡在別人面前撩撥她,各種騷手段真的是用到手軟。

「哦哦。」男人只是輕飄飄地應了句,便隻身走進了餐廳。

站在她身旁的陳唐女士把信息串聯在一起,再次確定了心裏的猜想。

昨晚、衣服留在車裡、吻痕、睡的晚。

這一件件,足以印證兩人昨晚玩的挺嗨……

………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