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甜誘:在大佬懷裡被寵哭》[致命甜誘:在大佬懷裡被寵哭] - 第9章 玩的挺嗨

季宛寧紅着臉,隨便給他扶進了一間客卧,見到大床,解脫般地把他甩在床上。

也不知是男人攬的她太緊,還是腳絆在他腿上,重心不穩,隨着穆霆熠倒下的身子壓了上去。

「啊——」

小臉直接撞上男人的下巴,還沒來得緩解疼痛,冰涼的薄唇兇猛地貼上她的紅唇。

輕咬,汲取。

「唔——」

季宛寧雙手抵在他胸肌上,撐起身想逃離,親着親着就被男人一個一百八十度翻身壓在身下。

接踵而來的是恍若一個世紀的法式熱吻,季宛寧漸漸也沒了掙脫的力氣,軟着身子,任由着他親。

慢慢男人探了出來,離開她的唇。

「寶貝兒,渴,好渴……」

「我的嘴又不是……啊……幹嘛……唔……」

給了幾秒季宛寧呼吸的時間,再次覆上,這次不似幾分鐘前的猛烈,而是溫柔細水長流,照顧着她的感受。

幾分鐘之後,季宛寧大腦已經處於一片空白,但還是發覺出了一些異常。

不是說男人喝多了不會那個的嘛。

怎麼他竟然還可以……

下一秒男人的大掌一隻覆在她胸口,另一隻順着裙擺輕撫着她的肌膚,臉埋在她的脖頸幹着壞事。

季宛寧胸口心臟起伏格外強烈,嚇的一時竟忘了開口說話,「嗯……嗯……」着渾身顫慄。

在她以為男人會有下一步動作,卻突然停住,埋在她鎖骨上低頭壞笑,「寶貝兒,不是想和哥哥來一場禁ji之戀嘛。讓你好好感受一下哥哥對妹妹的愛。」

季宛寧腦袋轟地一下,猶如一顆炸彈將她元神炸的四分五散。

狗男人沒有喝醉,他一直在裝醉!!!

原本化成一灘水的身體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一把將男人的身體推開。

起身逃離到門邊,面頰緋紅,怒氣沖沖,「不要臉,憋死你算了!」

狠狠地摔了下門,走回房間,保險起見當即就上了鎖,身體倚靠在門上,手捂着胸口,心跳砰砰砰地呼吸都艱難了些。

腦袋裡不停循環着男人叫她老婆,寶貝兒的畫面,竟然還不知羞恥地說什麼哥哥妹妹……

走到床邊,跳上床,把頭蒙在被子里,來回翻轉了幾圈,羞恥與惱怒交織在一起。

稍緩了半天情緒,才走進浴室卸妝,舒舒服服地泡了個澡,而另一邊,一牆之隔的男人已經沖了二十分鐘的涼水澡,殊不知腦袋裡意*淫的對象正是她這個人間尤物。

季宛寧從浴室走出來,吹乾頭髮,磨蹭了會,時間已經不早了,躺在床上卻輾轉反側遲遲進入不了睡眠,閉上眼睛都是穆霆熠親她的畫面,從包廂門,沙發,到客房,穿插着,不停地回放。

她這波引狼入室,真是把她害慘了!

最後打開了唱片機,選了張舒緩的黑膠唱片,心才漸漸平靜下來,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熱搜一事一直掛在熱搜榜上,好在沒再泛起什麼波瀾,陳唐思慮許久,還是有些不放心,決定當面了解一下情況。

看着時間已經十點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