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甜誘:在大佬懷裡被寵哭》[致命甜誘:在大佬懷裡被寵哭] - 第8章 醉酒(2)

車似的忽上忽下,到最後還得收拾他這個爛攤子。

無奈,季宛寧拎着禮物的手又拿起他的西服,彎下身把穆霆熠的手臂搭在她的肩膀上,艱難地扶起這個高大的男人。

穆霆熠走起路左搖右晃,季宛寧腳上踩着七厘米的高跟鞋還要承受着他的重量,覺得這輩子都沒這麼無語過。

「穆霆熠你重死啦,再亂晃我就把你扔在這不管了。」季宛寧氣的快要炸毛,額頭冒着細汗。

穆霆熠身子已經半掛在她身上,溫熱氣息噴在她的脖頸處,臉不停地蹭來蹭去。眼看着快走出大廳,門童已經把車停好。

季宛寧接過鑰匙,氣喘吁吁地把穆霆熠弄到副駕駛,身子坐在座位上,一隻腿還留在外面。

她插着腰,喘息了幾口氣,不耐煩用高跟鞋踢了踢他的皮鞋,「把腿伸進去。」

穆霆熠迷迷糊糊地將長腿抬了進去,跑車狹小的空間倒確實委屈了他那雙大長腿。

季宛寧哭笑不得地走上前,安全帶剛繫上,腰間一緊直接被男人帶到他身上,車身低的緣故,兩個人擠在副駕駛一上一下,緊緊貼在一起,感覺下一秒穆霆熠就要把他揉進身體里,感受着彼此的心跳,呼吸着彼此的氣息,嘴裏呢喃着,「寶貝,寶貝……」

「誰是你寶貝!鬆開我,別想趁醉酒對我耍流氓。」季宛寧打掉他的手臂,關上車門直接從穆霆熠身上邁到了駕駛位。

狗男人喝醉了也不消停,真的騷到家了。

季宛寧沒有立即啟動車子,雙手在臉頰煽了幾下風,緩了會,才懟了懟穆霆熠,「你家住哪我送你回去。」

穆霆熠哼了幾聲,動了下,側過身又睡了過去。

「大哥你倒說話呀!就知道睡!」

「你再睡我把你送天橋下面了。」

……

說了半天,男人也並未有動靜,季宛寧留下一聲長長的嘆息,啟動,腳踩油門。

二十分鐘後,在半山別墅她家門前停下。

「和你提前聲明啊,不是我想帶你回我家,要不是看在穆叔叔和蔣阿姨的面子上,你睡在大街上我都不會管的。」季宛寧眼睛看着前方,說著。

「你不說話我可有錄音為證,反正你別想誣賴我……」依舊滔滔不絕。

穆霆熠背對着駕駛位,眯着眼睛,嘴角勾起。

季宛寧覺得萬無一失,關掉手機錄音,下車打開副駕駛給他叫了起來,攙着他走回了別墅。

進門,季宛寧打開門廳的暗燈,甩掉腳下的高跟鞋,光着腳正要往電梯走,被男人手臂禁錮住,貼在她耳邊,聲音暗啞慵懶,「我也要脫。」

「喝個酒怎麼那麼多事!」季宛寧滿臉不願,「我真的欠你的,又不是你老婆,還得伺候你!」

跟酒鬼講道理是說不通的,也只好扶他坐在換鞋椅上,轉身穿了雙拖鞋,半蹲下身,把他皮鞋扯下。

男人彎腰垂下頭,抵上在季宛寧額頭,鼻尖挨着鼻尖,低聲嬌哄, 「老婆~」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