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甜誘:在大佬懷裡被寵哭》[致命甜誘:在大佬懷裡被寵哭] - 第5章 在惹火的邊緣瘋狂試探

季宛寧聞聲猛然抬頭,手機隨手扔在桌子上,臉上泛着一抹自然的粉紅,透着上課搞小動作被抓包的慌張感。

還好聽到了季母在和蔣蓁說她有時間之類的話,還能勉強接上話。

季宛寧莞爾,「嗯嗯……是的,阿姨,最近國外的巡演剛結束,可能會休息一段時間。」

蔣蓁點點頭,眼中閃過無限喜悅,「那可太好了,阿姨本還想在京都多待幾天,結果臨時有事明早就要飛回去,以為就這麼白白錯過了和你相處的大好機會呢。」

「那下個月七月七號是我和你穆叔叔的結婚三十周年宴會你一定要來參加哦,阿姨特別期待見到你。」

季宛寧感受到了蔣阿姨的真心誠意,語調輕快地立馬應聲下來,「謝謝阿姨邀請,到時候我一定會到場的,那我先提前祝您和穆叔叔結婚三十周年快樂。」

話尾突然又補充了句,「我也很期待見到您。」

季宛寧燦然明媚的笑容還掛在臉上,一側頭,男人的黑眸正盯着她未曾熄滅的屏幕,似宇宙黑洞,神秘又危險,感覺隨時會把人吸進去,吞噬撕碎。

而界面正是她沒發出去的造謠詆毀穆霆熠的消息。

【萬一他是個gay呢?】

季宛寧眼疾手快,將手伸過去,按滅屏幕,把手機翻轉過去,向下扣在桌上。

與男人眼神交匯,強裝鎮定地接着轉回去和蔣蓁聊天。

但心裏給自己暗暗壯着士氣。

沒事,有什麼大不了的,狗男人讓她當眾出醜,在背後說他幾句壞話又怎麼了。

勇敢寧寧,不怕困難!!!

後半程季宛寧全然沒有把目光瞟向身旁,落落大方地和長輩們娓娓而談。

也不知是太過緊張,還是話說的太多,季宛寧檸檬水喝了一杯接一杯,正聊的興起,不得不離場去趟衛生間。

等走回來時,穆霆熠正半倚在包廂外牆邊,指尖夾着煙,骨節分明的長指輕撣掉煙灰。雲霧裡,挺拔高大的身姿,眉頭輕蹙,整個人看起來說不出的痞氣。

季宛寧從他身邊徑直走過,手搭上門扶手,正準備進門,男人直接從身後攔腰將她困在懷裡,前胸貼着她的後背,雙手摟在細軟腰間,臉埋在她的耳頸呼着熱氣。

強烈的男性荷爾蒙氣息和他身上濃重的煙酒氣味讓季宛寧遲遲緩不過神來,她此時就是一頭受到驚嚇的林中小鹿,無措,慌張,等待着被獵人任意宰割。

兩人就這麼足足抱了幾分鐘。

男人的氣息逐漸凝重。

如颶風、如熱浪,來勢洶洶一觸即發。

季宛寧的身子被男人掰正抵在牆上,一雙黑眸像瞄準獵物般俯視着她。

「穆霆熠,你幹嘛?」季宛寧雙手抵在他健碩的胸肌上,聲音還帶着被驚嚇到的一絲恐懼。

「我不行?」

「我是gay?」

穆霆熠一字一頓,咬的極重,強烈的壓迫感,宛如地獄撒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