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甜誘:在大佬懷裡被寵哭》[致命甜誘:在大佬懷裡被寵哭] - 第4章 撩撥,火燃的更猛烈

季宛寧很快雙唇抿住,還是為時已晚,從男人深不見底的眸子中她已經在想她的一百種死法了。

她真的就是單純地看見甲魚心裏害怕,隨便轉到了別處,偏偏就和他四目相對,又偏偏這個東西對男人功效又那麼強,偏偏她被這個畫面弄笑了。

一切都是這麼巧合。

季宛寧雙手隨即在胸前急忙擺手,慌亂地低聲開口,「那個…我其實……不是你想的那個意思,你聽我解釋。」

「解釋?」穆霆熠冷笑聲,長腿一伸,直接將季宛寧連人帶椅勾到他身側。

兩人肩膀挨着肩膀,旁若無人地再次俯在她耳邊撩撥,「寶貝,我不介意繼續昨晩我們沒完成的事,看看我到底需不需要?嗯?」尾音拉的很長,意味深長地反問挑逗。

「這就不用了吧。」季宛寧皮笑肉不笑地一口回絕。此時身子已經扭的不成樣子,曼妙的身姿更加前後凹凸。

男人步步緊逼,眼神**裸,一口含住她的耳垂,「怕我滿足不了你?」

溫熱濕潤的觸感,季宛寧霎時間猶如千萬隻螞蟻爬在她的耳垂般,湧上的**感,身體不自覺地開始發顫。

看着他這副斯文敗類的模樣,這個哪裡像外界傳言不近女色、性情薄涼,完全是個色魔!瘋子!猖狂且肆無忌憚。

「不……不不是。」聲音千嬌百媚,雖是拒絕但聽起來倒更像是欲迎還拒的無形勾引。

她這樣被迫和穆霆熠公然着**,眼神近乎絕望地看向一旁。不禁讓她恍惚的是長輩們各個都像選擇性失明般視線自動從他們身上掠過,然後熟視無睹地聊着天暢飲。

這簡直就是對穆霆熠流氓行為的默許,在慫恿他犯罪!!!

爸!媽!你們就眼睜睜看着自己的女兒被壞人欺負!

穆霆熠下一秒手臂攬上她柔軟不盈一握的腰肢,一把將她撈回到原位,大掌停留在的腰側懲罰性揉捏了下。

又酥又癢的感覺,季宛寧整個人不受控制地叫出了聲來。

很柔,很媚。

臉霎時間染成一片紅,垂下嬌艷的小臉,羞恥的恨不得咬舌自盡。她氣憤地拍掉穆霆熠還在揩油的大掌,語氣奶凶奶氣地,「走開,別碰我!」

穆霆熠滿眼春色,這一媚聲勾的他簡直命都可以給她,耐心十足地把大掌再次覆上她的腰側,將她身體帶入懷中。

「害羞了?」

聲音極盡誘惑寵溺,輕摸着她海藻般的秀髮,發間散發出淡淡的玫瑰香氣和小女人身上的幽幽體香融合在一起。是一味聞了就會讓人慾罷不能的毒藥。

饞的穆霆熠心直痒痒,也只能聞不能吃。

季宛寧身體由於慣性很自然地被穆霆熠帶到懷裡,小臉撞上他胸口,哼唧了幾聲,隨後小手攥成拳頭帶着怨氣狠狠地錘在他身上,「都怪你,臭流氓!」

聲音從懷裡傳出悶聲。

穆霆熠忍着身上的火熱,低聲哄起快把自己悶壞的小女人,「寶貝兒,我們接吻,爸媽都看過了,還怕什麼?」

「要不你掐我幾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