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甜誘:在大佬懷裡被寵哭》[致命甜誘:在大佬懷裡被寵哭] - 第3章 又不是沒親過

任昨晚那篇添油加醋的報道,季母是怎麼也不會相信兩人是蓋着被子純聊天的關係。更何況兩人其實連被子都沒蓋。

想到自家的這朵妖艷的罌粟花,被穆霆熠這隻蜜蜂采了花蜜。心裏竟還陣陣雀躍,甚至還有想給穆霆熠豎大拇指的衝動。

能把她家那個小妖精拿下,也算是他女婿的本事。

誰知話題一經拋出,如洪水之勢,直接把房間的氛圍炸開。

蔣蓁聽到親家母說出這種話,忙接過話,笑開了花,「結婚好啊,我們家是恨不得馬上給寧寧迎進門才好呢,就怕你們捨不得這個寶貝女兒,哭鼻子呦。」

看着長輩們是又說又笑,季宛寧表面保持着大家閨秀的風範,內心早就慌的一批。

拿起面前的紫砂茶杯,想着喝口茶壓壓驚,嬌嫩欲滴的紅唇挨上杯邊,小口輕呼着表面的熱氣,茶水一點點溢到唇角,只淺嘗了小口,便放回了原處。

見她小嘴被燙的發紅,穆霆熠似笑非笑,湊近輕飄飄道了句,「我喜熱茶,你可能喝不慣。」修長靈活的手指把玩着她喝過紫砂茶杯,手指輾轉之間,故作隨意地將吻痕轉向季宛寧一側。

她喝過的茶杯,在他手裡?

季宛寧回味了一遍他說的話。

腦袋裡的霧水瞬間消散。

靠!她喝了穆霆熠的茶,然後和他間接接吻了!!

她不可思議地又仔細確認了一遍。

眼底蘊藏着的紅暈漸漸顯露出來,季宛寧尷尬地抿了抿唇,明媚的眸子慌亂了分許,細軟聲壓得很低,「不好意思,我叫人給你換一杯吧。」

剛回身,還沒等她招手,穆霆熠倒不甚在意,面色從容拿起茶杯薄唇直接覆蓋住她留下唇印,舌尖舔舐,順着杯沿入口,划過喉結。

季宛寧瞪大了眼睛,嫩唇微張,被點了穴般定住,吃驚地看着他的舉動,腦袋裡三個大大的問號???

Excuse me ?

這是什麼情況?

他這是光明正大的和她間接接吻?!

還在她震驚之餘,男人骨節分明的長指早已落在她飽滿的唇上,擦拭掉她唇角的水漬,頗為滿意地在她的咬痕上摩挲了幾下。

輕笑一聲,「又不是沒親過。」

季宛寧腦袋「轟」地一下,置身在山谷般,一遍遍地迴響,心中築起抵禦敵人的高牆,瞬間倒塌。刻意拉開的距離,男人一朝又將她扯了回來。

兩人靠的極近,穆霆熠諱深莫測的眼神中帶着猩紅,紫紅色的喉結上下滾動,呼吸交匯,空氣中漸漸升溫,**涌動,恐怕下一秒就要親在一起。

季宛寧後仰着身子,顧不上兩人尷尬的關係,一雙靈動魅惑的狐狸眼,層層水光中透着嗔怒。

即便兩人激吻已經人盡皆知,季宛寧還是心懸着的,好在長輩們交談甚歡,沒有把焦點放在他們身上。

她這隻驚弓之鳥才長舒了口氣。

季宛寧手抵着他胸肌,紅唇貼着他的手指一閉一合無聲開口,「你幹嘛!」

穆霆熠嘴角牽起壞笑移到她耳邊,啞聲道,「想親你。」

故意對着脖頸又輕呼了口熱氣,看着怔住的小女人才得意地正回身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