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愛前夫:我攜老公來虐你》[至愛前夫:我攜老公來虐你] - 第二章:村口駛來的警車

芙蓉挎着裝着自己和兒子衣服的蛇皮袋,母子二人就像流浪一樣,漫無目的的走着,該去哪裡,她不知道。

突然,芙蓉停住腳步,領著兒子轉身往回走。兒子問媽媽:媽媽,我們去哪?

回家,兒子。

可是,那個家裡不是有了新阿姨了,爸爸把鎖換了,我們根本進不去。

兒子,爸爸媽媽現在還沒有辦手續,那個家還依然是我們的家。

芙蓉邊說邊拉著兒子往回走,二十分鐘後來到自己家門外。大門依然緊閉,她的鑰匙無法再打開這扇門,既然鑰匙沒用,那肯定還有別的辦法。

芙蓉想了一會,拿起旁邊的一塊石頭,對着鎖咣咣咣的砸了起來;一下,兩下,三下…聲音驚動了周圍的鄰居,大家紛紛過來看熱鬧。

有好事者還偷偷跑去,把芙蓉砸門的事告訴了芙蓉的公婆。公婆聞訊趕來,當著眾人的面,婆婆大罵芙蓉:不要臉,大軍都不要你了,你還賴在這裡幹嘛?

芙蓉沒有理會婆婆的辱罵,繼續砸門,終於,門鎖被石頭砸開了,此時的她臉上分不清是淚水還是汗水。周圍鄰居有同情的,嘲笑的,辱罵的,她統統不理會。

門被砸開後,芙蓉拉著兒子的手說:走,回家;說完便進了屋,公婆依然在那裡叫罵。

回到屋內,芙蓉給兒子倒了杯水,娘倆坐着休息。望着這間自己經營多年的屋子,每一件傢具,每一個擺件,無不透露着自己的心血和感情。可是現在,自己想要進來,卻還需要破門而入,很快,就會有另一個女人取代自己的位置住在這裡了。

外面聲音嘈雜,笑聲,叫罵聲混成一片。

突然,村口傳來警車鳴笛聲,聽着像是往芙蓉家這邊駛來。

五分鐘後,警車在芙蓉家停下,車上下來兩個**。這時圍着看熱鬧得人越發的興奮,人們竊竊私語:這下有好戲看了!

一個女人捂着嘴,對着旁邊看熱鬧的一個老太太說:芙蓉就是憨,這些年對公公婆婆像對待自己親爸親媽似的,白費心了。

老太太把眼一翻:怎麼著,兒媳婦孝順公婆不是應該的嗎?要怪就怪芙蓉自己無能,連個男人的心都留不住。

大家七嘴八舌地議論着。芙蓉的婆婆見**來了,以為找到撐腰的人了,咕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