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對青梅竹馬強得離譜》[這對青梅竹馬強得離譜] - 第7章 銀光造物(2)

行動,繼續向前,大銀球彷彿能感應劉默的距離,當劉默走近時旋轉速度慢了下來。

劉默看着這顆有他幾人高的懸浮銀球,找到第六層,仔細一看每一獨立型格上都有一個編號,並有一個掌印。

劉默將自己的手掌按上去,驚聲:「這掌印怎麼和我的一模一樣,簡直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當手掌完全貼合的瞬間,劉默感覺丹田處一陣攪動,一股暖流從丹田處流至體內幾個穴位,依次傳遞分別是:太乙,不容,神封,氣戶,氣舍;再由右手經脈傳遞至手掌。

這股純厚的陽元離開劉默身體,灌入到型格中,3秒鐘就吸取了劉默體內半成的陽元。

「好難受啊,傳輸完這個陽元感覺像兩天沒吃飯一樣,人有點虛。」劉默踉蹌,頭有點暈。

陽元已注,型格開啟。

「wc,好強盛的銀光。」劉默被型格中衝出的銀光嚇到,下意識用右手擋在自己臉前。

這道銀光直接注入劉默的右手手背,進入劉默的身體,再反着陽元的傳遞路徑來到丹田。

陽元化池,封鎖銀光。

當所有銀光傳入劉默體內時,丹田開始翻江倒海,陽元和物質銀光在對抗,十分激烈,但陽元始終是壓制方,只用十幾秒鐘就將銀光牢牢束縛。

「md怎麼這麼痛咧,我今天沒亂吃啥東西啊,這地方能拉屎么~」,劉默捂着肚子疼得在地上打滾,疼得快失去了神智。

當痛感退去,劉默恢復了神智,發現自己手背在閃閃發光,有一種灼熱感。

劉默低頭一看,奇幻的一幕。手背上出現了一隻銀色蝴蝶,這隻由銀光聚成的蝴蝶宛如有生命一樣在不停閃爍着。劉默用手搓了搓,發現這蝴蝶根本擦拭不掉,就像是紋身一般刻印在皮膚上。

「奇了個怪,總感覺有人在看着我。」劉默朝四周望了望,除了腳下霧氣,就是黑色的穹頂。

一道淡藍色人影站立在銀球之頂,在劉銀的視覺盲區處。

虛聲:「差點被這小子發現老夫的蹤跡,看來以後得小心點啊,老夫還不想現在就向兩個小娃表露身份。」

浮虛做了一個收勢,手指朝掌心內合,周圍霧氣如雪崩,瞬時朝**湧來。

「wtfk,這又是怎麼了,救、救命」劉默雙眼一昏,失去意識……

第二天早上,劉默醒來,看到手背處的銀色蝴蝶:

「我該不會還在做夢吧,這蝴蝶怎麼還在我手上。」

劉默起床走出房門,看到老爹正在收拾行李。

「老爸,你看看我的手背有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沒有什麼奇怪的啊,怎麼了。」

「沒有沒有,應該是昨晚睡覺時壓着了有點麻。」劉默心中驚訝:「老爸居然沒看到手背上的圖案,難道只有我能看到不成。」

「對了,風箏!」

劉默趕緊拿出破損風箏,正當他右手觸碰到風箏的瞬間,奇幻一幕出現。

只見劉默手背上蝴蝶形狀銀光漲出,融入到風箏上破損的地方,殘軀的風箏竟然在慢慢復原!

斷了的兩根支撐骨慢慢的又連接在一起,破了的翅膀口子在一點點的縮小,就連顏色圖案都復原得一模一樣。

劉默被震驚得無法用語言表達了,這也太逆天了吧!

一分鐘後,風箏煥然一新,蝴蝶重生,銀光也停止輸送,激動壞了:

「這就是外公所說的物質構造的能力啊,nb!」

劉默匆忙吃完早飯,背上書包拿着成功復活的蝴蝶風箏,直奔吳依家。

來到吳依家門口,吳依還在吃早餐。劉默迫不及待的朝冷依揮了揮手,激動得大聲呼喊:

「吳依,快出來,我把風箏修好了!」

「你吼那麼大聲幹什麼么嘛,沒看到我在吃飯么。」,吳依沒好氣道。

劉默啞然失笑,嘴角微微抽搐。

等吳依吃完早餐出來,一眼看到劉默手中的風箏,眨了眨眼,有些吃驚道:

「這麼快就修好了?」

劉默將風箏遞給吳依,小妮子越看越覺得不科學:

「這怎麼連一點痕迹都沒有。」

「嘿嘿,我可是花了好大功夫修了好久才修好的,和新的一樣吧沒錯吧,你就說厲不厲害。」,劉默毫不掩飾得瑟的表情。

「總感覺你耍了什麼心機,算了,能修好就好。咦~,你的右手手背上怎麼有隻蝴蝶在發光?」

劉默眉毛一挑:「啊?,你能看到我的手在發光啊?」他沒想到冷依這小妮子能看到他手上的銀光,因為從家裡到吳依家一路上遇到幾人,但他們都沒覺得劉默的手有什麼異常。

「這、這是熒光粉呢,沒什麼。」劉默找了個借口搪塞過去,心中想起一些事。

「發什麼呆呢,喂。」,吳依揮了揮手。

「嘿嘿,沒事沒事,有點困了。我都幫你修好風箏了,現在那套機甲卡牌就名正言順的是我的了。」

「給你就給你,本姑娘實說話算數。」

「哈哈,多謝吳千金你的慷慨相讓了。」

「走啦,上學去。」,吳依轉身回家背上書包。

路上,劉默一臉笑眯眯的說道:「要不我把裏面的女角色卡片賣你,一張10塊錢就好,絕對值。」

「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