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對青梅竹馬強得離譜》[這對青梅竹馬強得離譜] - 第7章 銀光造物

再說劉默兌換完卡片回家,手上如抱着傳國寶貝,笑到耳邊。

「老爸!,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劉默驚喜的發現在城裡打工的老爹回來了。正坐在飯桌旁喝着啤酒,神態有些疲憊,衣服上有工地上的粉塵污跡,看樣子是工作累壞了。老爹看到兒子回來,頓時來了精神。

「兒子,一個月沒看到老爹,有沒有想我啊。」

「有啦有啦,老爹你身上汗臭味好重啊,趕緊洗澡去。」

「不急,老爹先給你看些好東西給,給你個驚喜。」

「什麼好東西?」,劉默挑了挑眉,一臉期待。

老爹起身從角落裡搬出一大袋子球類用品:籃球,足球,排球,網球啥都有。

劉默驚訝:「哇,這麼多球,爸你哪來的。」

「老爹我最近在一個學校里裝修,那間學校的運動室要重建了,這些舊的器材都不要了,老爹知道你這孩子天生好動,就花二十塊錢買下了。」,劉默聽到城裡學校動不動就把好好的器材都扔了,有點詫異。

「謝咯老爸,不過這麼多我也玩不來,我明天拿些送給宏仔和波仔吧。」

「這樣想就對了兒子,有好東西能和朋友分享,老爹我很欣慰啊,這一路流的汗值了。」

「辛苦了,爸我給你表演個絕活。」

只見劉默拿起兩個排球就往自己衣服塞進去,頓時風情萬千~

「你這臭小子,好的不學學壞的,看我不抽你。」

「哎呦,別打了,我錯了我錯了,饒命啊爸……」

……

劉銀老爹洗澡出來,看到兒子正在摘菜,咧嘴一笑:

「今晚就讓老爹給你做頓好的吧,平常讓你一人在家,還得自己做晚飯,委屈你了兒子。」

「沒有啦,我都十三了……」,劉默笑得有些勉強。

二十分鐘後,劉默老爹做完晚餐,三菜一湯,光看色澤就把劉默饞壞了。

七點的傍晚,太陽還在地平線上,赤紅,如鹹鴨蛋黃一般,劉默兩口一個。

父子倆邊吃邊聊了起來:,經典問題提起:「兒子呀,最近成績怎麼樣咧?」

劉默停住了筷子,有些發尷,支支吾吾道:「嗯,還算湊合吧,在班裏面中游徘徊。」

劉默老爹微微皺了眉,語重心長道:「得再用點心學習啊,我們老劉家可就剩下你一個讀書的獨苗了。」

「知道了,爸。」

「兒子,你要記住知識是可以改變命運的,我和你媽就是吃了讀書少的虧啊,從十幾歲起就開始打工掙錢,但到底是窮人的命啊,哎。」,劉默老爹嘆着氣,本是不想在兒子面前露出成年人的辛酸,但話到喉處情難掩。

劉默抿了抿嘴,語氣堅定道:「爸,你放心,我會努力的,我一定會掙好多好多錢,讓你和媽好好享福的。」

劉默爸爸喝了一口啤酒,笑了。

……

這一晚,父子倆久違的聊得酣暢,聊得深沉。

「行,碗筷我來收拾,你完洗澡做功課去吧。明天還用上課,就早點休息哈。爸爸我明天還要乘早上城,可能要等下個月才能回來。」,劉默老爹話中帶疚。

「沒事,爸你也早點休息。」劉默老爹摸了摸劉默的頭,感覺兒子長大了。

洗完澡後劉默坐在書桌椅子上,又拿出今天得到的至臻,把玩起來。

「厚禮蟹,越看越帥,這紋路這質感,嘖嘖嘖~不過就是吳依的風箏有點難處理啊……」劉默一想起那倒霉風箏就頭大,自己哪有能完美修復的能力。

草草寫完作業後,劉默上床閉眼,但沒睡,心中有事:

「銀球啊銀球,你如果能讓我復原吳依的風箏就好了,如果你能讓我有捷徑變成富翁就好了,有錢人真自在啊……」

想着想着劉默困意襲來,睡著了。一陣微風從窗戶穿進,化為一道淡藍色身影。

「都要成為物質構師的天選之子了,還只是想着撈錢,膚淺啊小子。萬事開頭難,罷了罷了,老夫就先幫你開個頭吧」,聲音虛浮但悠長。

浮虛法祖手起一訣,伸手在空中一抹,便憑空出現了一本發著金色光芒的靈質體書,再將自己腦海中關於物質能力的使用技巧灌入書中,書有靈,陽元可驅。

浮虛一點,靈質體書往一個方向飛去——冷依的蝴蝶。黃金書懸浮在風箏之上,書頁翻動,定格在一頁。然後那一頁就從書中分離,徑直飛入劉默腦海中,主體落入那個木匣子中。

「就幫你到這了,接下來全靠你自己的造化了,可別讓老夫失望了,老夫還得靠你打破這天地之束縛呢,哎……」,浮虛心累。

劉默又入虛境,霧氣和昨天相比淡了很多,換個說法是銀球的光芒也強盛了。劉默感覺心中有強烈的**要去執行一件事,迫不及待的撕開霧幕入上星階。

就當劉默踏上圓台之時,黃金書書頁如一隻信鴿,精準落在劉默身前。

「what,啥子玩意,這裡怎麼會有書頁?」,劉默撿起書頁。

:請用右手觸碰銀球第六層到第九十六個型格,念此口訣。

「吾欲復之物,主陽星之序#,副陰星之引¥%+,以我陽元為祭,賦我創物之力。物為永恆,浮虛最帥。」

「這最後一句是什麼意思,感覺怪怪的。」劉默皺眉,很是不解。

劉默還是按照書頁上的指令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