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對青梅竹馬強得離譜》[這對青梅竹馬強得離譜] - 第6章 青梅竹馬(2)

混混,劉銀低頭小聲道:

「你快起來,回去學校門衛帶人來,我和陳宏牽引這幾個混蛋。」

「你小子想出風頭是吧,兄弟幾個給我打。」

「陳宏,分開跑。來人啊,有人搶劫啊,**叔叔快來啊!」

林波眼中有淚,從地上爬起後急匆匆跑向學校大門,用比平常大了幾倍的語氣泣聲道:「謝謝你們!」

最後劉默和陳宏成功把幾個小混混引到學校前,被學校門衛和保安一網打盡。劉默跑得快沒被傷到,陳宏則皮糙肉厚,被踢了幾腳也沒大礙。

「陳宏,挺有膽量的,你這個哥們我交了。」

「哈哈,劉默,你小子挺機靈的,那以後就是兄弟了。」

林波從那一次起也變了一個人,沒有像以前那麼軟糯,主動向劉默和陳宏倆人敞開心扉,三人友誼就此結下。

陳宏平常說話大大咧咧的,嘴還臭,喜歡到處沾花惹草,平常在學校不是玩鬧就是睡覺,純屬混子一個,但對待朋友講義氣也是實打實的。

而吳依對陳宏和林波來說就像是大姐大,兩人經常看到劉默在冷依面前經常吃癟,得出一個結論——這女的惹不起。

有一次劉默、林波和陳宏三人在吳依家旁邊的一片空地踢皮球。劉默一個漂亮的130度的澄城波直接把球踢到吳依家樓頂,有東西應聲倒地,三人面面相覷。

劉默剛想硬着頭皮去吳依家拿回球,就見吳依氣鼓鼓的抱着皮球走出來。對着三人怒呵:「是誰踢的?踢得這麼准,把我家樓上的鸚鵡籠子踢壞了。」

劉默一臉尷尬的撓了撓頭,小妮子看到是劉默踢的,臉色一轉,轉為令劉默心裏發寒的笑臉,陰陽怪氣道:

「厲害啊,這球踢的挺准啊。」

「嘿嘿,還行還行,我真是不小心的,不好意思哈。」

「我看這球有點髒了,要不我拿去池塘邊幫你洗一洗唄。」

劉默有點疑惑:「不用了,你還給我就行,我不怕臟。」

吳依不容劉默拒絕,拿着皮球徑直往村裡池塘方向走去。

「喂,吳依,真的不用了,喂……」,劉默小跑跟上去。但吳依沒再吭聲,來到池塘邊,對着天空毫不猶豫的小手一拋,將球扔進池塘,砸起水花。

林波和陳宏都看懵了,沒想到吳依這小妮子居然這麼狠,雷厲風行。劉默在兩個兄弟面前丟了大臉,想找回場子:

「吳依你過分了啊,我都和你道歉了,有必要做這麼絕?」陳宏也想站出來給兄弟助威,但只是被吳依瞪了一眼,就立馬認慫了,噤若寒蟬。

吳依冷笑一聲,翹起嘴角:「劉默你最好找東西把球撈起來吧,不然你的小皮球要被大鵝給帶到對岸去。」然後頭也不迴轉身就走,把劉默氣得夠嗆,跳腳罵娘,咬牙切齒:

「okok,你給我等着~,吳依!」

三人在附近找了根大竹竿,費了老大勁才從池塘里撈起皮球,劉默還差點掉入池裡。

還有一次四人玩抓迷藏時,陳宏惹到村裡一條流浪的惡犬,追着他狂吠了半個村子。劉銀上去解圍,拿起一根木棍趕走瘋狗,但沒想到它還有狗友,直接召集了附近一群流浪狗將兩人圍了起來。

就當兩人被逼到角落,退無可退時,冷依及時救場。只見小妮子小腳一跺,怒聲道:

「走開,不許傷害這兩人!」,然後幾隻惡犬就如同遇到抓狗大隊一般,停止吠叫,眼神中有畏懼,悻悻然離開。

……

劉默有時也感覺奇怪,明明和這小妮子相處時,十次有九次是自己吃了虧,但就是對這小妮子反感不起來,甚至有時候一兩天沒見到吳依心裏就感到一絲絲的落寞。

而且最近這種想和吳依呆在一起的情感越來越強烈,好像她身上有一股吸力,讓劉默就是不由自主的想靠近。

劉默心裏納悶:「難道傑個就斯是愛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