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對青梅竹馬強得離譜》[這對青梅竹馬強得離譜] - 第4章 我叫劉默(2)

小腦袋四處望着菜市場中的鬧象,五花八門的攤子、店家,聽着小商販的呦呵聲、精明大媽們與攤主的討價還價聲,聞着附近一家炸芋頭蝦餅的香味、鹵鵝店的滷水香味。

市井生氣滿滿,樸實平凡的百姓生活在小劉默心中留下一筆彩色的妝,是童年為數不多的溫馨時刻之一。

外公閑來無事時會教小劉默認識藥材,指着藥箱中的藥材講解:

「外孫啊,這味葯是桂枝,能發表解肌、溫通經脈、通陽化氣;這是白芷,能散風解表、通竅止痛、燥濕止帶、消腫排膿、止癢;還有這紫色是的是紫蘇……」可惜劉默對這些藥材壓根不感冒,一直在打哈欠。

外公有時也時常會和劉默講些附近鄉里的奇聞軼事,這是劉默最喜歡的part。

「劉默啊,你知道我們隔壁賣雞的蔡大爺為什麼這兩天沒來么?。」

小劉默搖了搖小腦袋,眼神中充滿好奇。

「嘿嘿,這蔡大爺家裡出了怪事,他家一隻養了兩年半的公雞下蛋了,這事傳到十里八鄉都知道了,都有人出大價錢向蔡大爺買這隻雞,但……」

外公講得很是生動,眉飛色舞,唾沫星子不時從嘴裏闖出,劉默聽張大嘴巴都忘了合上。

當有病人來看病時,外公立馬兩眼一精,笑臉迎人,開始秀操作。望聞問切一套常規流程下來之後,外公便和客人信誓旦旦的保證着:

「放心好了,只要按時服藥,三天之內病症除,七天病根除病。」

「真的有這麼神乎么,我怎麼上次聽隔壁村的楊大夫說你以前把一人治成精神病呢?」

「無稽之談,他這是毀謗,毀謗啊。他那老渾兒騙人騙財,到處吹自己會高科技的治療方法,就是拿兩根低壓的電線口子就往人身上懟,這不胡鬧么……」

外公說起那個楊老頭來是狠得眉毛豎起,年輕時的恩怨是一部分,恨這楊老頭假醫害人頗深是主要。

……

外公會一門獨門奇技,起葯訣。劉默每次看外公起葯時兩顆眼珠子瞪得像銅鈴,真的是讓人嘆為觀止。

外公抓藥時,雙手張開放在藥材上方,凝思一會思量着要用什麼葯,要下多大的量。接着抖了抖衣袖,開始節奏緩慢的吸氣吐氣,嘴中還念念有詞,神似電視劇中老道真人在運功的操作。

「葯有靈,靈有心,起!」

神奇的一幕便出現了,只見幾種藥材像是金屬被磁鐵吸住一般,被外公的手掌吸起一層,再順着外公的動作牽引到黃素紙上,擺放均勻,分量精準。

因此外公從來用不着葯秤稱葯,顧客看得嘖嘖稱奇,連聲叫好 。抓完葯後外公深深呼出一口氣,滿臉得意。

「外公外公你什麼時候可以教我這一招啊,我想學。」

「等你把醫書上三百味葯都認全了,外公就教你。」劉默聽到要認藥頭就大,只好作罷。

外公平時為人和藹,談吐風趣,平常沒事時還喜歡練字,彈幾首二胡小曲,泡茶聽戲,生活素雅。閑得沒事時還會做一些木製的奇巧物件給劉默玩,在幾個外孫中最是疼愛劉默。

外公對劉默很寬心,平時小劉默淘氣打翻東西甚至踩壞藥材時也不生氣。但外公有一神秘木匣子,一直鎖得緊緊,從未打開,劉默更是連碰都碰不到。每當劉默好奇靠上前看着外公擦拭匣子時,就會被外公嚴肅的斥開,說這裏面放的是有毒的藥材,小孩子不能靠近。

但有時候大人越嚴令警告的事,小孩子就越想去觸碰,更別說劉默這好奇心有幾斤重的小毛孩。

有一次劉默趁外公和外婆和幾位老太太,偷偷溜進外公房間,搬了兩張小凳子疊起來墊着小腳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取下了木盒。

劉默拿着木盒子卻打不開,沒鑰匙。這生着銅銹的鎖頭,讓劉默急得撓頭。就在這時讓劉默永生難忘的一幕出現。

只見木盒子突然震動起來,銅鎖噼里啪啦作響,像是盒子中有東西要衝出來,嚇得劉默後退兩步,鬆開手將盒子摔在地上。

砰的一聲響,鐵鎖被撐爆,從盒子中飛出一顆閃耀着銀色光芒的銀球。銀球精緻到恐怖,鏤空外表是密密麻麻的雕刻。

銀球如有靈性一般圍繞着劉默來回飛動,像是在向劉默表達喜悅,而且自身在快速旋轉着。

劉默都看得呆住了,心想這是什麼奇特玩具,居然還會飛!

小銀球慢慢懸浮在劉默額頭正前處,慢慢停下旋轉,銀光暴漲,劉默被閃得下意識閉上眼,然後就感覺一陣暈眩,獃滯住了。

就在這時,在劉默身後,一道淡藍色身影驟現,浮虛法祖已經等待這一刻多時。

「小傢伙,你要好好珍惜這份力量,老夫希望你就是那位能拯救宇宙命運的繼承者吧。」

浮虛朝着銀球凌空一點,銀球脫離出一道和本身一模一樣的靈質體飄向浮虛手指尖。浮虛看着劉默稚嫩的臉龐,微微一笑,將物質之力輕輕彈指直入劉默的命門。

物質構師,從此誕生。

三百年後,七星環第二階上,物質法祖戰死,黑影之主看着只剩孤身一人,還在重力板上睡覺的宇宙大帝,癲狂大笑。

「原來你已經想要將宇宙拱手相讓了,那我就不可客氣了。」

正當黑影之主即將踏上第一階時,身後虛空甬道撕開,一人腳踏銀光而來,翻手覆星環。

「你是誰?」黑影之主停下身影,心頭一顫。

「我叫劉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