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對青梅竹馬強得離譜》[這對青梅竹馬強得離譜] - 第4章 我叫劉默

劉默將這兩隻奄奄一息的風箏扔到家門,轉身火速跑去小賣部,兌換壓箱底寶貝。

在劉默的矚目下,小賣部阿姨一臉肉疼的取出一隻外表精緻的禮盒,碩大的包裝,裏面平鋪着二十四張金色卡片,夠講究。

劉默看得眼睛都直了,這在學校可是身份的象徵。接過盒子驚聲道:「哇!金色傳說,全月西小學小賣部僅此一套,哈哈~,夠我炫耀大半學期了。」

劉默家是農村最常見的一層半磚瓦房,寒酸。

劉默爸爸上城打工,一個月回來一兩次,工資不高但每天要爬的工人梯子卻很高;媽媽則在附近的紡織廠上班,早八晚九,累死累活 一天還沒賺到89塊。爺爺奶奶又得忙着種田養牲畜,所以劉默從小是外公外婆帶着,上了五年級後就開始獨立生活了。

劉默這孩子衰是真的衰,頑強是真的頑強,所以陳宏才會喊他小強,從一歲到七歲,是劉默最為悲催的一段人生。

一歲時劉默出生,剛出來時就喘不上氣,窒息了四分鐘,臉都發紫了,在醫生搶救下才哭了出來。

兩歲那年,劉默被毒蟲子咬了,重度過敏,差點撲街,但來的快好得也快,兩天就又恢復正常。

三歲時,劉默從家裡樓梯上滾下來,家裡樓梯階子都是鋒利的粗石塊,摔斷了鼻子,重度腦震蕩,當場暈厥。令醫生都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半天后劉默就清醒了,兩天後臉上的傷疤癒合,鼻樑骨也奇蹟般的自己挺起。

四歲那年劉默經常頭暈,到醫院一檢查查,在頭部下長了壞東西,這可把父母急壞了,東拼西湊了兩萬塊錢給劉默動手術,手術很成功後。劉默在病床上躺了幾天後又和沒事人一樣,活蹦亂跳起來。

五歲那年出車禍,兩塊膝蓋骨都偏位了…,肋骨斷了幾根,一隻腳掌可以說被車壓扁了,但只用半個月就好了,滿村子裏跑,跑得比以前還快。

六歲那年,去河裡游泳時誘發了心臟病,還好被吳依看見,第一時間喊來村裡的大夫給劉默做急救,晚幾秒鐘可能就寄了,又是在醫院呆了幾天後就出院了。

七歲那年得了肺炎,咳嗽得出血,連續幾天咳得沒法睡覺,但還是熬過去。

七年七劫,人們只知道劉默很衰。沒有人發現,每當劉默生病之時,他的丹田之處會有金色光芒浮現,宛如漩渦。

直到七歲之後劉默才脫離霉運,成為一個正常小孩。而他這那頑強的生命力成為村裡的一株怪談,劉默父母對此是哭笑不得。

劉默也很愧疚,幼小的心靈早早就蒙上一層灰,病態的灰。覺得自己給家裡帶來沉重負擔,很對不起父母,所以很早就學會照顧自己了,窮人孩子早懂事。

劉默外公是個拜醫攤子的老郎中,有點小禿頂,慈眉善眼濃眉鶴髮。醫術也精湛,經常對顧客講述自己的醫術是年輕時偶遇高人指點,比天還高的高人。而外公的個人經歷也和外公十分的相似,說難聽點就是血條厚如王八。

十五歲時進山採藥跌入谷底,全身摔得不成人樣,但遇到高人相救,七天就康復自己走回家。

二十五歲時被叫去服兵役,參加收復戰爭。身上中了三槍,一槍更是擊中了胸口,但最後還是奇蹟般的被救活,半個月便可下床工作。

三十五歲時為了救一個掉入洪水的小孩差點被淹死,在水中泡了一天一夜人還活着……

四十五歲,雨天時觸電,頭髮都焦了一半,人只是有點暈……

五十五歲和人去採藥時被毒蛇咬了,全身的血換了一半……

六十五歲時由於經常抽煙被查出肺癌,但劉默外公為了省錢,每天只是堅持喝自己調製的葯湯,最後真的戰勝肺癌,成為奇蹟。連電視台的記者都來採訪,劉默外公只是說他運氣好。

十年一次的天劫,總共六次。劉銀外公每被人問起自己不是招了邪晦之物時,都笑而不語,說這是命數,自己習慣了。

外公外孫倆的命運線交合在劉默八歲時,從這一年起兩人再遇到無天災人禍。

劉默八歲那年,時常跟着外公去擺攤治病。外公的醫攤子就在菜市場入口的顯眼位置,掛着誇大其詞的招牌:

三帖去百病,七貼能救命

早上五點鐘天還沒亮時外公就起床熬制好幾大瓶藥水,再將昨晚整理後的藥材裝入各種藥箱中,將東西帶齊後便和劉默推着小攤車出門。

劉默跟在外公後面,搬着一隻比自己人還高的躺椅,小步子邁得急促,累得氣喘吁吁。

「外公真是的,讓我搬這十幾斤的椅子給他自己享福,重死我了~~」

來到菜市場安頓完畢後,一老一小就開始招攬顧客,只見劉默外公和言煦語:

「嘿,老李啊,來點祛濕茶唄,你那風濕好點了沒?」,外公向隔壁攤位在賣瓜果的李老伯招呼道。

「好多了,你這藥水倒是挺靈效的哈,給我來一碗,七分就行,苦死了。」

「好咧,三塊錢,第二碗半價哦。」

……

「買菜呢桂妹,要不要來點養顏茶啊,早上剛煮的,熱騰着呢,喝了立馬年輕十幾歲,你老伴看你就像新婚時一樣。」

「好啊鄭伯,您可真會招客~」

……

小劉默唯一要乾的活就是在一旁陪笑,有客人來時就清清嗓音,露出殘缺的牙齒:

「伯伯好~阿姨好~」

「叔叔再見~奶奶您慢走~」,甜甜的嗓音給顧客留下好印象。

當沒顧客時,劉默喜歡歪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