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對青梅竹馬強得離譜》[這對青梅竹馬強得離譜] - 第3章 有緣千里(2)

p>陳宏穿着大花褲衩子沒想到自己,鉚足勁沖得最快,卻是最後一個起飛,氣得夠嗆。

吳依這小妮子確實厲害,順着風向邁着小步子,頭上扎着小馬尾一顛一顛,腳上穿着涼鞋但跑起來不比也幾個男生含糊。

林波則是閑庭信步,壓根不急,扭一扭線,轉個方向後就站着不動。而陳宏已經累癱了,跑得最快,也萎得最快。

幾分鐘後,幾人的風箏線已經抽走了大半,比賽進入白熱化階段。風箏飛得越高阻力越大,三個人開始感覺有點難控制住手中的線。

吳依的小蝴蝶看似柔弱實則堅韌,小小身軀在風中不停搖蕩,與風較勁;劉默的雄鷹看似厚實,在天上迴轉翱翔,其實已經快到極限。而隨着高度上升,林波和陳宏兩人的風箏開始搖搖欲墜了。

又是一陣風,吳依的小蝴蝶借勢加快上升,幾個眨眼已經離劉默的雄鷹只差幾個身位,正當劉默震驚之時,旁邊傳來陳宏的哀嚎。

「不~~~,我的風箏,15塊錢就這麼折了,rnm的小賣部老闆,退錢!」陳宏癱坐在草地上,神情獃滯,看着天上癟了的籃球,成為第一個淘汰者。

噩耗頻傳,林波的三角魚風箏解體隕落,林波有些喪氣,看來魚確實不適合在天上飛。

比賽進入決勝局,正當劉默瘋狂抽線,和吳依比速度時,異象突發。

一陣大得離譜的怪風伏地捲起,夾雜着風沙草屑四處亂飛,四人都捂着眼睛,被風吹得身子都站不穩。

半空中,一道淡藍色身影如幽靈般突現在劉默的風箏前,那人袖子輕輕一揮,劉默的風箏如有意志般往吳依的風箏飛去,兩隻風箏纏繞起來。

「兩個小傢伙,就讓老夫給你們牽牽線吧。」

浮虛現身,臉色帶着五分猶豫,六分期待,七分激動。風戛然而止,浮虛退到雲邊,一閃而逝。

地面上恢復平靜,塵埃落定。

「cao,哪裡來的怪風,呸~」劉默嘴裏進沙,吐了幾口唾沫,又揉了揉眼睛,被這陣風吹得有點懵。

劉默突然想起自己兩手空空,風箏跑了~

「不好!」

劉默和吳依同時抬頭,兩隻風箏纏繞在一起,如同老鷹戲幼蝶。

「劉默,快把你的風箏拉走。」

「不行,纏得好死啊!」

劉默用力一拉,沒想到這一拉兩根線都給拉斷了,失去控制的兩隻風箏在半空中螺旋式下墜…

「我的風箏!看你乾的好事!」吳依又急又氣心又痛,跑上前接住她的斷線風箏。但還是慢了一步,小蝴蝶重重的摔在地上,當場夭折。

劉默的老鷹也沒好到哪去,翅膀脫離,鷹頭撞地。有點小尷尬:「是你讓我拉的,這不能賴我啊。」

吳依撿起已經摔得不成樣的風箏,撅了撅嘴:「這可是我表姐送我的風箏啊,劉默你真可惡,剛才的比賽不算數!」,吳依氣鼓鼓說著。

「啊這,不好意思啊,陳宏,小波你們兩個幫我說兩句啊,怎麼都不吭聲說。」劉默趕緊給旁邊倆人使眼色,但倆人攤了攤手,表示不參合這事,這把劉默氣得夠嗆。

「我不管,我給你兩個選擇,把我的風箏修好或者把那套卡牌讓給本姑娘。」

「啊這,我選擇卡片,風箏給我吧,我回去給它動動手術。」

吳依不太情願的將風箏交給劉默,沒好氣道:「好,那你得修得完美如初,不然就不算數。」

「這難度有點大吧,能降低點要求嗎?」

「不能,如果你敢耍賴我就上你家告訴你媽媽你上次在30分試卷上冒簽家長名字。」,吳依嘴角一翹威脅着。

「別,我肯定把它救活,千萬不要……」劉默心裏叫苦不迭,忘記還有這把柄在冷依手上。

鬧劇結束,四人不歡而散。

傍晚的鄉間小路上,劉默獨自行走,心情是又悲又喜。回想起自己從小時起到現在就沒從這小妮子佔到便宜,真是悲催啊。

劉默右手拿着兩隻破爛風箏,黑暗之中,都沒察覺自己手背上微微閃着銀光。

藍星上的一處奇峰險巒之巔,一道淡藍色身影盤坐在一塊黃石之上,背日而坐,披風漂浮,袖子鼓動。

浮虛一聲衝破雲霄:「兩個小傢伙,可別讓我失望,讓老夫好好期待你們的成長吧!」

聲音低沉如鐘鳴,浮虛只渡有緣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