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父親的屍體了,真的》[找到父親的屍體了,真的] - 第一章

低低地喊了句「哥」。
劉寧卻沒有回應我。
「今天上午我們發現了一具屍體。」
我心裏猛地一沉。
「目前懷疑有極大可能性是你的父親白樺林,麻煩你跟我們走一趟吧。」
我愕然地看向楊平,失聲道:「怎麼會呢?」
……在警局,我看到了我的母親。
她看上去很憔悴,目下青黑,髮絲凌亂,看上去比她殺了父親那天還要糟糕。
大概是被恐懼折磨得不能好好睡覺吧。
「媽!」
我跑過去,輕輕抱着她。
「**說找到父親的屍體了,真的嗎?」
母親搖搖頭,沒說話,雙眼紅腫。
直到看到「父親」,我才明白母親的意思。
他的臉被劃花,辨認不出原來的模樣,雙手被齊手腕處斬斷,身上布滿各式的大大小小的傷痕,右腳腳掌只剩下半截,應該是舊傷。
全身上下僅有左腿是完整的。
我難以置信地搖着頭。
「他……」我紅着眼眶,看向楊警官。
「我認不出。
但我爸的右腳確實只有半掌。」
「我們目前也只是懷疑,所以找你來也是希望你配合我們驗一下DNA,順便做個筆錄。」
我連忙點頭。
審訊室的氛圍格外壓抑,尤其是頭頂上「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八個大字。
手邊沒有什麼別的東西,我只好來回攪着手指。
「姓名,年齡,職業。」
「白曄,十八歲,今年剛參加完高考。」
「你父親失蹤了四天,為什麼你不報案?」
「我……」楊隊那雙鋒利得過分的眼睛像是一把刀亘在我的脖子上。
喉結上下滾動,我艱難地開口。
「我爸賭博,仇家很多,為了躲債,十天半個月不回家也是有的。
我以為他只是躲債,就……沒多想。」
楊隊地臉色緩和了一些,想必來找我之前,已經審問過我父親的那些債主了。
「你父親的右腳腳掌是怎麼回事?」
「也是欠債,叫人砍的。」
「你母親不和你們住在一起嗎?」
我搖搖頭:「我高一的時候,她受不了我爸,搬出去了。」
「她一個人住嗎?」
我又搖頭。
「說清楚,不是還是不知道?」
楊隊忽然抬高嗓門,嚇得我一抖。
「不,不是。
她和一個叔叔住在一起。」
「你認識嗎?」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