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神:我成了親女兒的僱傭奶爸》[戰神:我成了親女兒的僱傭奶爸] - 第5章 江都白家(2)

九極堂,就沒有問不出來的秘密。

齊北峰冷冷道:「問出幕後的指使者後,送他下地獄恕罪!」

「是!」

熊渠侍立在一旁。

齊北峰不再多言,注意力全在女兒的身上。

忽然。

齊北峰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拿出手機一看,來電顯示是白芷凌!!!

接通了電話後,還沒等齊北峰說話,聽筒里就傳來白芷凌的聲音。

「齊先生,我在樓下等你。」

白芷凌也不等齊北峰追問,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齊北峰一雙劍眉微微蹙起。

白芷凌剛才去了公司,怎麼突然給他打電話?

難道是出什麼事了?

想到這兒,齊北峰吩咐了熊渠一句:「熊渠,保護好我的女兒!」

「是!」

熊渠垂首領命。

齊北峰離開病房,來到了醫院門口。

白芷凌正靠在一輛寶馬車的車身上,朝着齊北峰招了招手。

齊北峰走了過去,問道:「白小姐,你不是已經去公司……」

還沒等齊北峰把話說完,白芷凌就打斷了他的話:「上車!脫衣服!」

上車!

脫衣服!

齊北峰斜飛入鬢的劍眉微挑,心頭控制不住地微跳了一下。

他的面色卻十分平靜,沒有絲毫旖旎的想法。

根據他得到的消息,自從六年前的事情發生後,白芷凌不僅恨他入骨,而且十分排斥別的男人,絕不可能想跟他這個契約奶爸發生什麼。

瞧見齊北峰面如平湖地上了車,白芷凌好看的柳眉微微一挑,忍不住地問道:「齊先生,你不好奇我讓你上車脫衣服做什麼?」

「我看到車上準備的衣服了。」

齊北峰坐在了車后座的位置上,指了指一旁奢華的服裝盒,問道:「你給我準備了這麼好的衣服,是想讓我陪你出席什麼場合?」

「聰明。」

白芷凌坐進了駕駛座里發動車子,順手把中控台上方的後視鏡折上去,一邊開車一邊說道:「我想讓你陪我回家一趟,見一見我的家人們。」

「這樣吧!」

「我跟你說說我家的情況,我爸已經病逝了兩年,家裡只有我母親、我弟弟和我……」

聽着白芷凌的敘述,齊北峰漸漸對她的家庭有了一個簡單的了解。

白芷凌的母親是一個傳統婦人,有些特殊的興趣愛好。

而她的弟弟有些不成器,吃喝玩樂樣樣精通,唯獨對經商一竅不通。

整個家和父親留下來的公司,都靠白芷凌一個人撐起來!!!

而最近,家族集團想要競標一個項目,可每次競標都連連失利!

因此,家族的長輩們和白芷凌的母親徐映紅,一起慫恿、勸說白芷凌,想讓她嫁給張家三代少爺張冬彥,藉此幫助家族獲得這個項目。

雖然白芷凌沒說,但是齊北峰猜測。

她花錢找一個契約奶爸,不僅是女兒那邊的需求,而且也有這方面的原因!!!

「你也不用太擔心,他們只會嘲諷你,不會對你怎麼樣的。」

似乎是怕齊北峰打退堂鼓,白芷凌安慰道:「你只要忍一忍就可以,我會另外給你報酬的。」

齊北峰的面色冰冷如斯,像是雕塑一般端坐在后座,陽光照在半張臉上,顯得有些陰晴不定,宛如天使與魔鬼縫合體!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