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神:我成了親女兒的僱傭奶爸》[戰神:我成了親女兒的僱傭奶爸] - 第5章 江都白家

「你……你在胡說什麼?」

張小龍的心頭狂跳個不停,色厲內荏地叫道:「你們到底是什麼人?誰允許你們到醫院宿舍樓來的?」

「我現在命令你們立馬離開,不然我可就要喊保安了!」

張小龍一邊放話威脅,一邊要擠開齊北峰,意圖要逃離這裡。

熊渠豈會讓這種人渣碰到高貴的域主殿下?

他當即伸手一推,將張小龍推得踉蹌倒退,「嘭」的一聲撞在門上。

張小龍的神色更加慌張失措,心頭升騰起了一股恐懼之意!

「你……你們要幹什麼?」

張小龍瞪大了眼睛,大聲尖叫道:「來人啊!快來人啊!救命……」

他原本以為,這兩個不速之客會因為他的叫喊聲,而慌張無措地逃跑。

然而。

齊北峰卻絲毫沒有一點動作,熊渠更是站定在原地,用玩味的目光盯着他。

兩人這般鎮定自若的模樣,將張小龍襯托得如同上躥下跳的猴子般,也讓他的喊聲不由自主地弱了下去。

「叫啊!」

「你繼續叫啊!」

「你就是把天王老子叫過來,也是無濟於事的!」

熊渠頓時冷笑不迭,抱着雙手揚起下巴道:「還不如實招來是嗎?」

張小龍畏懼地瞪着兩人,嘴上還在辯解着:「我不明白你們的意思,你們讓我招什麼啊?」

「還有!」

「光天化日之下堵我的房門,你們的眼裡到底還有沒有王法?」

「你們要是再不走,我現在就報警了!」

張小龍知道。

一旦自己全部招供出來,不用齊北峰送他進監獄,身後的少爺也不會放過他的。

齊北峰一語不發,緩緩地轉身離開。

張小龍以為自己揚言報警,起到了震懾的作用,頓時心中暗暗慶幸。

遠遠的。

齊北峰漠然不帶絲毫感情的聲音忽然傳了過來:「我只要結果,不問手段!!!」

「明白。」

熊渠朝着齊北峰的背影抱拳,旋即朝着張小龍打了一個手勢。

兩個壯漢立即出現,凶神惡煞地撲向張小龍。

張小龍臉色大變,掙扎着反抗:「你……你們要幹嘛?」

可在兩個壯漢的面前,他宛如一隻小綿羊一般,根本沒有絲毫的反抗餘地。

張小龍被兩個壯漢強行拖走,只剩下凄慘的叫聲在回蕩不休:「救命啊!殺人了……」

回到病房。

齊北峰坐在病床旁邊,將糖糖的小手放在手掌心,就這麼靜靜地看着這張可愛的臉蛋。

嗯!

很像!

小丫頭長得很像白芷凌,小小年紀就是美人坯子了。

看着在病床上安靜入睡的女兒,齊北峰一雙劍眸泛起了難得的溫柔。

這一幕,要是讓那些敵人看到,非得驚掉下巴不可。

那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竟然也會有如此柔情的一面!!!

「嘎達~」

病房的門被人輕輕地推開,熊渠步履無聲來到齊北峰的身邊,低聲道:「殿下,人已經交給九極堂了。」

九極堂!

九為數之極!

極為極刑也!

納天下極刑於一堂、推陳出新,究極血肉苦痛,精神墮滅!!!

最是擅長折磨精神與肉身的組織,嚴刑拷打不過是小兒科!

只要把人交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