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神:我成了親女兒的僱傭奶爸》[戰神:我成了親女兒的僱傭奶爸] - 第4章 親密(2)

p>齊北峰搖了搖頭,拒絕道:「這是我應該做的,而且也不符合合同約定,你把錢收回去吧!」

這厚厚一沓錢可是兩萬多!!!

而且,這筆錢不算在合同工資內的!!!

他竟然不要?

看着齊北峰眼神中的堅定,白芷凌的神色柔和幾許,對齊北峰的印象又提升一大截。

不過,她還是把錢塞到了齊北峰手裡,滿臉溫柔地看着熟睡的可愛女兒,說道:「這是給你的『活動經費』,我平時工作很忙,女兒就交給你來照顧了。」

「孩子去玩、買零食這些花費,總不能在你的工資里扣吧?」

齊北峰還是不想要。

大夏國西部雖然是五大部GDP最低的,但是西部常年在邊疆打仗,得到了不少戰爭的巨額賠償。

況且,西部多生礦產。

他不缺錢!!!

可他「面試」人設是普通的兵,視錢如糞土也不代表有錢。

因此,他只能無奈地將這筆錢收起來,權當是女兒的零花錢了。

「公司有事,我先走了!」

瞧見齊北峰收下錢,白芷凌提起了包包,不帶一絲猶豫徑直離開了。

她向來如此雷厲風行!

白芷凌前腳剛走,熊渠後腳就走進病房。

他腳步輕盈來到了齊北峰身旁,聲音低沉且陰冷:「殿下,那個可疑的醫生在收拾東西,好像是準備要跑路了。」

「想跑?」

齊北峰的眸子瞬間陰冷下來。

他點上了一根軍區特供煙,朝着醫院宿舍樓走去。

醫院宿舍樓。

三樓307房間中,醫生張小龍正在滿屋子翻找着重要物件,衣物與鍋碗瓢盆等物散落一地,好像是屋子進了賊一樣。

他一邊翻找着重要物件,一邊還罵罵咧咧個不停:「媽的,不是說誰都看不出來中了毒么?」

「我呸!」

「那小子用一眼就被看了出來,還給那個死丫頭解了毒。」

「老子得走,得趕緊走!」

「那小子能看出來中了毒,就很有可能能查到老子的頭上,老子可不想牢底坐穿啊!」

「對了!」

「老子冒着這麼大的風險辦事,必須給少爺打電話,讓他給老子一筆錢,去外面避一避風頭,順便瀟洒瀟洒……」

很快,張小龍就收拾好了行李。

他打開門,正打算逃跑。

下一刻,張小龍的身子就僵在了當場,愣愣地看着堵在門口的兩人。

來人不是齊北峰和熊渠又是誰呢?

齊北峰的眼神冰冷刺骨,宛如黑夜中覓食的凶獸,胸腔中壓抑着一股蓬勃殺機:「緋顏粉是你下的吧?」

「說吧!」

「是誰指使你給我女兒下毒的?」

「只要你說出來幕後的指使者,我可以考慮給你一個痛快!」

齊北峰口中的緋顏粉!!!

狀為白色粉末、無味、易溶於水,是一種超出普通人認知之物!

它的名字聽着像是古人用的胭脂水粉,其實卻是殘忍至極的劇毒!!!

中了緋顏粉的人,心臟和部分臟器會受到極大刺激,超出至少十倍負荷運轉。

等毒發之後,中毒的人會承受巨大的痛苦。

而最終的結果,便是心力衰竭而亡!!!

因此,一般的醫療儀器和手段,根本偵測不出中毒的跡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