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神:我成了親女兒的僱傭奶爸》[戰神:我成了親女兒的僱傭奶爸] - 第1章 奶爸租用合同

「奶爸租用合同第一條,乙方必須保持二十四小時手機開機,方便甲方隨時可以聯繫。」

「第二條,乙方必須盡全力去配合甲方的要求。」

「第三條,倘若需要任何的身體接觸,乙方必須徵得甲方同意……」

江都。

在一家幽靜的咖啡館內,坐着一位身穿OL制服的女人。

女人如月牙一般的鳳眉下,是一雙燦若繁星的美眸,挺秀的瓊鼻、吐氣如蘭的櫻唇,鵝蛋一般的臉頰甚是美艷。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女人的俏臉上始終籠罩着一股冰寒之色。

伴隨着女人每宣讀一條合同內容,坐在對面的男人便誠懇地點了點頭,回應道:「沒問題。」

「甲方簽署人白芷凌,乙方簽署人齊北峰。」

「簽署時間……」

白芷凌一口氣宣讀完奶爸租用合同,抬起了灼灼的目光打量着齊北峰,問道:「你當過兵?」

「是的。」

齊北峰點了點頭。

對於齊北峰的本人,白芷凌算是比較滿意:「既然你當過兵,說明你的人品值得擔保,若是你沒有異議的話,就在合同上面簽字吧!」

「這份工作的具體內容很簡單,只要你冒充我女兒的爸爸,照顧我女兒的生活起居,一個月的薪水是兩萬塊錢。」

白芷凌將合同推過去,聲音略微有些冷清。

齊北峰接過了合同,連看都不看一眼,執筆簽下自己的名字。

看着合同上面龍飛鳳舞的簽字,白芷凌輕輕地吐了一口香氣:「齊先生,只要你真心對我女兒好,以後我還會給你加薪的。」

「多謝。」

「你還有什麼要問的嗎?」

「有。」

齊北峰猶豫了一會兒後,開口問道:「白小姐,恕我冒昧問一句,孩子的爸爸去哪了?」

本來白芷凌的俏臉上還帶着淺淺的笑意,聽見齊北峰問了這麼一個問題,神色瞬間就冰冷了下來:「全天下的男人都有資格當孩子的爸爸,唯獨那個男人沒有資格!!!」

「齊先生,你只要做好你本分的工作,別在我面前提那個男人。」

「可以做得到嗎?」白芷凌的聲音十分清冷。

「可以。」

齊北峰點了點頭,內心無比苦澀。

放在桌底下的手掌已然緊握成拳,指甲深深地嵌入血肉之中,鮮血順着指甲溢了出來。

六年前……

大夏考古隊發掘出一件「至寶」,關乎到大夏國未來百年的國運。

身為大夏第一兵王的齊北峰臨危受命,帶領一支親衛護送「至寶」歸京。

因為隊伍受到了敵國殺手的侵擾,齊北峰將「至寶」交由好兄弟江澤林,先行帶回了江都江家暫時保管。

卻不料。

中途消息走漏了出去,給江家帶來滔天巨禍!!!

一夥神秘人殺入了江家,屠盡江家數百口人,江澤林慘死於神秘人之手。

等齊北峰趕到江都江家的時候,同樣遭到了神秘人的襲擊。

剛剛經歷過一場血戰的齊北峰,根本不是以逸待勞的神秘人對手,要不是親衛們拚死相護,他也無法逃出神秘人的追殺。

中了毒的齊北峰被一名女子所救,因為體內毒素髮作的緣故,齊北峰和女子強行發生了關係,這才僥倖撿回一條命。

之後,西部爆發了大規模的戰爭。

這一場仗打了足足六年,以大夏國大獲全勝而結束。

齊北峰重返江都調查當年的事情,卻意外發現當年救他的女子白芷凌,已經為他生下一個女兒。

他派人去聯繫過白芷凌,希望可以彌補當年的過錯,卻遭到了白芷凌的無情拒絕。

畢竟。

那一晚給白芷凌帶來了噩夢一般的記憶,讓她六年里遭受了無數流言蜚語。

她恨他!!!

她無法去原諒他!!!

可她的女兒生病住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