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鎖》[長鎖] - 第1章 命不好(2)

菜他一股腦基本全包了」,少年去廚房舀了瓢水邊洗邊說。

「摔跤了?他兒子前年不還病的不輕嗎,咋還能考上武校呢?」,婦人捧出雜碎,看了看上面的塵土,一臉心疼的朝廚房說道。

「那哪知道?據說是平頂山上下來了個仙人,恰好碰到就隨手給他兒子治好了,具體怎麼情況也不是很清楚,就是聽他們閑聊來着!」,少年從廚房出來,端着一大盆水放到婦人面前,接過她手中雜碎,放到水中一陣滌盪,「路上竄出來兩隻老鼠,好巧不巧撞我身上了,沒穩住,跌了一跤。我這明天去帶上幾根鋼筋,戳不死它倆!」

「下回注意一點,多大個孩子了,走路別心不在焉的」

少年也不回話,只是用力漂着雜碎,來來回回清了幾次,感覺乾淨了,提起來到院子內一顆棗樹前,奮力舉起掛在斷枝上陰起來,隨後進廚房抓了一把麥麩來到小池旁,一揚手,灑了下去,奈何等了半天,池裡的幾尾魚只在水底下卧着,也不浮頭,少年看的沒勁,拿手在池裡洗了洗,隔身上擦抹幾下,揉着鼻子回到堂屋。

婦人正在拿小秤稱葯,看着孩子進來,隨口道:」鍋里饃饃咋不吃呢?」

「就吃呢。剛想事情忘了」,少年又拐到廚房,再回來時已經嘴裏塞的鼓囊囊的,也不多話,徑直走向裡屋,掀開竹簾,看向屋中床上坐靠着看書的男子道:「老爸,王莊劉培他兒子考上武校了。」

男子五十左右,國字臉,雙髭微厚不長,眼神明銳,聞言把書偏了偏,坐直了朗聲道:「你自打出生就骨血平常,我經年給你分筋開骨也不見起色,恐怕你是走不通武道了。老實娶妻生子讓你媽安安穩穩,別想有的無的。」

少年無所謂的咽着面渣,舌頭在牙齒里劃拉了幾下,確定乾淨了,方道:「聽說是平頂山的仙師治好了他兒子的肺病,還傳了他一句真訣。」

男子把書放下,招招手示意少年坐到床邊,平視了幾秒這個平頭小子,方才緩緩吐道:「明凈馭靈,氣神引津,煉心煉肺,郁道郁清。」

少年聽完,忙閉目端坐,有模有樣的捻訣起勢,將將有那麼一會兒,便睜眼嘆氣道:「咋就仙武皆無命呢?」

男子微揚了揚嘴角,也不搭話,抓起書繼續靠着床頭看起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