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情》[長情] - 10.府內受刑

蘇婉這張小臉算是毀了容,發脹的跟個包子一般,一開始還覺得火辣辣的疼,現在卻只感到了腫脹。春蘭是一巴掌一個響,每個巴掌那是實打實的力道。這仇蘇婉記下了!那自己的父母還沒打過自己,穿越過來的日子,才被下了毒,這會又被這婢女欺負!

慘無人道!

蘇婉打量着四周,暗無天日,原來這古代府邸還真有這地下牢獄!原先見那野史不曾相信,自己如今卻切身體驗了一番。

幸運的是還有一張薄席。蘇皖緊了緊身子,蜷縮在了一起,蹲在席子上面,這地面陰潮,而自己從被褥上拉起,只有薄衣,怕不是先要凍死。

”可是醒了? ”一聲冷音傳來,蘇婉抬頭,仇家春蘭: ”你不用這種眼神看我,你罪有應得,你要知道,什麼人配什麼樣的花,你這種人,前半輩子過的愜意,現在就得遭受報應。 ”

”春蘭,我不計較你之前做的事情,你告訴我,發生了什麼! ”蘇婉問道,她可不想被整的不明不白!

”呵呵, ”春蘭彷彿聽到了笑話: ”蘇婉,現在不是你計較不計較我,而是將軍府計較不計較你!來人!這毒婦醒了,指刑伺候,告訴她好好管住自己的手! ”

”什麼意思? ”

春蘭喝道: ”這是將軍府教你做人!掌刑讓你管好自己的嘴,指刑讓你管好你的手,這指刑完了,還有杖刑,告訴你什麼位置你不該坐!別想着暈了過去!將軍吩咐,讓你清清楚楚的受刑,看見沒! ”說著伸手一指,身後三個大桶矗立: ”給你準備的,冷窖的水,專門給你提提神! ”

這一番話下來,蘇婉可算見識了個通透,自己是做了什麼?值得這將軍府如此虐待自己,內心涼的冰透,從沒見過這樣的狠人。

”你們還有沒有王法了! ”蘇婉說話明顯底氣不足。

”王法?這裡是將軍府!這就是將軍府的法! ”春蘭成了正義的使者,而矗立一邊的大漢早就磨刀霍霍,竹籤木板直接就往蘇婉這個女子手上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