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意陸晉》[雲意陸晉] - 雲意陸晉第5章

無論有多難,他都會去博得雲意的原諒。
自從雲意兩年前去了美國的斯坦福大學後,就把他所有的聯繫方式都拉黑了。
陸晉也嘗試過使用新的號碼去添加雲意,但云意就像是知道是他似的,每每迎接陸晉的,都是再一次的拉黑刪除。
無奈之下,陸晉只得求助夏安安,想要從她那裡知道一些雲意的近況。
起先,夏安安本着絕不出賣自家閨蜜的原則,拒絕向陸晉透露任何雲意的消息。
但後來,陸晉求她的次數多了,而他也的確是一副痛改前非的樣子。
身邊不再有無數女生圍繞,深夜也常常買醉。
畢竟還是有些血濃於水的親情在,陸晉又向來對她很好。
於是思慮再三,夏安安看他可憐,還是偷偷的出賣了雲意,透露了一些雲意的近況給陸晉。
這兩年來,陸晉無法直接聯繫到雲意,便養成了寫信漂洋過海寄過去的習慣。
每個月,陸晉都會寫一封洋洋洒洒的長信,寄到雲意所在的學校。
雖然他並不知道雲意有沒有看,但他卻還是雷打不動的每月做着這件事。
彷彿是要告訴雲意,他對她的執着與情深。
台上的雲意演講完畢後,便坐在了前排提前給她預留好的座位上。
見雲意在觀眾席的前排就坐,陸晉此時也不急着走了。
他沒有回到自己原本的座位,而是就在最後排找了個視角好的,能看見雲意的位置,頌婷的坐了下來。
這段時間,陸晉回學校的次數屈指可數。
如果不是因為畢業在即,有很多資料和檔案需要他本人親自辦理,按照他的性格,在論文答辯結束後就會立刻搬離學校。
因為他不常出現在學校,因此,他更不可能知道這次的優秀畢業生代表居然是雲意。
別說她了,就連夏安安剛剛看見雲意出現,都震驚的捂住了嘴。
她們三天前剛通了電話,雲意說她起碼還需要半個月的時間才能完成在斯坦福大學那邊的交接流程。
對於雲意的話,夏安安向來都是信以為真的,所以此時見她不過三天時間就出現在了京北大學的大禮堂,甚是驚訝。
雲意一走就是兩年,而且這兩年來,她一次也沒有回過國。
兩國之間交通算不上便利,距離又非常遙遠,來回一趟需要耗費很長的時間。
對於雲意來說,時間就是她最重要的東西,所以她把所有的課餘時間都拿來去她心儀的公司和崗位實習,這才拖了兩年才回國。
陸晉坐在禮堂左側的最末端,一眨不眨的凝望着雲意的側臉。
兩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很顯然,他們都變成了比兩年前更好的樣子。
這時,禮堂外有好幾個人捧了花束,熙熙攘攘的走了進來。
畢業季,學校附近的花店向來生意紅火,無數的師生和同門之間都會互贈花束,聊表美好的祝福,祝願對方能像盛放的鮮花一樣,前程似錦。
見狀,陸晉也突然反應過來,兩年之後的重逢,他也是該給雲意送上一束花,來祝賀她順利畢業。
說起來,陸晉雖然曾經遠流放礦的名聲在外,但多半是靠着他這張顛倒眾生的臉,他其實從來沒有主動為哪個女生做出過什麼浪漫的行徑,就連最普通的買花送花,他都沒有做過。
所以當夏大才子出現在京北大學附近最大的花店時,他終於犯了難。
陸晉從來沒有過追求女生的經驗,所以他根本不知道該送雲意什麼花才好。
不過,雖然他不懂花,但卻覺得送千篇一律的紅玫瑰花束,有些過於普通了。
而且憑着他對雲意的了解,雲意不像是會喜歡大捧紅玫瑰的人。
見他猶疑再三,花店老闆終於看不下去了,走上前來,問道:「同學,是要買花送人嗎?
想買什麼樣的?
這裡是我們固定的款式,你也可以挑選具體的品種,或者是有什麼心儀的色調,我們可以幫你搭配獨一無二的花束。」
老闆的話點醒了陸晉,他連忙說道:「那就拜託老闆幫我搭配一束吧,我不太懂這些。
價格不是問題,好看就行。」
「至於色調的話……就以橙色調為主吧。」
因為陸晉忽然想起,從前雲意在他身邊的那些日子,她總愛穿些暖橙色調的衣服,一如她這個人一樣,能給他帶來無止境的溫暖。
陸晉捧着花束在校園裡走的時候,一路上引來了很多人側目。
這兩年陸晉雖然痛改前非,不再交往新的女朋友,但他的名聲卻並不比從前小。
畢竟,這所學校里,無論是老師還是學生,甚至是新生,都沒有人不認識陸晉。
他這樣擁有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