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起風隨》[雲起風隨] - 第6章 愚者

酒喝完了,令狐恨四站起身來,撥出腰間佩帶的墨色長劍,劍長一米二,沒有劍尖,像是一把墨色的直尺,劍的周身有一種厚重的正義感,令狐恨四對李雲起說道:「這柄劍叫正邪,這柄劍不是墨家巨子的劍,而是獨屬於我的劍。能驅散幻覺,分辨忠奸,分清謊言和真相,沒有什麼東西能夠欺騙我。」

「所以我知道你是被冤枉的,你說的都是真的。」

令狐恨四臉上露出了糾結的表情,「你現在是清白的,可是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做了壞事,我也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辦?如果我把你交給法庭審判,你必死無疑,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

李雲起握住正邪的劍身,沒有被劍劃傷,李雲起對令狐恨四說道:「你看,只要你知道我是清白的,我雖死無憾,如果你有一天能夠看見我的父母,麻煩你告訴他們,他的兒子不是殺人的惡魔,他是被人冤枉的。」

李雲起把自己隨身攜帶的父母照片給了令狐恨四,令狐恨四接過照片定睛一看,頓時瞳孔驟縮,用極細小的聲音驚訝地說道:「怎麼會是他們兩個?」

李雲起看見令狐恨四神情有點不太對。出聲詢問說道:「令狐大俠,難道你認識我的父母嗎?」

令狐恨四神情馬上恢復正常,淡淡地說道:「不認識,我怎麼會認識你的父母呢?我常年斬妖除魔,四處奔波,又怎麼會跟你的父母有交集呢?」

李雲起總覺得令狐恨四有所隱瞞,還想再追問下去。

令狐恨四把正邪收入鞘中,望了望天空,太陽已經完全出來了,說道:「時間不早了,該去法庭了。」

李雲起立刻拋下手中的酒葫蘆,踢了一腳已經爛醉如泥的閆如海,站起身來說道:「閆公公酒量真的差,還不如我一個高中生,算了算了,誰讓人家是最後贏家呢,人生得意須盡歡呀,該醉的時候還得醉!」

「我李雲起赴死去了。」李雲起抬頭對着太陽說道。

李雲起往前大踏步地走,令狐恨四也實在是不想打斷李雲起的豪邁氣魄,但是他還是不得不出聲說道:「你走反了,法庭在後面。」

李雲起剛升起來的豪邁氣概,頓時就萎了,尷尬的說道:「這個,我也不太清楚法庭在哪裡?畢竟我也是頭一次,還請令狐大俠多多包涵吶。」

李雲起轉身往後走,突然令狐恨四用正邪刺穿了李雲起的心臟,李雲起一臉的不可思議,看着自己胸膛上的長劍,緩緩倒地的瞬間視線模糊地看了一眼令狐恨四,發現令令狐恨四臉上閃爍着詭異的微笑,最後轟然倒地。

李雲起死了嗎?

令狐恨四看着倒在地下的李雲起,一臉的憐憫,拔出自己的正邪,一把沒有劍尖的劍,竟然捅穿了別人的胸膛,令狐恨四的劍術真的十分高明啊。

令狐恨四對着倒在地上的李雲起,高聲說道:「神一公子,事到如今還不肯出來見一見老朋友嗎?難道閣下真的想向我問劍?」

「我倒是真想看看,閉關了三年,你的劍術到底精進到了什麼地步?」李雲起被刺穿的胸膛,流出許多鮮紅的鮮血,匯聚成了一個血人,聲音正是這個血人發出來的。

令狐恨四手中長劍直指血人,說道:「公子如此行徑,豈不為天下人恥笑?」

神一公子沒有理會令狐恨四所說的話,用手掌切斷了路邊的一棵綠化樹,用鮮血腐蝕了那棵綠化樹,變化出來一柄綠色長劍。

令狐恨四如臨大敵,畢竟在當年妖都山一戰,神一公子那驚為天人的劍術,他至今都無法破解。

神一公子微微一笑,把綠色長劍重新扔到之前砍斷的樹樁上,四肢橫放平躺在地上說道:「令狐大俠,easy,easy!你我同為天藍十傑之一,若是同室操戈,豈不更為天下人恥笑?更何況你現在已經沒有向我問劍的資格了!」

令狐恨四聽到神一公子狂妄的語氣,心生不滿,但是也無可奈何,他現在的確沒有向神一公子問劍的資格了。短短三年,神一公子竟然從天階巔峰直接踏入了神境,不愧是天藍十傑之首,天才中的天才,哦不,已經可以稱之為神話了,一百一十歲的神境,已經刷新了到達神境最小年齡的紀錄了。

如果令狐恨四此刻向神一公子問劍,下場只有一個,死!

神一公子在馬路上仰泳,游過來,游過去。看上去十分的愜意輕鬆,令狐恨四很是不耐煩,說道:「公子,你栽贓陷害李雲起到底是什麼用意?」

神一公子瞬間來到了令狐恨四面前,伸出一根食指放到了令狐恨四的嘴巴上,噓了一聲,說道:「令狐恨四,話可不能亂說,我可沒有栽贓陷害他這些事情,不是都是他自己乾的嗎?你不是都親眼看見了嗎?」

令狐恨四怒髮衝冠,斗笠都直接掉下來了,說道:「別人不知道,難道我還不知道嗎?我當時看見的李雲起根本不是真正的李雲起,而是你假扮的。」

「精彩精彩,看來令狐大俠也是很喜歡看偵探小說的人呢。」神一公子雙手鼓掌說道,「那麼令狐大俠應該知道,凡事都要講證據這句話吧。你的證據呢?」

令狐恨四說道:「我現在當然沒有證據,我如果有證據,現在站在你面前的就應該是我的屍體。」

令狐恨四這句話的意思是,如果他真的有證據證明是神一公子做了這件事,他一定會向他問劍,然後死在這裡,為了他心中的正義。

神一公子打了個哈欠,揉了揉眼睛,說道:「哈,不要動不動就問劍,動不動就打打殺殺,現在是文明社會,要講文明,要動腦子,出來混,要講勢力,要講背景,你哪條道上的?」

令狐恨四說道:「不要跟我東扯西扯,告訴我事情的真相!」

神一公子突然之間炸開了,鮮血到處都是,神一公子變成了無數個,齊聲說道:「看來是個沒有幽默感的小癟三呢,你看現在你把李雲起殺死了,你還怎麼做大俠呢?來給我一萬塊錢當封口費,這件事我絕對不說出去。」

令狐恨四作為當代的大俠,不管多麼有權勢的人,見到他都要畢恭畢敬,也只有神一公子這樣的人物才敢肆意的調侃他,如果換成一般人,令狐恨四早就出手教訓他一頓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