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起風隨》[雲起風隨] - 第5章 劍俠(2)

,李雲起的身體狀況極其嚴重,七經八脈,五臟六腑完全錯位,離死只差一口氣了,這樣的人要救回來很難很難,除非華佗在世,扁鵲再生。

令狐恨四既不是華佗,也不是扁鵲,但是他的醫術同樣高明,雖然常常被人家低估,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他的醫術竟然絲毫不遜色於他的劍術,同樣可以排進天下醫者前五之列,不過想想也對,一個以拯救天下蒼生為己任蓋世劍俠,怎麼可能不會醫術呢?他一定是常常需要救人的,他的醫術又怎麼可能不高明呢?

令狐恨四從他的懷裡掏出了一個醫藥箱,里三層外三層的掏出來一枚金黃色的丹藥,又把腰間的酒葫蘆取下了,扔給了江凝清,他好像並不想跟李雲起有任何的身體接觸。

江凝清接過了丹藥和酒葫蘆,立馬用酒將丹藥餵給了李雲起,也許真的是李雲起命不該絕,或許是令狐恨四的醫術真的十分高超。

兩個小時後,太陽開始升起來了,李雲起也逐漸醒了過來,溫暖的陽光灑在了李雲起的臉上,彷彿想驅散他心中的寒意。

李雲起睜開眼睛看見江凝清,說了一句謝謝,還以為是江凝清救下了他。

江凝清一五一十的把真相告訴了他,李雲起終於看見了頭戴斗笠,臉蒙面紗的令狐恨四,他的心中充滿了感激,眼前的這個男人也是他心中的偶像,又有哪個心懷正義的少年不崇拜他呢?

李雲起聽說過令狐恨四的俠義壯舉,也知道這個人一諾千金,扶危救困,於是他開口求令狐恨四說道:「令狐大俠,你能不能幫我洗清冤屈,我真的沒有做那些壞事!你,你應該相信我的吧!」

李雲起滿懷希望地期待令狐恨四點頭,只是很可惜,令狐恨四搖了搖頭,並且給了他一個致命的理由,說道:「我親眼看見了,你做那些事,而且我來不及阻止。」

李雲起瞬間崩塌了,他的希望變成了絕望,他知道令狐恨四從來不說謊,但是怎麼會呢,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呢?

李雲起突然好像想到了什麼,他問令狐恨四說道:「今天是幾月幾號?」

令狐恨四回答說道:「7月13號。」

這時李雲起開懷大笑,說道:「哈哈哈哈,我明白了,我一定在一個幻境裏面,只有你,只有你令狐恨四,看破了幻覺。」

令狐恨四又搖了搖頭,說道:「今天確實是7月13號,但是時間已經變成了9月13號,你做的那些事情早就已經發生了,而且我在7月13號,所以我來不及阻止,又有誰能在兩個月之前阻止兩個月之後發生的事呢?」

李雲起不可置信地看着令狐恨四,非常納悶這樣的話居然會從他的嘴巴裏面說出來,一瞬間李雲起抬頭望向天空,天空好像離他還是那麼的遙遠,可是一閉眼,他卻感覺到彷彿天已經塌下來了,那種令人絕望,無處可逃的窒息感。

李雲起說道:「為什麼?」

令狐恨四說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李雲起想抓住令狐恨四的胳膊,但是他怎麼可能抓得住?李雲起抓住了一坨空氣,但是他不在乎,他好像已經瘋了,說道:「你怎麼能不知道?你可是令狐恨四啊,除了你,還有誰能洗刷我的冤屈呢?」

令狐恨四說道:「這個我倒是知道。」

李雲起說道:「誰?」

令狐恨四說道:「沒有人,沒有人能洗清你的冤屈,因為你根本就不冤,你的的確確做過那些壞事,你還有什麼其他的願望說出來吧,我盡量幫你辦到,等下你就要抓到法庭去審判了,沒有人能救得了你了。」

李雲起這時已經像一個泄了氣的皮球,說道:「沒有了,我還能有什麼願望呢?我的清白沒有了,我的命也沒有了,我一無所有了。」

令狐恨四說道:「至少這個世界上還有我知道你是清白的,當然,只有現在的你才算清白的,兩個月之後的你的的確確是一個惡魔。」

李雲起對令狐恨四深深地鞠了一躬,說道:「謝謝,我也沒什麼願望了,我希望可以見我父母最後一面,這樣一個小小的願望,令狐大俠應該能替我滿足吧!」

令狐恨四點點頭,說道:「當然,只要他們還在雲城,無論在哪個地方,一個小時之內我都會幫你找到他們的。」

李雲起的神情瞬間失落了起來,說道:「他們並不在雲城,事實上,當他們還沒有寫信給我的時候,我並不知道他們在什麼地方。」

令狐恨四隻能滿懷歉意地說道:「那就不好意思了,既然你不知道他們在什麼地方,我也無能為力了。」

李雲起擺了擺手,說道:「無需在意,我今天算是認栽了,只不過這麼高明的陰謀用來對付我一個普通人,實在是有些暴殄天物。」

多麼高明,多麼恐怖,讓一個人停留在兩個月之前,而整個世界卻是兩個月之後,一個人兩個月之後做的壞事,兩個月之前自己就算沒罪也有罪。

令狐恨四也心有餘悸,掏出酒葫蘆,喝了一口美酒,說道:「即便是我中了這樣的計謀,恐怕也很難全身而退。」

李雲起見到酒葫蘆,眼睛一亮,對令狐恨四說道:「我平生從不喝酒,但是今天反正我都要死了,我要喝一個天翻地覆,不醉不歸。」

令狐恨四對李雲起頓時心生好感,覺得他豪氣干雲,令狐恨四一把扯下自己的面紗,露出來了一張國字臉,大方粗獷,這長相雖然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帥哥,可也一眼看得出是豪傑大俠,尤其是令狐恨四臉上有一長長的疤痕,更增添了他的豪邁與大氣。令狐恨四說道:「好,我平生最喜歡結交朋友,沖你這份豪氣,日後若是不死,我墨家的大門永遠為你敞開。」

李雲起乾脆和令狐恨四一起坐在地上,一人拿起一個酒葫蘆,咕嚕咕嚕地喝了起來,閆如海在一旁也突生豪氣,雖然他是一個太監殺手,可是他心裏他依然是一個男人。

他壯着膽子衝著他最害怕的令狐恨四大聲說道:「咱家酒量也不差,加咱家一個。」

令狐恨四用奇異的眼神盯着閆如海,盯得閆如海心裏發毛,差點就收回了剛才說的話,不過令狐恨四還是扔給了閆如海一個酒葫蘆。

三個男人,就這樣,在路燈下,席地而坐,共飲至天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