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結髮》[與你結髮] - 與你結髮第1章  (2)

一動,媚入骨髓,他要保證任何男人見了我,都逃不過。
皇帝一見我,就很上頭,一連三月,夜夜宣我入寢殿。
只是,他也沒沾到我的身子。
這招欲拒還迎欲擒故縱,我玩的爐火純青。
他果然還是個孩子,耐性有限。
某夜,他忽然說,「朕想好了,你比朕大兩歲,以後就做朕的姐姐吧,朕不想寵你了。
」我身邊自然安插了我爹的眼線。
他知道這事兒大發雷霆。
「沒用的東西,壞我大事!
」他急他的,我穩着呢。
目的沒達到,他反正不會殺我,就算目的達到了,也輪不到他殺我。
小皇帝蕭珩說到做到,沒再饞我的身子,倒是天天跟在我身後胡鬧。
若有人叫我昭妃,準會挨一頓板子。
他說:「記住,她是昭公主,朕明兒就下旨冊封。
」說了無數個明兒,明兒也沒來,我依然是昭妃,他依然每日追着我喊姐姐。
我卻成了最受寵的妃。
整整一年,他就沒去過別的寢宮,也不睡寢殿,乾脆搬來我的寢宮,每夜睡在我身旁。
其他妃子,連見他一面也不能。
不過,那對她們來說,未必是壞事。
蕭珩喜怒無常,妃子們伺候得好也便罷了,伺候不好,他當場親自殺了,也是有過的事。
怕他的何止後宮諸妃,王公大臣有哪個不是戰戰兢兢。
就連我爹這個吏部尚書,也沒少被他在朝堂上捉弄。
我記得有幾次城府深如我爹都綳不住,咬牙切齒地說要即刻廢了他。
可惜我爹的主子不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