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捕獲》[月光捕獲] - 月光捕獲第2章  (2)


他對面那人我還認識,是他的皇弟,排行老四。
說起這個,就不得不提一下這本書的格局,在原文中,男主禹文越和四皇弟禹文渡是皇位爭奪戰中最有實力的兩位,不過禹文越是個陰鷙瘋批人設,禹文渡是個笑面虎人設。
這兄弟倆完全不是一個媽生的,卻都繼承了老皇帝的性格:自私、多疑、足智多謀、工於心計,卻也都和他們各自的母親一樣,命途多舛,在這偌大皇宮中艱難喘息。
我穿進來的時候這兩兄弟都已不再韜光養晦,反而露出了鋒利的牙齒,把其他的幾個兄弟搞得死的死,瘋的瘋,唯有幾個皇弟確實年紀太小,構不成威脅,才成為了僅剩的幾個小幸運兒。
禹文越手段顯然更高明點,早一步當了太子。
禹文越最先看見了我,他下了一步錯棋,故意結束了棋局,然後起身朝我走來。
他托住我的雙臂,沒讓我行禮:「這是什麼?
」當著禹文渡的面,我實在說不出「這是我為您煮的湯」這種話,總覺得會被恥笑。
禹文渡很有眼力見,見我面色為難,主動起身告辭。
「既然皇兄不得空,那弟弟就改日再來拜訪。
」說完又打量着我,語氣不輕不重,意有所指地說:「三皇兄,容弟弟提醒一句,這棋局,錯了一步可就滿盤皆輸了。
」禹文越一笑,毫不在意地揮揮手:「無妨。
皇弟儘管放馬過來,本殿下隨時奉陪。
」禹文渡的身影消失了,禹文越把湯從我手中接過去:「所以這到底是什麼?
」我糾結了一下,最後還是冒着被當場拉出去打板子的危險說:「這是我為殿下煮的湯。
」禹文越的似乎表情扭曲了一瞬,但是又很快恢復。
他面色如常地說:「是嗎?
那我……」他似乎說得很艱難:「嘗嘗……?
」我乖巧地把湯碗往他眼前推了推,期待地眨了眨眼睛,專註地看着他。
他慢吞吞地打開了蓋子,慢吞吞地把湯盛到小碗里。
他喝了一口湯,艱難咽了下去,眉頭微皺,用食指指腹點了點我的鼻尖:「阿珂要毒害我嗎?
」我笑不出來。
有那麼誇張嗎?
我說:「不敢。
」我建議道:「殿下,或許第一口的味道不準呢?
要不您再喝一口試試?
」禹文越盯着那碗湯,不說話。
我的躍躍欲試急轉而下,我說:「殿下,您的表情……是不是有點過於視死如歸了?
」禹文越好像被我冒犯到了,他不屑地笑了一下,然後,他喝了一口湯,並且含着這口湯,傾身湊過來,似乎是想吻我,也可能使想把湯渡給我,和我同歸於盡。
無論他想幹嘛,總之我沒有讓他得逞,及時用掌心遮住了他的嘴巴,我快速說:「我還沒準備好!
殿下不可以……那個。
」他把湯咽了下去,從善如流:「那好吧,等阿珂準備好了起我們再那個。
」我:?
我不是那個意思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