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帝下凡,開局一條狗》[玉帝下凡,開局一條狗] - 第8章 叫囂

  陸小曼笑着走向魏詩涵:「怎麼不介紹我是你小姨子呢?」

  嚴宇笑道:「因為她是蘇玲閨蜜,知道你是冒牌貨。」

  陸小曼一頓,忍不住一笑,伸手看向魏詩涵:「陸小曼,和蘇總也有過交流,以後有機會一起聚一下。」

  魏詩涵聞言和陸小曼握了下手,點了點頭,心想還真認識蘇玲,那就放心了。

  陸小曼拿出一個手提袋遞給嚴宇。

  「這裡邊是你要的東西,還有個耳麥,你帶上,方便我隨時跟你溝通,本來我給你準備了一個座位,等下我再重新安排,你們先進去吧。」

  兩人聞言走了進去,魏詩涵不禁一陣錯愕,這哪裡是體育館,分明改裝成了一個格鬥場!

  最中間一個拳台,四周則是看台,此刻人聲鼎沸,大幾千人不止。

  「你不會是要打擂台吧?」魏詩涵驚訝問道。

  聰明。「

  「哇!」魏詩涵欣喜道:「那你不是要出名了?」

  「為什麼?」嚴宇不解。

  「這不是有電視轉播么?上電視那種啊。」魏詩涵道。

  嚴宇笑道:「這不是上電視的那種,這是黑拳。」

  「黑拳?」

  這時,一個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員走了過來:「嚴先生,您二位隨我來。」

  兩人跟着制服小哥走上看台,然後找到兩個相鄰的座位坐了下來。

  小哥離開,魏詩涵身在看台,有點興奮。

  因為從來沒看過格鬥賽,有新鮮感,也覺得蠻刺激。

  「嘿,你出場費多少?」

  嚴宇搖搖頭:「沒出場費。」

  「沒有?那怎麼賺錢?」魏詩涵詫異。

  靠押注。」

  「押注?」

  「對,據說每場比賽前會開盤,就是賭誰贏,賭対了就賺了。」嚴宇道。

  「那怎麼行!」魏詩涵道:「那要是**操控呢,他們想讓誰贏誰就贏啊。」

  嚴宇笑道:「所以賭自己就好了。」

  「對啊!」魏詩涵眼睛一亮:「等會兒你上場,我也買。」

  居中的擂台上遲遲沒有上人,也沒有主持人上來說話,也不知道比賽什麼時候開始,魏詩涵只能漫無目的的打量現場。

  嚴宇則看了眼陸小曼給準備的面具,說是面具,其實就是遮住了鼻子以上的地方,露出兩個眼睛,不過也足夠了。

  接着拿出一個類似藍牙耳機的東西塞進耳朵。

  魏詩涵的目光在全場遊走,見多識廣又敏銳的魏詩涵意識到一

  個事情。

  就是這裡的觀眾都不像普通老百姓,若是粗糙打量,確實也不過和大街上的人群沒什麼兩樣,但要定睛看,就能發現很多人臉上都掛着一些有錢人,或者說能人、社會上層人士固有的神態。

  或者自信,或者得意,或者對別人不屑一顧,又或者眼中帶着傲慢,簡單來說,也是一種自我感覺良好。

  而且很多男人身邊都帶着女人,那些女人不能說都是精品,但絕不是大街上隨處可見的路人,起碼身材或者長相有一樣是突出的。

  她知道,這些女人基本都不會是女朋友的身份,更不可能是老婆。

  魏詩涵只顧着打發自己的好奇而東張西望,卻不知她的左顧右盼前後張望讓她那張臉曝光度十足,激起了不少人的興緻。

  不知何時,魏詩涵沒發現一個男人已經走到了自己身旁的座位上,然後坐了下來,直到她意識到有人在盯着她看,下意識一轉頭,果不其然,旁邊真有個一臉笑容的男人在盯着自己,看年齡不過三十來歲,穿着名牌體恤。

  男人明目張胆的打量讓魏詩涵有些不適應,有些莫名地膽怯,這個感覺很奇特,魏詩涵不知道,那是人在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里潛意識的表現。

  因為她不曾來過這種地方,也不知道這裡邊都是些什麼人,就像很多人第一次去酒吧,以為黃毛都是賣葯的,以為文身的都是黑社會,一個道理。

  魏詩涵只得轉過頭去不理會。

  「美女,一個人?」

  男人說話了,魏詩涵心裏一驚,看向嚴宇。

  嚴宇也聽到聲音,看向男人,算不上帥氣,有點邪魅的痞子相。

  「哦,兩個人。」男人看到嚴宇的目光卻沒有絲毫意外,更沒有主動勾引別人女伴的愧疚和被發現之後的尷尬,十分淡定。

  嚴宇對男人是沒興趣的,所以懶得理會。

  但男人卻似乎沒發現兩人刻意表現得冷漠,笑着道:「二位,相逢就是緣,交個朋友嘛。」

  嚴宇看向男人,道:「那這全場都是有緣人,你要一個一個交?」

  「正有此意,為了快速高效,我就從身邊的開始。」男人笑嘻嘻地伸出手:「孟磊,不知道兩位怎麼稱呼?」

  嚴宇被孟磊征服了,報出名字。

  孟磊對着嚴宇笑着點頭致意,接着看向魏詩涵:「美女怎麼稱呼?」

  魏詩涵正在思考要不要報的時候,嚴宇開口了:「小花。」

  孟磊錯愕一下,接着一拍巴掌:「好名字!」

  魏詩涵怪異地看着孟磊。

  「好名字啊!花,字雖然俗,卻也大雅,世間最美莫過於花。最妙的還是這個小字,給人一種嬌美之感,讓人忍不住心生憐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