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帝下凡,開局一條狗》[玉帝下凡,開局一條狗] - 第5章 土得掉渣

  啊……•

  「我特么.怎麼還要命的?」嚴宇驚訝不已。

  「黑拳嘛……」

  「不是,那還有人敢跟他打?」嚴宇問。

  「我跟你講,跟周元甲打一次,夠一般人養家一輩子了,這東西很賺錢的。」陸小曼道。

  「這麼暴利?咋賺的?」

  「拳手大權,**開盤。」

  喔,有點像斗狗誤。」

  陸小曼汗顏道:「你晩上要上的,怎麼能這麼說……」

  「晩上?」

  「對啊,就今晩。」

  嚴宇:「……這也太快了吧?」

  夏遠宏不會給陸爺太多準備的時間的,夜長夢多啊。」

  嚴宇點點頭。

  陸小曼道:「我們拳市,一晩上進賬有時候都破千萬的,所以如果你想要報仇,陸爺是肯定捨得的。」

  「你是在幫我算計你義父?」嚴宇疑惑道。

  陸小曼嫣然一笑:「義父終究是義父,姐夫才貼心呀。」

  嚴宇笑道:「回去告訴陸文,這一戰就抵那塊地皮的人情了。」

  姐夫倒是算得清楚。」陸小曼道。

  「當然了,我不喜歡欠人情。」嚴宇道。

  「那你還欠我的呢。」陸小曼道。

  「我什麼時候欠你的了?」嚴宇問。

  「你看了我的腿啊。」

  「可是我答應你出戰了啊。」

  「可是你說出戰還是陸爺地皮人情啊。」

  嚴宇暈了,好像是這麼回事。

  陸小曼笑眯眯道:「所以你還欠我個人情哦。」

  「好吧,我還!」嚴宇大氣道。

  「真的?我等着哦。」

  「現在就還。」

  陸小曼心裏一緊,看看左右:「就……在這?」

  嚴宇點點頭,接着不待陸小曼反應,嚴宇一拉褲腳,雙腿外露,腿毛清晰。

  陸小曼直接看傻了。

  「好了,從此兩不相欠!」

  嚴宇下車了,陸小曼咬牙切齒才想起自己背着棒子呢,如果老天給她一次重來的機會,她絕不會猶豫的!

  又訓練了一小天,下午嚴宇突然接到魏詩涵的電話。

  有了昨天的經驗,嚴宇覺得該躲着點李瀟瀟,這姑娘什麼事都幹得出來,於是走到一旁接起電話。

  「幹嘛呢?」魏詩涵問道。

  「沒幹嘛啊,你幹嘛?」

  「你在家沒?我去你家有點事。」

  「蘇玲不在家。」

  「沒事,我不找她。」

  「那你去吧。」嚴宇道。

  「你沒在家?」魏詩涵問。

  啊。」

  「你在哪?」

  「今天放假,我不需要向你彙報吧?」嚴宇問。

  「你是不是和李瀟瀟在一起?」魏詩涵突然問。

  嚴宇一愣:「沒啊!」

  沒?」

  沒!」

  嚴宇知道,這魏詩涵肯定是聽蘇玲說了。

  「好吧,既然沒有,那你在哪?」

  「幹嘛?」

  「上次你陪我回家,我媽一直讓我感謝你呢,請你吃個飯。」

  「不用了,阿姨那四菜一湯足夠了。」

  魏詩涵笑道:「那是我媽的,不能代表我,我當然得親自感謝一下了。」

  「真不用。」

  「怎麼,怕了?」

  「嘿,誰怕誰啊?你來!」嚴宇急了。

  掛掉電話,嚴宇一路小跑,今天到此為止,趕緊解散!

  離開酒店,嚴宇趕忙打車趕往最近的石峰公園。

  還好,魏詩涵還沒到,嚴宇坐在石階上做出一副也不知道是欣賞美景還是思考人生的模樣。

  「久等了吧?」

  魏詩涵的聲音傳來,嚴宇的思緒也拉了回來,轉頭一看,魏詩涵穿着筆筒褲,上身是一件粉色寬鬆體恤,帶着幾分居家的慵懶又不失時尚靚麗。

  一邊欣賞着魏詩涵的衣着,嚴宇下意識道:「我也剛……」

  嚴宇猛然頓住,魏詩涵笑了:「你也剛到?」

  「我也剛坐下。」嚴宇說。

  魏詩涵露出個玩味的笑容,道:「她呢?」

  「誰?」

  難道就你自己?」魏詩涵問。

  「還有你啊。」

  「我說之前。」

  「之前啊,哦之前那個大爺走了,牽着大娘走的。」

  魏詩涵翻了個白眼:「你大周末來公園幹嘛?」

  嚴宇笑道:「邂逅美女。」

  「呵呵,你倒是坦誠,那美女呢?

  嚴宇看着魏詩涵。

  「你看我幹嘛?」魏詩涵下意識問了一句,突然醒悟:「我不算!」

  「你不算美女?哦,那是我眼拙了。」嚴宇道。

  「我當然算美女!但這不是邂逅,我是來找你的。」說出邂逅倆字,魏詩涵覺得怪異。

  「是啊,我就知道你會來找我,所以就在這等着呢。」

  魏詩涵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