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病嬌黑月光重逢後》[與病嬌黑月光重逢後] - 第1章 友好遊戲(2)

那人近的幾個人都看見,從他腳下光滑的地里,浮現出一個冒着黑氣、面容猙獰的惡鬼。

那人第一次見這種驚悚的場景,顫顫巍巍,眼睛瞪的很大,毛髮豎立,臉色發白,表情滿是畏懼,像極了將死之人。

他顫抖着聲音不住哀求:

「救我!救我……我錯了。」

當下這種情況,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出這個風頭。

惡鬼感知他的恐懼,陰測測地笑着,如蟒蛇一般慢吞吞地爬上他的身體,然後張開血盆大口,一口咬下頭顱,最終順着斷開的脖子鑽進他的身體,直接消失在原地。

血濺了周圍人一身,也濺到余星肆身上。

余星肆擦了把胳膊上的血,內心十分膽寒。

這裡怎麼隨隨便便就能殺人?同時,他內心的想法堅定起來,更加相信這裡。

「死了?」

「死了!」

那人死的消息如同大風吹過樹林,每個枝條都能感受的風的訊息。

很快,幾乎所有人都知道了死訊,低語聲瞬間消失。

人們都愈發覺得,這不可能只是單純的遊戲。

【哈哈哈哈!】

刺耳的尖銳笑聲從人們上方傳來,人們都用手捂住耳朵,因為這笑聲幾乎要把耳膜刺破。

【我都說了,請玩家,記住我的編號。】

剛剛親切、嬌聲嬌氣的女聲已經變成嘶啞的叫喊,混合著大喘氣,彷彿被扼住脖子,喘不過氣的說話。

余星肆聽的直難受,看樣子,如果想跟系統交流,必須記住她的編號。

「05……10……3907,玩遊戲有什麼用?」余星肆在心裏默念着。

【我親愛的玩家!玩完遊戲進入異世界,完成副本任務,提升等級,賺取大量雲幣的同時保證在異世界活下去,即可獲得原世界重生且可以自由選擇人生,或者可以在投胎處自由選擇人生。你,心動了嗎?】

自由選擇人生?

這個任務獎勵對在場的所有人都有很大的誘惑力,包括余星肆。

以前的生活,他一刻也不想再回憶。如果重新選擇,他不想做一個懦弱的瞎子,他想要父母,想要家人的疼愛,可以的話,做個被寵壞的孩子也行。

……

議論聲四起。

怪不得那些自稱從異世界回來的人都活成了人人羨慕的樣子,事業有成,家庭幸福美滿,子孫滿堂……也許,這裡是真的像結論所說,能實現願望,改變人生!

既然有這個機會,就一定要努力爭取,誰不想過得好,過得讓人羨慕?

人們的熱情都被激起,期待着接下來的遊戲。

不就是求生遊戲嗎?有什麼難?反正都已經沒希望了、死了,不如再賭最後一把!

【友情提示:距離遊戲開始還有40分鐘哦~】

「40分鐘?」

「05103907,這個遊戲跟什麼有關?」

【哦!我可愛的玩家,30分鐘之後就知道了呢!】

「這麼神秘?」

「這裡不會是什麼恐怖組織吧?」

「我才剛死,就來這裡了。」

「我也是哎!」

「我是笑死的。」

「嘿,我也是唉!」

不知什麼時候,人們開始激烈談論起自己來之前的事。有的人是死去的,有的人是想死,有的人是被遺忘的……種種原因。

這種詭異的氛圍下,系統的神秘和輕易的殺人,還有兇猛的惡鬼,讓人們猜測不已,各種問題都不能得到回答,激動的同時,人心都開始忐忑不安起來。

所謂耳聽為虛,眼見為實。

這麼奇怪詭異的地方,跟那群人口中描述的異世界一模一樣,事實擺在眼前,人們再不相信也不行。

……

「你們聞見香味了嗎?」

「聞見了,是麵包香!」

余星肆也聞見了這香味,自己也確實餓了。

說話間,周圍開始憑空出現骷髏架推着掉漆破舊的手推車,兩個把手間的蜘蛛網隨着車子的推動在空中漂浮着,生鏽的齒輪彼此摩擦,發出難聽的聲響。

即使車子這麼舊,但是,上面的麵包卻是香味撲鼻,讓人垂涎三尺。

【親愛的玩家們,這是我特意為你們準備的食物,請不要辜負我的心意哦~】

「還有食物,真不錯。」

【檢測玩家為特殊人群,恭喜玩家獲得4小時右腿使用時間】

說罷,人們都望向那個第一個開動的殘疾人,他殘缺的右腿竟然慢慢長出來了。

「他的腿長出來了,好神奇!」

聽見周圍人這樣議論,余星肆心裏出現一絲希冀。

眼睛能復明嗎?4個小時也行。

心動不如行動!

他摸索着,一個手推車呼呼啦啦地停在他手下。驚嘆之餘,余星肆拿起一個圓圓的麵包,正準備咬一口,突然聽見一個女聲大喊:

「我去,這麵包裏面有頭髮,一大團髒兮兮的頭髮,好噁心!」

一個口吐鮮血的人一臉無奈地望着她說:「你這還好,我的裏面是刀片……」

女生挑起眉,滿臉鄙夷地冷笑着:「我就說嘛!給我們吃麵包,我還以為多好心。」說話間,就下意識把吃剩的麵包隨手一扔,卻發現,周圍人看她的眼神都怪怪的。

像是,看死人的眼神。

下一秒,女生就被惡鬼削去頭顱。

「又死了一個!」

【再次友情提示,不要辜負我的心意!】

余星肆拿着手裡的麵包,不知道是吃還是不吃。

他攥緊麵包,瞬間就被鋒利的刀片劃破手心,流出鮮血。

摸索着拿出刀片,他這才敢下口。

剛吃了一口,就聽見系統提示。

【檢測玩家為特殊人群,恭喜玩家獲得4小時雙眼使用時間】

余星肆抬起頭,努力睜大着眼,眼前越來越明亮,直到看見黃燦燦的麵包和老舊的手推車,以及周圍都驚奇着打量他的目光。

有光明的世界真好。

人們都在遲疑手裡的麵包要不要吃完時,余星肆則像個新生寶寶一樣,好奇的東張西望,看着老弱病殘恢復健康,直到有人用看智障的眼神瞅他,他才後知後覺地微微低頭,蹲下坐在一角里。

「05103907,你這麵包餡,可真獨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