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人的鬥爭》[原始人的鬥爭] - 第九章 蛇口驚險逃(2)

實,親手餵給夏柯。

而夏柯呢,並沒有閑着,他打算改善一下自己的裝備,切割豹皮就是要先把衣服質量改善一下。

天氣逐漸轉涼,夏柯是身穿來到這個世界的,他不像部落里的人,擁有濃密的毛髮,可以讓身體抵禦一定的寒冷。

其實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夏柯對這些裸着的原始女人還有**。可當他靠近她們仔細觀察後,發現她們的毛髮着實有點濃,隨後便對她們提不起興趣了。

不過總讓她們光着身子在外,被夏柯看見了,他身體還是本能的會有所反應,所以之前便編製了一些草裙給她們穿着。

現在天氣變冷,夏柯總不能一直和她們一樣穿草裙,他的身體可是耐不住寒冷的,要是不小心生了個病,在這種醫療不發達的原始社會,隨時都可能會GG。

為了小命着想,夏柯便打起了花豹皮的主意。首領絲知道他的想法,直接把花豹給了他。

對於夏柯的疑惑,首領絲只說這花豹算是夏柯單打獨鬥獵殺的,沒有夏柯,他們不可能能夠獵殺花豹,而且這也是為了感激夏柯幫那三名死去的族人復仇。

不過夏柯可沒有打算要這一整隻花豹,他只需要花豹皮。

首領絲對於夏柯的執着,不再多說什麼,只是告訴夏柯,如果他需要用可以隨時拿走。對於絲的好意,夏柯心領了。

……

在原始世界生活了一段時間,夏柯已經能忍受住血腥,邊割着豹皮還邊吃着果實,要是在前世,他早就已經反胃了。

割豹皮這種事,夏柯平生第一次做,並不是很熟練。他需要的可是一張完整的豹皮,所以現在他非常有耐心,生怕把豹皮割爛。

……

夜晚降臨,兔部落的族人慢慢的回到了部落,都匯聚在平地上的火堆旁。

自從有了火之後,部落族人都喜歡圍聚在火堆邊。

今晚,首領和巫難得再次同時出現。一般來說巫和首領都不會同時出現在眾人的面前。至於那天狩獵隊伍遭到襲擊,是為了給族人治療,巫才會和首領一同現身。

今晚彷彿有大事要發生,族人看見首領和巫的表情都很凝重,兩人分別在思索着自己的事情。

烏魯烏魯!

耳邊傳來從巫口中發出的奇怪語言,巫拿着一根帶着獠牙的拐杖,擺出了一系列奇怪的動作,兔部落的族人們看到這,紛紛臉色驟變。

夏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連忙向旁邊的織詢問。

織告訴他這是部落內更換首領的儀式。兔部落首領的更迭,分為兩種情況。

一種是部落內出現了比現任首領更有能力的人,然後由巫和現任首領商量是否舉行更迭儀式,讓那位更有能力的人和現任首領比拼,再決定是否選任那人擔任新首領。

另一種則是首領意外死亡,由巫直接舉行更迭儀式,讓部落內有能力的人參與競爭,最後的獲勝者擔任新首領。

這個比拼和競爭其實就是單打獨鬥,看誰先被打敗,堅持到最後的就是新任首領。

聽到織的描述,夏柯不禁有點疑惑,他也沒發現部落內有比現任首領絲更強得多的人啊。

然後又回想了這幾天發生的事,不禁自言自語道:卧槽,不會是我吧!

但望了望四周,發現族內人沒有一個在關注自己,於是夏柯內心的疑惑更深了。

……

當巫舉行完更迭儀式時,昊從巫的手中接過了那把拐杖。

兔部落的族人看到這,一個個都怒目圓睜,很不服氣巫的做法。

因為他們可是清楚地知道昊的能耐,他就是個膽小怕死的人,從不敢參加狩獵隊伍外出狩獵,一直以要保護部落的安全為由待在部落內,他能跟在首領絲的身邊還是因為巫對他的提拔。

「憑什麼讓他當新首領?!」首先發話的是相,作為部落狩獵隊伍的名義頭頭,他在部落內有很大的發言權。

「不要說話!」一直沉默的首領絲平靜地對相說道。

「可是……」還未等相說完,絲示意他閉嘴,相作為絲的忠實粉絲,對於絲言聽計從,只好無奈的癱坐在火堆旁。

夏柯看見絲的神情,想必她應該有難言之隱吧,不過這種事情他不好去插手,只能和其他族人坐在火堆旁等待。

絲讓族人空出一塊較為寬闊明亮的地帶,她將和昊進行比拼。

兔部落的族人按照絲的意思,繞着火堆組成了一個圈,此時首領絲和昊正站在圈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