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人的鬥爭》[原始人的鬥爭] - 第八章 勇斗花斑豹(2)

射中它們不是難事。

讓族人拋石矛就是為了吸引它們的注意力,然後依據石矛的拋物線計算出落地點,通過預判花豹躲避的位置進行射擊,這就是夏柯取勝花豹的方法。

石矛的拋出速度可比弓箭慢了許多,所以夏柯完全有時間進行預判,然後再進行射擊。

夏柯瞄準的是一隻塊頭更大,威脅性更強的花豹,畢竟他不可能同時瞄着兩隻花豹射擊,只能先把威脅性較大的那隻給除了。

嗷嗚……

前方的一隻花豹被飛來的石箭射中前腿,忍不住發出低沉的吼叫聲。

嗖嗖嗖……

夏柯沒有停下射箭的動作,持續搭弓射箭。

那隻被擊中的花豹早已對石箭有了警覺,忙躲開飛來的石箭,只是前腿受傷,快速移動會讓它的傷口撕裂,極為疼痛,所以速度較為緩慢,最後還是被石箭擊中了其它部位。

另一隻花豹看到同伴受傷,不僅沒有發怒,反而還懼怕了起來。它看到那群猴子沖了過來,撒腿就跑,直接棄同伴於不顧。

夏柯在連射幾箭後,讓相帶着剩餘手上拿着石矛的族人慢慢靠近受傷的花豹。

而他們三個沒有石矛的,則是緊跟在隊伍後面。

慢慢靠近那隻受傷的花豹,在離它約莫二十米時,夏柯讓族人不要輕舉妄動,自己則是從背簍中取出幾支箭支,朝花豹射去。(挺苟)

看到花豹已經沒有動靜,夏柯提起一根石矛向花豹走去,示意族人先不要過來。

拿着石矛朝花豹心臟位置捅了捅,確定它已經死亡後,夏柯就讓族人過來。

「柯,你太厲害了!」相興奮地對着夏柯道。

「首領都沒有辦法解決的怪物,你卻那麼輕鬆地殺了。」此時的相已經對夏柯佩服的五體投地。

「不用說那麼多,快讓族人把那兩隻麋鹿搬過來。」

聽到夏柯的話,相才看見那兩隻被花豹捕獲的麋鹿還在遠處躺着,並沒有被另一隻逃跑的花豹給帶走,想來是那隻花豹害怕會和同伴一樣的遭遇吧。

在河邊安全處觀察了一會,確定河裡沒有危險後,夏柯他們補充了一下水源,隨後扛着兩隻麋鹿和花豹往來的路回去了。

麋鹿和花豹的塊頭比較大,為什麼不是拖着走而是扛着呢?關於這個問題,夏柯不得不佩服原始人的智慧。

狩獵隊伍可是清楚地知道,如果動物的血液彌留在地上,很有可能會遭到肉食動物的追捕,原始社會可沒有那麼安全。

之前狩獵隊伍每次捕殺的動物,如果傷口較大,會把動物的血放光然後再帶回部落;如果傷口較小,則是選擇扛着回部落,盡量讓傷口朝天,不留下過多血液在路上。

這兩頭麋鹿是被花豹衝刺咬傷而造成的骨骼性斷裂死亡,花豹則是被夏柯用石箭射殺,出血較少,所以他們選擇扛回部落。

就在夏柯他們離開河邊時,遠處樹林里有一些嘶嘶的聲音。

……

一路無事,相帶着夏柯他們回到了岔路口。

此時泄和荒早已在此處等待,他們一直約定好了:如果哪支隊伍狩獵到了一定的食物,就趕緊回到這裡,等待其他隊伍回來,然後再一起回部落。

看向另外兩支隊伍,夏柯感慨今天的食物有點多啊,應該足夠部落吃幾天了。

泄的隊伍里,有兩隻龐大的羚羊,收穫還不錯;而荒的隊伍就有點奇怪了。

每個隊伍只有五人,相的隊伍除外。此時荒的隊伍除了荒自己,其餘四人皆是在扛着一頭巨大的生物。

這隻生物頭上有個棒狀的頭冠,軀幹肥大,前肢較短但看起來很強壯,後肢較長。

思索了一會,夏柯內心大驚:這特喵不就是副櫛龍嘛!

前世作為瘋狂的遊戲迷,夏柯可是玩過一些史前遊戲,對於副櫛龍可不陌生,這玩意是食草動物,但速度非常快,不知道荒他們是怎麼抓到它的。

不過沒有多思考,相便帶頭領着隊伍往部落回去了。

嘶嘶嘶嘶……

突然,旁邊的樹林里傳出一陣動物的聲音,以及一些樹枝被壓裂的聲響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