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人的鬥爭》[原始人的鬥爭] - 第八章 勇斗花斑豹

噗通……

只聽見一聲巨響,一隻猴子不幸被水中的怪物拖了下去,在那怪物浮出水面時,夏柯看清了它——是一隻體型巨大的鱷魚。

那隻鱷魚約有四米長,通體黝黑,表面覆蓋一層厚厚的遁甲,比前世夏柯所見到的鱷魚恐怖許多。

在那隻鱷魚咬猴子下水後,水中其它鱷魚也撲向了早已鎖定好的目標。夏柯數了一下,河**有四條鱷魚,最長的就是最開始的那隻,最短的約莫也有兩米左右。

另一邊在草地里匍匐着的兩隻花豹,完全沒有預料到鱷魚的突然出現。它們看到自己盯了許久的食物被鱷魚奪走,兩隻花豹已經沒有耐心等待,猛地竄出草地,朝河邊飲水的動物們襲去。

河邊的小動物們看到自己的同伴被拖下水,連忙遠離河流。而後又看見有兩隻花豹從遠處朝它們襲來,於是它們便四散而逃。

兩隻花豹分別盯上了兩頭肥碩的麋鹿,那兩隻麋鹿看到花豹奔向自己,個個都使出吃奶的勁逃跑,可惜它們壓根跑不過花豹,最終難逃花豹的爪牙,死在了花豹的牙口下。

在一旁觀望鱷魚和花豹狩獵食物的兔部落族人,被鱷魚和花豹的殺傷力給驚艷到了。

鱷魚在捕獲到食物後,在河中消失不見了。但那兩隻花豹捕獲完麋鹿後,卻一直在盯着兔部落的族人。

此刻,狩獵隊伍的大部分人已經有了想逃跑的意思,但夏柯讓相提醒他們不要分開,於是他們便聚在一起,和那兩隻花豹對視着。

為什麼不要逃跑?夏柯可是清楚地看見了這兩隻花豹的爆發力,百米衝刺對它們來說也就兩三秒的事,這可不是人的速度可以比得過的。

讓狩獵隊伍聚在一起,能夠不讓花豹找到機會逐個擊破,而且匯聚一群人,即便是威壓也能使花豹不敢輕舉妄動。

……

兩隻花豹本來就對於鱷魚搶奪自己的食物有所不滿,而遠處居然還有一群猴子拿着奇奇怪怪的東西,正虎視眈眈地盯着它們。

這它們哪裡能忍,它們放下嘴中叼着的麋鹿,準備獵殺遠處那群不知好歹的猴子。

夏柯他們看見那兩隻花豹丟下了剛捕獲的麋鹿,眼神凶利地看着他們,頓時有些不好的預感。

此刻狩獵隊伍里,相和一些成員開始慌了起來,這些人之前可是碰到過這個怪物,這花豹就是昨天咬死部落三人的怪物,他們算是這隊伍里最清楚花豹兇悍的人。

但他們也是經歷過的人,昨天就是首領絲帶着他們從豹口逃脫的,他們也知道聚集在一起能夠有效阻擋花豹襲擊。

此刻相命令族人舉起手中的長矛,準備抵禦花豹。

而兩隻花豹看見這群猴子的動作後,沒有停留在原地,而是一步一個爪印,慢慢地朝狩獵隊伍匍匐而來。

夏柯看見花豹的動作,頓時耐不住了,現在花豹距離他也就不過百米左右的距離,如果花豹突然衝刺過來,狩獵隊伍能不能抵禦還是個問題。

於是夏柯讓相吩咐族人,讓兩個人在花豹接近的時候聽他命令,把手中的長矛拋向花豹。

此刻在場最鎮定的當屬夏柯,雖然相是狩獵隊伍的頭頭,但此時隊伍里的人包括相,都隱約將夏柯當成了領頭的。

相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要拋出長矛,但是現在他已經沒有任何辦法,只好聽夏柯的命令。

於是吩咐兩名拿着石矛的成員,聽從夏柯的安排。此次外出狩獵的隊伍基本上每個人都配備有石矛。(除了夏柯)

拋!(不是跑……)

當花豹距離他們差不多五十米左右時,夏柯命令兩人把手中的長矛拋向花豹。

原始人的力氣比較大,拋出五十米不是問題,但要想命中花豹是不大可能的,而夏柯也沒指望連拋矛都沒練過的族人能夠擊中花豹。

在那兩人將手中石矛拋出去的同時,夏柯鬆開了手中早已蓄勢待發的石箭,而後立馬從背簍中取出一支箭,繼續拉弓射箭。

感受到遠處傳來的威脅,兩隻豹子忙躲避拋來的石矛,卻沒有發現還有一支細小的石箭從遠處破空襲來。

夏柯前世可是練過的,平常射箭都是七十米開外,況且這倆花豹塊頭那麼大,只要不高速移動,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