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人的鬥爭》[原始人的鬥爭] - 第七章 外出覓食物

當太陽慢慢倚靠在山頭時,首領絲帶着外出狩獵的隊伍歸來了。

「多虧了你的石矛,今天我們又捕獲到了三頭豬。」

老遠就看見隊伍的夏柯,急忙上前迎接狩獵隊伍,走到隊伍前就聽見了首領絲的話,然後朝隊伍中看去,才發現有三隻已經死亡的恐頜豬被族人抬着。

這豬的叫法是夏柯告訴絲的,她也才明白原來這個巨大的長着獠牙的生物原來是喚作豬。

今天首領回來的有些早,太陽還沒有落日,採集隊伍的大部分人還沒有回來。

首領絲讓夏柯準備好今晚烤肉用的材料後,便急匆匆地朝着山洞內走去。

夏柯看到首領匆忙的步伐,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不過他看到狩獵隊伍里有幾人的眼神黯然傷神,全然沒有收穫食物的喜悅,看到這,夏柯彷彿明白了什麼。

……

夜晚即將降臨,兔部落採集隊伍的人都回到了部落。

此時,在山洞外的平地上,巫站在燃燒着的火焰前,嘴裏念叨着一些古老的語言。

夏柯聽不懂,但他明白,這應當是為了祭奠死亡的人。

通過和狩獵隊里相的交談,夏柯知道今天外出狩獵時,隊伍遭到某生物的襲擊,損失了三名成員。

那隻生物速度很快,而且殺傷力驚人,狩獵隊伍根本摸不着它,拿它沒有任何辦法,首領只好讓族人匯聚,減少再次傷亡,向遠處逃離。而那三名成員的屍體卻沒有辦法帶回。

夏柯並不能感同身受,但身為兔部落的成員,他也跟着族人為那三名成員默哀了起來。

祭奠儀式完成後,首領便讓夏柯教族人烤肉的方法,就拿今天捕獲的恐頜豬給族人作示範。

……

今晚的烤肉沒有加鹽,夏柯自己還需要留一點備用,所以並沒有拿出來。而首領絲也沒有取出山洞內的那鹽巴包,夏柯明白那是因為部落里的鹽即將告罄了。

那天看到的鹽巴包雖然很大,但細心的夏柯卻是看見了裏面的鹽量,大致就只有一個西紅柿大小的量,如果今晚拿出來烤肉,可能以後都吃不到鹽巴了。

雖然沒有鹽,但對於兔部落的人來說,烤肉卻是一份不可多得的美味。

今晚的食物量很多,兔部落的所有人都有肉吃,小孩也不例外,很多人都還是第一次嘗到烤肉的味道,咬入口的一瞬間,他們表現得非常滿足。

夏柯走到丫丫的身旁,看着丫丫和母親織享受着豬肉的美味,從背上取下今天編製的背簍,遞給了丫丫。

看着夏柯手上提着的奇怪的東西,丫丫停下了啃食豬肉的動作,不禁疑惑地問道:「可可哥,這個是什麼呀?」

「這個東西可以裝果實,就是以後你和你媽媽去采果實的時候可以背着它,裏面可以放很多很多的東西。」夏柯邊說邊向丫丫和織演示着背簍的用法。

看到背簍神奇的功能,丫丫小心翼翼的問道:「可可哥,這個是送給我的嗎?」

望着她那童真的眼神,夏柯點了點頭。

丫丫頓時興奮了起來,眼裡充滿了對夏柯的感激,隨後和母親織說起了悄悄話,大概就是告訴母親可可哥對自己有多好之類的吧。

而丫丫的母親織看了夏柯的示範,知道這背簍的作用有多大,於是也對着夏柯感恩道。

遠處,瞧見夏柯動作的首領絲,將夏柯喊到自己的身邊。她也發現了背簍的作用,於是對夏柯問道:「這東西可以做多一點給我們部落的人用嗎?」

「可以的,這個背簍的製作不是很困難,我可以教族人製作方法,讓她們自己學會。」

夏柯正想着該怎麼讓採集隊伍的人都擁有背簍,因為擁有了背簍的採集隊可以大大提高採集果實的效率,而首領絲的話直接讓他找到了捷徑。

……

吃完恐頜豬的肉後,族人陸陸續續回到了山洞內,今晚有兩位婦女輪流看守着火焰。

而在今晚的食宴上,夏柯沒有發現狩獵隊伍和採集隊伍之間摩擦出了一些微妙的火花。

夏柯勞累了一整天,伴隨着倦倦困意,進入了夢鄉。

……

第二天一大早。

夏柯用從野外摘來的兩片葉子漱口和洗臉,這原始世界早晨的露水着實有點多,雖然沒有牙膏,但單純的刷一下牙也是能讓夏柯好受了許多。

雖然說夏柯知道部落內其實是有用橡木桶裝的水,但那是族人從幾里外打來的用來喝的水,而且還是公用的。

即便夏柯不嫌棄,可要是被族人發現他用這些水來洗臉和漱口,那不得把他烤了吃了,所以他每天早晨起來都是用露水洗臉和漱口的。

猜你喜歡